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曾与青岛王东林联系过的学员浏览此文


【明慧网2005年12月10日】编注:希望有类似情况的海内外学员都引以为鉴,更理智的对待联络安全问题。

* * * * * * * * *

我是青岛学员王东林,9月21日被青岛国安绑架。在此之前国安对我跟踪、电话监听估计有一年多。此次被捕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安对我進行了敲骨吸髓般的审问,我在失去正念下说出了三年来几乎所有和我联系过的同修。清醒后11月26日我从关押处成功走脱。

2005年9月21日傍晚下班后,我在江西路和山东路交叉口下车时,被尾随而来的国安(青岛市国家安全局位于东西快速路东头北侧的隆德路上,大概自2000年开始参与监控、跟踪、迫害大法弟子,青岛学员苏俊、孙力都曾遭他们迫害)绑架。他们当时自称是公安,三个人将我推上一辆黑色轿车,随后用黑色头罩蒙住了我的头,并抢走我的现金、手机、房屋钥匙等。后来他们将我拉至湛山寺附近的一个宾馆中,接着又宣布要对我的住处進行搜查,我拒绝签字。从后来他们对我的讯问中,已知他们抢走了我住处的物品有:一台价值6000余元的新笔记本电脑、两台激光打印机、现金2700元、工资卡等,具体有待以后核查。我屋内除几张光盘和一份“另外空间”的文章,无其它资料。

在我被关進看守所之后,国安几乎每天都来提审我。开始每天只是半天,后来一提审就是一天,“十一”长假期间也没有间断。基本上在面对他们时我一直对他们发正念,绝食又重新進食后也和他们讲真象。每次从提审室回来,都感觉经历了一次正邪的较量。

大概在被关押接近20天时,国安借口向我家人通知我被拘留而要我家里的电话,当时我想让家里知道一下也好,后来在他们的反复欺骗下便告诉了他们。之后他们见到了我父母,大概是说了些我会被判刑之类的话。接着他们让我父母尽全力劝劝我,开始对我加重迫害。他们派人轮番和我谈话,晚上不让我回监室,不让我睡觉,我一打盹,他们就将我弄醒。面对这样的折磨,我渐渐失去了冲过去的信心和勇气,正念开始动摇、变弱,后来我向邪恶妥协了,回答了他们的审问。

在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安对我進行了敲骨吸髓般的审问,我在失去正念下说出了三年来几乎所有和我联系过的同修。其中有在我修炼迷惑时给过我宝贵帮助的国外同修,有与我有过资料上联系的青岛同修(闵惠荣、欧允洁),有我帮助买电脑、解决电脑问题的同修,有经常和我在一块学法、交流的同修,也有因生活上的事而认识的同修,有的平常很少联系或只见过一两次面,有的是已邪悟或放弃修炼的。地域上主要是青岛、济南的同修,也有北京、山东滨州、烟台、枣庄、西安、上海的同修。

国安对我跟踪、电话监听估计有一年多,今年和我有过较多接触的同修也都曾被跟踪并被知道住址。

当我清醒的时候,我想这会给同修带来魔难和迫害,为此我非常痛悔羞愧,在修炼路上我又留下了污点和耻辱。在此,我真心向这些同修深深致歉,希望相互转告,尽快更换曾联系过的电话、邮箱、MSN账户等,并查找心性上是否有漏,加强正念,否定迫害,避免更多损失。尤其目前我从被关押处走脱,要更加警惕国安为追踪我而对同修采取的电话窃听、跟踪、邮箱监控等。

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在被迫害和欺骗下所写的两篇“我的认识”全部作废(其中一篇有“若我能回到社会,我保证做到不与以前的同修联系等话”),希望国安人员早日看清形势,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做中共的殉葬品,为自己早留后路。

在结束了对我的审问之后,他们曾询问我若让我回到社会,能不能协助他们做事。我想到了师父讲过的法,多次表示拒绝。后来他们开始对师父和大法進行诬蔑、诽谤和攻击,企图让我放弃大法。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反而让我看清了他们伪善面目后的邪恶用心,也激发了我的正念。我开始加强背法、发正念。之前,我只是在清晨醒来头脑比较清醒时背一些师父的经文、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和帮助。其间我也仔细的想过为什么会遭受迫害,是自己哪些地方有漏造成的。

一天,他们和我谈了整整一天,我一直不吱声,对着他们发正念。当时也想到平常找不到他们,现在难得离他们这么近,多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也减少他们对其他同修的迫害。第二天,我考虑到不能任他们这样攻击师父和大法,应该主动出击,便针对他们说的和他们讲大法的真象。他们两人都有些恼羞成怒,情绪比较激动。第三天,我明确的问他们,我说我修炼大法10年了,期间点点滴滴的记忆、体会所形成的思想,你们觉得能改变的了我吗?他们嘴上说“能”,但我看到了心虚的是他们。后来他们说不想打击我,问若让我回到社会我是否还要做三件事,我回答“是”。他们说明天就不谈了,并表示如果我这个态度,他们还会把我送回看守所并说会重判我十年八年。

当天我也想了一些事情:2001年我曾被所谓“转化”,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原因我想是那时有一个最大的执著就是想出去的心。那天我想到在外面是可以做很多的事来证实法、救度更多的世人,但在魔难中能找自己的不足、坚定正念提高自己、修炼自身达到无执无漏、金刚不破的标准不也是证实法吗?大法弟子自身做好做正了,在哪里都会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同时我也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和安排,毕竟進监狱不是师父希望我们走的正法修炼之路。

那天,看守我的两个人中换了一个人。当天夜里(11月26日),我醒来后发现新换的那个人没有睡在门口。我稳了稳心,轻轻拧开门就出了房间。在一楼的大厅里还有些人,我没有多想也没有多看,直接推开酒店的门就出来了。现已脱离困境。

最后,我再次真心向同修们深深致歉,希望相互转告,尽快更换曾联系过的电话、邮箱、MSN账户等,并查找心性上是否有漏,加强正念,否定迫害,避免更多损失。尤其目前我从被关押处走脱,要更加警惕国安为追踪我而对同修采取的电话窃听、跟踪、邮箱监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