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 始终有师父呵护


【明慧网2005年12月10日】我于1997年6月得法,使得我一个不育的人,有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和孩子。我用尽了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

师父时刻在身边

以前,我是一个对名、利、情很执著的生意人,99年7.20后,我没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要去北京护法,我还是埋头做生意赚钱,在2000年有一个同修说要到北京护法,那时我刚怀孕一个多月,我想现在暂时不便去北京护法,我就把省吃俭用的钱到一个偏远山区和几位同修建了个资料点。

到2001年,我一个人去北京护法,走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了,心想万一恶警抓到我,我死也不会配合邪恶。到了天安门门洞,好多来来往往的人,我心想,好人看得见、坏人看不见,我正在天安门洞张贴不干胶,有一个人看到说:“怎么在这里贴法轮大法好?”当时我有点怕,后来想:“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我是来证实法的,我不怕。”接着我又到另外一个地方,将黄布写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挂起,把几十张全部挂完,最后安全到家。

到家后我儿子说:“妈妈快向师父敬香。”我说为什么?他说:“晚上我睡不着,好想你,就跟师父说,我好想妈妈!然后就看见师父坐在花朵上,还有好多个圆圈,好象是说,你妈妈快回家了。”听后我流泪了,心里不知怎么感谢恩师!是师父一直呵护着我才平安到家。从那以后,我就不再感到害怕了,我相信师父时时就在我的身边。

时时保持正念

一次与同修去乡村发真象资料,开始发了好几个村庄都很顺利,快回家时,有些同修就生起了欢喜心,整体又忽视了发正念,到最后一个地方时,我们说好分别把剩下的真象和不干胶放完就到前面等。我袋子里多一点,这个村庄没发完,我走到马路上又想找一个村庄放完,刚到马路上看见恶警站在车上取我们挂好了的横幅,这时我马上发出强大的一念:请师父加持我,让邪恶看不见我。就这样距离四米远不到,几个恶警都没看到我。

这时我想到快告诉同修不能在前面等,我把剩下的不干胶和真象放好到一个安全地方,从小路弯到马路上去告诉同修,结果一个同修也没看到,只看到恶警开车往派出所走。我马上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让邪恶看不到我们。我在那里发了一会正念后,一想我是来证实法的,这里的世人在等待着救度,既然到了这个地方,就要把真象和不干胶到这里贴完。于是我一个人一直贴到早上3点多钟。

三更半夜找不到车回家,走路有40公里,我边走边背《洪吟》。走到不远,碰到另一同修,说有同修被恶警抓走了,我俩又回到原地发正念等同修,结果没等到。后来被抓的同修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96天正念回来。听她说,她当时身上没有资料,恶警要她出示身份证,没有,就把她带到派出所审问。从这件事上,我个人悟到,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时时要保持正念,要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否定旧势力安排

为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2002年以来,我们就集体学法、炼功、切磋。大家都从法上认识法,这样有些不敢出来的学员,也跟着我们去外面贴不干胶,还说和大家一起去做证实法的事感到舒服,这样我们学法点不敢走出来的学员,都走出来了。

有一天,有二位同修早上到郊区张贴不干胶,被当地不法分子打电话给恶警非法劫持,她们一直没配合邪恶,因为恶警从A同修身上搜到手机,查到A同修家,结果下午5点多钟到A同修家抄家,把大法书和师父照片都抄走了。晚上8点钟,我们照常去A同修家去学法,结果都被恶警抓去。恶警问我们住哪里,叫什么名字,我们都不配合,一同修被抓来就往外走,恶警抓住她的手就想打,我马上打开窗户大声喊:“乡亲们啦,你们来看啦,我们做好人,恶警非法抓我们,还打人啦。”

连喊几声,3个恶警狠狠的把我拉过去就打,当时我喊了一声“妈”,马上想起师父在2002年北美巡回讲法中说:“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很多当被打得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这时我就高喊:“师父!师父啊!”恶警立刻停下不打了,我的泪也流下来了,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

恶警打电话要派人来把我们带走,我请师父加持我们,即使我们整体有漏也不配邪恶来考验,还有很多的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们不能给邪恶带走,让他们电话打不通,恶警只好到阳台上去打,我赶紧叫A同修将邪恶反锁的门打开,我一跑,后面同修跟我一起跑,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又一次正念闯出,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过后我还是有点后怕,到其他同修家去回避一下,一来告诉大家发正念,二来请同修到被抓B同修家把大法东西拿出来,同修照办了,问她们找到了没有,她们说放好了。又请另一同修去找,结果还是没仔细找,有些东西被恶警搜到,造成了不必要的损失。

这四天,我在同修家学法,仔细的向内找,我既然从恶警包围的情况下都正念闯出来了,我为什么还要怕?我做着证实法的事,做最正的事,有什么怕的?这不正是旧势力要的吗?

我悟到,不能在别人家,否定旧势力安排,我立刻回家。到家后又到B同修家去看,仔细的又找到了好多大法的东西,多谢师父保护,还有重要的东西没给恶警找到,这为今后做好“三件事”减少了许多工作和时间,为现在证实法挽回了一些损失。

我写出来我们的经历,建议同修任何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免给大法带来损失。同时我多么的希望我们学法小组能够及时恢复。个人体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