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漏一点遭举报 人心了却恶自败


【明慧网2005年11月9日】2003年初冬,我参加海外考察旅游,同团的是来自不同省市的本系统的人。到国外后,又有几个小团和我们并团,50多人坐了一个旅游车。一路上,我以议论的形式不公开身份的讲着真象。在一处景区,两个俊美明丽的白人男女青年用流利的汉语讲真象,我抑制不住激动,当着很多同车游客的面,告诉海外同修我是大法弟子。结果马上被人举报到旅行社。本系统的领队十分恼火,认为我给他添了大麻烦,并警告我,在国外期间不许再涉及法轮功。最后还说,如果我还回得了国,他也会将这事向系统领导汇报。又有人告诉我,在同车的其他游客中有两个国安人员,还说也许我一踏回中国国门就会被捕。一时乌云压顶。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我为何会遭举报?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显示心、欢喜心,它导致了我行为上的不冷静,不理智。我看到隐藏在深处,是故意要这样向团友炫耀“看!我们法轮功的人,多美,多好!”写到这里,我突然又明白了当时在思想的更深处,其实是想借别人的美好抬高自己。如果我当时理智一点,避开一下同车的人,一样可能和他们交流的。

有好心的团友不断劝我,为了安全,此行中不要再涉及法轮功的事了。我怎么办?如果继续讲真象,已很恼怒的领队会不会真走极端?如果听从了他的命令,岂不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看着同车五十多个游客,忽然想到为了和大法弟子结这个缘,他们也许等待了多少万年!我怎能为了个人的安危,弃他们于不顾!我的心一下安定了下来,笼罩在胸的如乌云般的恐惧感好象被抽走似的“忽”一下消退了许多。我要沉着、冷静、理智地做好一个大法弟子应做的事。

我找到领队,为了自己给他添了麻烦道歉,告诉他今后的行程中我会注意。他的态度缓和了下来,我开始讲自己的亲身经历,从一个浑身是病的人到今天能这样健康生活是因为修了大法,逐渐切入了真象。对举报者,我曾经有过一丝怨恨,但立即意识到不对!他和我虽然结了恶缘,而我更应向他讲真象,不能让他因举报大法而今后遭报,要让他得到救赎的机会。

在整个行程中,我不停的一个一个向同车的人讲着真象。同时,主动的去关心帮助他们。我帮人修好了旅行箱,帮人一直保管着珍贵的画作,照顾晕车的人。在严寒的冰川上,我将我的棉大衣给了衣着不够的人,自己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小棉袄却还在挽扶着因严寒和高山反映而出现症状的人。

行程结束的那天,那位原对我很恼火的领队对我说,看来你们法轮功不像国内宣传的那样,你很好。他感谢我一路上对团友们的帮助与照顾,说我帮了他这个领队的大忙。他告诉我,他决定回国后不向领导汇报这事了。

另一个女领队说:“你是我们这个团中精神最好,身体最棒,人格最高的人,我就知道,那些宣传都是假的!”有几个团友问我回到当地怎样才找得到人学功。一位同车的游客是级别不低的警官,他悄悄告诉我:“我一直在关注你,我祝你们成功,但你要注意安全,注意密探。”过海关时,因我还在帮助着别人,几乎落在最后。

在出关闸口处,我看见关心我的团友在中国那一头等着我,看见我出来似乎一块石头落了地。我还奇怪,问:“干吗一脸的紧张啊?”原来人家是担心我遭不测呀!我自己压根儿把这碴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心里装的全是这一车的游客,根本没有它的位置,它早在我心中不存在了!事后忽然明白,这就是对旧势力的不承认呀!当我们心中只有真、善、忍,只有慈悲,只有众生的时候,邪恶在哪?它就消失遁形了,它就没有了,真的完蛋了!

修炼中出现有漏不可怕,关键是发现问题要立即对照法,向内找,马上修掉它!试想,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我放不下惧怕心,想着自己的安危,忧心忡忡,听从命令停止了讲真象,或许就真的遭到不测了。

后来,团友中有一个人找我要了书和炼功碟。还有一个同车的游客千里迢迢从外省过来向我要了书,又把书推荐给她的好友。而那个举报者,后来在香港又一次听到法轮功真象,托人带话给我说,原来法轮功那么好,希望得到我的原谅!恶缘就这样善解了!一个原来定遭恶报的生命得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