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修心断欲”的一点粗浅体会


【明慧网2005年12月11日】由于自己做得不够,从没有想过写体会,总觉得这事与我无关似的。虽然明慧同修的文章也一再呼吁同修拿起笔来,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写出来留给后人,但我仍没往心里去。最近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才认识到:写体会同样是修炼,体悟到什么就写什么。不想写是求安逸,懒惰,总想看现成的,只想索取,不想付出,这是一颗多么自私的心。我想通了,尽管自己没有做得那么好,我也想把自己的一点粗浅认识写出来,因为这是修炼。

一、我对“正”的一点体悟

得法后看《转法轮》,师父第一次点悟我的就是:“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看到后心想原来这就是心不正,而不是我以前理解的不偏不倚,不做坏事的那种认识。我第一次对“正”有了新的认识,其实这也是表面的认识。

记得在01年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虽然走出了看守所,但又陷入了家庭看守所的高压围困之中,由于家人的怕,就看着我。与亲戚一起一次次的围攻,恶言恶语,甚至以离婚相威胁,然而我修炼大法的心丝毫不动,自以为心正谁也动不了我。但是由于自己观念强,人心重,特别是怕心重,所以出去发真象资料心里不稳,好象完成任务似的。一遇到事就用人心看。我就多学法。师父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还是心不正,怕心的背后是为私的执著,都是修炼人应该修去的东西。我下定决心要突破家庭这一关,做好证实法的事。

由于当时家里看得很紧,晚上从来不让我出去。我就跪在师父像前跟师父说:“师父,加持我,我晚上要出去发资料,任何人都不能阻拦我。”说完,我起来后什么都不想,带上真象资料就出去了。回来后老伴儿就跟我闹,说什么再出去就锁门不让我進来等。我不去理会,以后每次该走就走,渐渐的他也习惯了,有时我没吃饭还主动给我热饭。就这样由于自己心正了,终于闯出了家庭看守所。后来白天、晚上出去随便了。这其间破除了自己许多人的观念和怕心,同时也深感师父就在我身边慈悲的呵护着我,有时回来晚了,超过了小区锁大门的时间(8:30),每当这时都会碰巧有人开门。我悟到这不是巧合,是师父在帮我呀!每到此时不知偷偷抹了多少泪,感到自己修炼不精進对不起师父!实践中我真体会到了心念一正时,师父就会帮助我们。

几天前,我听到一同修正念正行制止恶人的事,使我对“正”又有了更深的认识。说有一天警察去抄她家时,看到墙上挂着师父的像,就说:“你咋还挂着他的像?”同修说;“你有那么正吗?”当时说的警察哑口无言,也没动师父的像就走了。此刻同修说出的这个“正”字真是一字千钧啊!听后真使我感动,使我再次领悟到了“正”字背后的更深一层内涵:仿佛看到了师父的伟大、神圣、慈悲、佛光普照、正大光明、在宇宙中光焰无际……此时此刻我真的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心正、念正时,那会有多么大的威力啊!真能一正压百邪呀。

现在我对师父讲的“心一定要正”、“正念正行”、“念一正 恶就垮”、“走正路”、“正法正觉”等又有了全新的认识。这就是最近我对“正”的一点体悟。

二、我对“修心断欲”的一点体悟

在一次小型的切磋会上,有同修提出了夫妻生活如何把握的问题。当时有的同修认为夫妻之间没有那个事会闹矛盾,还会造成第三者插足,甚至有的还闹着要离婚等等。因此有许多同修困惑:不明白作为我们这些老弟子修到现在到底是应该断绝了呢?还是只要看淡一些就行了?最后多数同修认为还是应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师父说了我们不能都变成了不是和尚的和尚,不是尼姑的尼姑,看淡就行了。意思是不能断绝这事。特别是当一老年的老同修(协调人)也这样肯定时,就更赢得了一些比较年轻同修的认可。当时我看到了有的同修好象找到了依据一样,有种“心安理得”表现。由于人心作怪,我也没敢谈出自己的不同看法。果然我比较熟的一个同修从那以后,便更加放松了自己,对那种事没有一点节制,且一发不可收拾,使自己陷在情欲的泥潭中,还说别的同修断了此事不对。直到前几天我同她切磋此事时,谈出了我对这个问题的不同看法,她才恍然大悟,突然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痛悔不已。

当我想把自己在这方面的一点粗浅体会写出来时,说也奇怪,就听到了许多同修在夫妻这件事上出现的方方面面的问题,甚至也有一个老弟子认为:凡是在夫妻之间出现这个问题的都是我们的错。她的意思是应该符合对方,满足对方的要求才对。而不是去找造成这种状态的修炼人本身心性上的问题,自己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放下。听到这样的看法,我感到有些吃惊,甚至感到问题的严重。使我想起了我身边曾有一位同修觉得自己在这方面做得不错,夫妻有几个月没到一起了,认为自己没有这颗心了,放下了。可是当发现爱人有外遇时,一下子就受不了,简直不能容忍。爱人趁机要挟,她只好做出让步,答应爱人的条件。结果一段时间以后,情的欲望竟超过了对方。最后伤及到身体连四套动功都炼不下来了。还有一个同修也是当发现爱人有外遇时,竟以放弃大法的修炼来作为挽回的条件。可见修炼人对情、欲的执著如果不放,会酿成多么可怕的后果!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

回想起我和老伴在去“夫妻情”的过程中,真是剜心透骨的苦。每过一次关,就好象刀片在我心上剜一块肉一样。当我把这心去掉以后,有一天我突然感到心里空了一大块儿,就好象缺了什么东西似的。有瞬间不适的感觉,但马上感到心里特别豁亮轻松。后来与同修切磋才明白是那个情的物质去掉了。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转法轮》)当我去掉这个心的时候,老伴也不吵不闹了,他知道什么办法也不好使,后来便主动搬出了我的卧室。过了一段时间,由于自己的心还是不那么纯净,这干扰又来了,孩子们也闹着说我们这么早就分居会带来家庭不和睦等。老伴趁机又搬回了我的卧室。这时我悟到:这是我自己还有情的东西没放下。当时我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和他和平解决好。他搬回来时我没有反对,我心里很平静的跟他谈,谈我修炼后的变化,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咱全家人受益,你还是不要打扰我,应该支持我才对,这条路我是走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的,你和我住在一起可以,但是我要看书到很晚,早上4点起床炼功,放录音机,不影响你休息吗?你还要上班,还要注意保养身体……。我的善心打动了他,他不再坚持,回自己屋里去了。

在2000年夏天,可能是看电视的缘故,突然他又来到我屋里不走了,我说你不愿走就在这睡吧。我看我的书,不理会他。当我睡觉的时候,他早已進入梦乡。早晨我4点半起床,给师父上香后便在地上打坐炼功,刚坐下,就听到“扑通”一声,他就从床上掉到了地上,好象有人推他一样。把我俩都吓了一跳。他起来懊丧的说:“奇怪,怎么会掉下来呢?”从此以后他再也不上我屋来住了。是师父帮我去了夫妻情。我严格用更高的理要求自己,从不动这个念,从那以后,几年了,我们没有过一次那种事,但我们却生活得很和谐。由此我对师父讲的“将来到高层次上修炼,不用我告诉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时有另外的状态了,保持和谐的生活。”这段法有了亲身感受。

师父说“在历史上或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转法轮》)的确,在过去的修炼中,把欲和色看成人能否修炼的唯一标准。就给一次机会,不行就不要了。在道家修炼故事《七真子》一书中就有这样的记载:说铁拐李和钟离权收徒弟,一共来了60多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每人发一根烧成黑炭的木棒,让当天晚上抱着它睡觉。当他们都入睡后,木棒便变成了美女。第二天早上,他们都要抱着自己的木棒去见师父。结果发现,这60多人中只有兄弟俩人的木棒是干净的。其余的人当即被撵回了家。留下的兄弟俩,果真修成了“七真子”中的两个。

我们大法修炼和历史上任何一种修炼形式都不同,我们就在常人中修炼,所以对这事是一个渐渐去的过程。师父说:“当然了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得下。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转法轮》

我悟到师父在这方面对我们的要求最后还是要完全放下的,是要“断欲”的。师父慈悲,但修炼人的标准是绝不能降低的,尤其是大法弟子要成就那么大的果位。每一层次都必须得扎扎实实的达到标准。我们在大法中修炼有的已几年,十几年了,欲和色这心还没有去掉,甚至有的还很强,这怎么能行呢?这不是对自己的修炼不负责,不严肃吗?说严重点不是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吗?正法走到了今天,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难道我们这些老弟子还不应该修到“断欲”的这个境界了吗?最低也应该看淡吧。可是有的同修此心不去,却找对方如何如何,以此来掩盖自己。师父在讲法中曾严肃的指出:“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得太凶,太厉害啦……是不是太安逸了才这样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我悟到:在法正人间即将到来的伟大时刻,在我们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赶快归正自己,放下人心,“修心断欲去执著”(《洪吟》)如果再不引起重视,那是不是会直接影响到你是否能修炼圆满的问题呢?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色魔和夫妻生活时说:“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每当我看到师父的这段法时,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猪圈里的猪,想到过去许多修道的书中都有这样的记载:即修炼的人不论修得多高,色心不去都要打下来转生成猪的。《西游记》里的猪八戒不就是因对嫦娥起了邪念犯了天条被打下来转生成猪的吗?我们一定要以史为鉴,引以为戒呀!我的切身体会是:要想断欲必须得先修心,而起这个心的关键是“夫妻情”。只要你在自己这颗心上下功夫,严格要求自己不动这个念,你就能改变对方使其归正。在你这个正的场中就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它会因你心生一念而起,它也会因你心生一念而灭。因为这都是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

以上是我对“修心断欲”的一点粗浅体会,层次有限,意在交流,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