在法律课堂上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11月8日】 我得法比较晚,中间有几年又坠落常人中浑浑噩噩,在师父无量的慈悲点化下,去年才又走進大法中来,有幸没有错过这万古机缘。借着这次法会交流之际,我写下自己这一年来的体会,期望能与同修交流,以鞭策自己在以后的路上做的更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是在上学期间得法的,毕业后工作到了另一个城市,从新走進法中来,一个同修也不认识。但我相信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会做好的。通过不断的阅读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买来了打印机,并很快学会了下载打印资料,开始通过邮寄和散发的形式先给我们单位同事讲真象。后来我在明慧网上下载了《风雨天地行》,看后触动很大,感觉这种讲真象方式比书面资料更直观更全面。于是买来刻录机学着刻录光盘。以前我几乎是电脑盲,很短的时间内,我就可以利用计算机刻出效果很好的两用光盘了。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力量。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知道了我们每一个人今生的工作、环境、特长都是师父安排的,都是为了正法所用的。我的职业是教师,专业又是法律,正好通过上课从法律的角度给学生讲真象。刚开始讲真象时,因为人心过重,也由于邪恶的干扰,总是刚讲几句就激动的全身颤抖,不能自抑。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发正念,才渐渐平和起来。师父在《理性》中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我从法治的角度以旁观者的身份分析了中共恶党如何破坏法治,控制媒体,制造“自焚”伪案,侵犯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知情权、申诉权。无论是给学生上课还是带社会上的课,一般效果都很好。当然,讲真象的过程也同时是修炼的过程,一不小心,邪恶就会钻空子。有一次,刚给学生讲完课,学校领导通知我说有学生告我讲课内容反对恶党,领导要听我的课,我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赶紧向内找,发正念,发现自己那段时间学法少,许多学生说喜欢我的课,于是我有了欢喜心。后来领导去听了课并称赞我课讲的很好。

还有一次是给外面的军队转业人员上课,是给这个城市的全部转业军人的上岗培训课,每年一次。往年是我和另一个老师各上一个班,今年有三个班,安排全部由我上,我悟到是师父安排我讲真象救度这些人。在讲到宪法中的信仰自由权时,我举了中共恶党对大法的迫害的例子,并从常人的角度说明了这种迫害对中国的伤害以及国际上对中共恶党的谴责。他们听的都很认真。

因为是三个班,课都不在同一天。讲完第一个班回到学校后,我们系主任(我已经告诉了她真象)告诉我说她去学校机关办事的时候,有人问她我炼法轮功的情况,并嘱咐我注意安全。因为我是上学期间得的法,到这个学校来工作的时候,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学过法。开始,我有些害怕,完全用人心胡乱想:“是不是有人告密了?学校怎么知道的?另两个班我还讲不讲呢?”我曾经给一些同事当面送过《风雨天地行》的光盘和护身符,我就想可能是他们告的。晚上回到宿舍我赶紧学法,每个整点发正念。学法的过程中,静心思考,意识到是邪恶在干扰,自己还有很多的怕心,我问自己:“你怕什么呢?你还执著于世间的什么呢?你是修炼大法的,邪恶应该怕你。”

我学习师父《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当学到“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

我坚定一念:我一定要去讲,我是在救人,谁也不能干扰我,如果学校要找我,正好就给学校领导讲真象。一切是师父安排,一切也都是师父说了算,谁也不能干扰。随后几天,我堂堂正正给另外两个班讲了真象,学校一直也没有找我。

在修炼的过程中,时时体会到师父在不断的点悟和保护。有一次发真象资料被国安便衣跟踪,在师父的保护下甩掉了跟踪,平安的回到家里。但那几天总是稳不下心来,担心邪恶已经知道了我的住所,担心它们進家来搜到打印机和复印机,因为家里的房子很小,想放也放不起来。也不敢出去发资料了,感到恶警就在我们楼下“监视”。

我不断的发正念,几天的时间还是稳定不下来,心里想象着如果他们来了,怎么应付它们,一会儿否定自己,一会儿又返出来,反反复复。心里很急,知道不对,但一直走不出这种状态。有一天晚上学法,学到第三讲中“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时,读到“还有一种人,过去人家说他身上有附体,他自己也感觉有。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得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我一下子明白了,慈悲的师父啊!一次又一次的点悟着我们,保护着我们。

如果做的好,便时时体会到大法的神奇。比如买耗材,去市场的公共汽车因为数量少,平常都是等好长时间才来一辆,但买耗材时,去时正好赶上车过来,回来时也正好赶上车,根本就不用等。

自去年《九评》发表后,除了散发,在课堂上,我把九评的内容和传统文化穿插在平常的教学中,让学生逐渐的认识到恶党的骗人本质,去除他们头脑中被恶党灌输的无神论毒素。有学生在课下和我聊天时说听了我的课,整个颠覆了他从小接受的教育,说他们(指中共邪灵)太坏了。

当然,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许多需要修去的东西,比如经常惰性很大,求安逸心很强,面对面直接讲真象时心态不稳,效果也不好。怕心时不时的反映出来,阻碍了证实法。以后我会多学法,严格的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珍惜千万年等来的机缘,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