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吴建中遭受双口劳教所及派出所恶警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1月8日】2004年7月20日上午11点多钟,天津市武清区崔黄口镇二街大法弟子吴建忠正在家中看“法轮功”真象光盘,崔黄口镇派出所教导员张海一行三人闯入他家,将他绑架到崔黄口派出所。

到了崔黄口派出所,恶警五六个人揪着吴的头发连推带打。这时,同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肖文霞说,有事说事不能打人。恶警莫中芹过去就打了肖文霞四个大嘴巴,随后把吴建中用手铐铐到暖气管上。

崔黄口镇的派出所警察对他刑讯逼供未果,连夜将他转到武清区看守所。为了抵制迫害,吴建中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在他出现休克的时候,恶警给他戴上手铐强迫上县医院打针(向他的家人索要四十元钱)。从县医院回来,看守所的恶警指使十多个刑事犯人把他抬到床上,摁住,使他不能动弹,由一个姓成的狱医用管子插进他鼻孔里强行灌食,致使他吐了好几口血,呼吸困难,经过很长时间才恢复正常。

在监仓里,恶警多次指使刑事犯们把吴建中抬到长板凳上,摁住,有的捏鼻子,有的捏嘴,由一个刑事犯人把一个装有玉米粥的塑料瓶子塞在他嘴里往里挤压玉米粥,把嘴都划破了。

看守所的恶警还指使刑事犯人在吴建中炼功时对他拳打脚踢。

在该看守所,恶警非法提审吴建中三次,在没有任何口供的情况下,武清分局非法将他劳教一年半。二十二天后将吴建中转到天津市双口劳教所,关在第三大队。恶警大队长吴明星为了逃避责任,指使毫无人性的吸毒犯轮流逼迫吴建中“转化”。几乎24小时不让睡眠,凌晨三点半睡觉四点起床,坐在小马扎上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要求腰挺直,两腿并拢,眼睛要直视。稍有一点动就拳打脚踢。他还被恶警三次关小号毒打。开始由三人一起打,打累了,再轮流打。吴建中被打得至今脊背骨仍旧麻木,没有知觉。这样,持续迫害了十几天直至他违心的写了所谓“三书”,才略为减轻对他身体的迫害。

吴建中每天五点半起床,除三顿饭外全都在干活,中间没有休息时间,直至晚上11至12点睡觉。活忙时,整夜不让睡觉。更甚者,半天只让去一次厕所,有的被劳教人员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了。

在2004年最炎热的夏天,四十多天不让吴建中等被关押的弟子和劳教人员洗澡,不让洗衣服,所有人员满身酸臭。每天早晨洗漱 ,大小便只给五分钟时间,超过五分钟就拳打脚踢。卫生环境极差,洗、漱、饮水、都在一个大缸里,没有公用的打水用具,每个人用自己的洗漱用具和饮水用具到缸里打水。

自写了“三书”以后,吴建中的心情沉重,好象压了一块大石头,令他喘不过气来。2005年3月初吴建中毅然声明:违心所写的对法轮大法不敬的一切全部作废!恶警吴明星指使一名吸毒犯人让他白天干活,晚上坐小马扎整夜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并且拳打脚踢(恶犯打完后,脚瘸了好多天,手背肿了好多天。)吴建中承受不住时,又违心的写了对大法不敬的话。2005年9月6日,劳教所放他回家。

2005年9月29日,上午10点多钟,崔黄口镇派出所教导员张海又到吴建中家四处乱翻,看见有大法书和真象材料就非法把吴建中、吴建中的爱人以及邻村一名大法弟仨人一起绑架到崔黄口派出所。

任何证据都没有,就非法抄家,把吴家中电脑主机箱搬走扣在崔黄口派出所。直到吴的家人和邻居们到派出所说:“吴建忠劳教后身体极度虚弱,如果再被关押有生命危险你们负责。”在这种情况下,晚上10点多钟才把他们三人放回家,在派出所被关1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