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步战胜怕心 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2005年11月9日】我是98年得法的弟子,镇压开始时,由于怕心,自己偷着回家炼了,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师父不愿放弃每一个得了法的弟子,2001年在师父的慈悲救度和老弟子的帮助下,得到了师父的经文,才逐渐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以及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来在世上的使命。

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总感到自己差得太远,没去天安门证实法,也没進过什么地方。当然现在我们清清楚楚师父讲的法理,师父在《理性》中说“学员们不是这样啊,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绝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抓走”。但是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威德,不配写什么体会。看到同修写的文章,明白了这是变异的观念,是“自私”的又一种表现,也是法理不清的混合表现。在此把几年来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写出来与刚刚走出来和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交流,也勉励自己多添正念,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怕心是在做中去的,不是坐着想去就没了的

“怕”心是私心的集中体现,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后天观念。当人后天的这观念受到强烈冲击时的自我保护,是没有正念的反映。“私”和由“私”而产生的“怕”都是要去掉的,这么强烈的心不去,怎么能算是大法的修炼人哪。

刚开始发资料时这个“怕”让我时时感到重重的压力,不做证实法的事心里堵得没着没落(怕落下的心很强)。一要做又感到周围都是邪恶的眼睛,好象只要出去就会被抓,甚至做梦都是怎么躲,怎么跑。楼梯里有人上楼的声音也让我心跳。越这样,邪魔越演化出一阵阵急促的上楼声,外边的警车声,甚至是救护车的声音都让我心神不宁,整天感到压抑得不行。

我知道这是自己学法少,缺乏正念。经过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学,感到自己正念强了许多,可一要出去还是心慌。就想还是学法吧,我没到那个状态,等到哪天法学好了,心里不怕了再出去。就在此借口下,耽误了许多救人的时间,到后来法也不能真正学進去了,成了小和尚念经,完成任务式的装样。邪魔因此干扰着我,让我拿起书就困,干别的一点不困。

我知道这状态不对,这样下去还得了吗?!我横下一条心就做大法弟子要做的事,不要想象,不要找借口掩盖着掩盖,正视那个“怕”,那不是真的我。起初刚進到楼里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腿、手都在抖,我在心里鼓励自己,我是为你们的得救而来,我做的是最大的好事。复印资料时也是,也想发正念,可手抖得都立不起来(在此不是渲染助长“怕”在另外空间的力量,而是想和与我当初一样刚走出来的同修一起认清,其实“怕”什么也不是,就是为私的心伪装的假象)可每次做完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时那份心里的幸福、那份心的舒坦我想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体会到。

就在一次次战胜“怕”心的实践中,我感到了“怕”在缩小,一次比一次小。开始在单位复印一份资料,紧张得不知怎么好,别人因为你的异常就更注意你,甚至有一次把底稿落在复印机里,多亏师父的慈悲看护才没带来更大的麻烦。现在如果需要,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印几份(当然人的表面仍不能掉以轻心。这都是因为学法多了,正念强的结果)。

回想起来,其实“怕”是自己的思想让你怕,事还是做的一样事,环境也还是原来的环境,前后的心态和境界不同了,我感到根本上还是心达到了标准,心里装着法了,基点摆对了,怕也就啥也不是了。

本来我们的使命就是救人的,这就是最好的事。我的感受,去怕心首先当然多学法,念要正。再就是明白了法理,你得去按照法的要求做,那才叫同化了法。光坐家想,就越想越怕。我现在也时不时的出来怕心,比如,不想与太多人接触,怕人家状态不好;不想承担太多的工作,怕被人知道(我基本属于没暴露的);只想躲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后方,做一点自己认为安全的事等等。而且一会怕,一会又不太怕。我清楚怕心出来了,就是学法少了,没在法上,学法多了自然就不怕了,而且还经常感到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自豪。我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才第一次这么清楚的认识到。好在我感到我能认识到这个怕,并且对它已经不是无可奈何了,我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我,我会在努力做好三件事中彻底的消除它。

二、学好法是我们走好每一步的关键

正如师父早就教诲我们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回想自己认识法的心路过程,真正感到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得法时,没真正的实修自己,只想在常人中得平安、得好处的根本的执著没认识到(更别谈去掉了),心中没装着法,环境一变,怕就钻進去了,世俗间的享乐得失就钻進去了,从而对法产生了怀疑:我能修出去吗?还想入非非,能当个天人也行啊。在看了师父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后甚至产生了怨恨(现在写时甚至还不想承认,不想让自己只想得好处的私心曝光)我可恶的自私心、潜意识中似乎在埋怨,我为什么学了法,还想,我在常人中也不算坏人,也许我也不能成为迫害法的鬼,下回再修;当了这时候的弟子,做不好,可能连人都当不了了等等。现在想想那哪是我,哪是先天纯净的真我啊?!满脑子都是私,满身的细胞都在“私”里埋着,哪里还有一点正念啊?现在想起来真的汗颜!怎么就没想到伟大的师尊是怎么把自己从地狱捞起,怎么洗净,又怎么为我这罪业满身的自私生命无限的承受。

我那脏的私心与来时要完成的使命相差多远啊!我这样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得起对自己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吗?我怎么能还不清醒呢,怎么能不把一颗无私的心,全面无漏的交给大法呢?怎么还能躲躲闪闪的、可做可不做的、带着怕落下的心、侥幸心去做神圣的证实法的事呢?“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越最后越精進》)。扪心细想,我知道这些思想的升华都来自法,来自心中真的装了法。由此我也更加体会到了师父讲法中一次次强调的要多学法的深奥内涵。真的法中有一切啊!

三、谈谈发正念

必须重视发正念,无论能不能感受到什么,都要纯净的发出强大的正念,这是自己的责任。最起码不要因为自己空间场没清理好反过来影响别人吧。现在发正念明显的感到邪恶好象没有那么多了。再就是心态平稳、集中、纯净才能发挥正念的威力。虽然我修得不好,在我身边正念的威力却实实在在的展现了许多次了。记得一次,十月一日前恶人开电视电话会,恰被我知道,我就对着会场方向发出强大的一念,让它没信号,让恶人不能发挥作用,其余什么都没想,结果反馈消息真是所属5、6个县全都没接到信号。这让我真实的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但同样又一次恶人开所谓“稳定会”,我心里有了欢喜心、求结果的心,还有潜在的显示心,心态不纯正了,结果就没起大作用,起码常人中的表现是麦克照样好使,会场上的人也没睡觉。三是集体配合发正念威力强大。几个同修一起对着邪恶610开会的人发正念,结果610的一个人当天就现世现报,让人给打的住院了。

就在这篇稿基本写完的晚上,我们几个弟子还见证了一次大法的神奇。晚上我们学法小组一位新得法的同修拿了一盘师父大连讲法的原版录音磁带,埋怨同修A的说,看看同修A把磁带录上啥了,真是的。我一听也吓一跳,磁带上根本没有了师父的声音,放出的不知是什么话,外语也不是,乱七八糟的。翻过来,倒过去听都是,我的第一反应也是埋怨A,新同修也说不行就买盘新磁带重录一盘吧,不知有没有和这一样的等等。我想同修A是把磁带给常人听了,可谁也不能录上这些呀。忽然我警觉起来,这不就是另外空间邪魔的干扰吗!不行,我得清除它。我开始盘腿发正念,我想起师父说,遇到任何事情都得向内找,我们平时大法书随便放,这就是不敬师不敬法呀,改字有的歪着扭着的,邪魔不就有空子钻了吗。我提醒同修也发正念,然后把磁带拽出来,可能是拽的太多了,开始磁带表现是扭了个劲儿,现在却打了个扣。我没有急继续发正念。我想起师父的法,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们自己心里平复了,一切也就平复了。

遇事首先推责任,还表面上维护法、用人心看问题这不都是根本上没把自己当炼功人吗?同时,我也对着磁带发正念:正法选择你来承载师父的法,你是多么荣耀的生命,你受到了干扰不就帮了邪恶了吗,等待你的是什么,你想过吗?清醒过来!我们一起解体邪恶干扰,“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守着这个“灭”字,我用铅笔快速的往回拧,很快扭着的劲儿不知到哪不见了。我似乎闻到了轻微电线烧焦的味(也可能是自己的感觉),我坚信另外空间的邪恶解体了。随着播放键摁下,师父洪亮的声音充满整个房间。我的眼泪一下涌了出来。整个修好前后用了半个多小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