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双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5年12月11日】我的双胞胎儿子今年9岁。从1岁多就跟小姨听讲法录音,学炼功。既聪明又漂亮,也很淘气,但在院里从来不讨厌,很招人喜欢。

从99年7•20开始,他们小小年纪也经历了恐吓、骚扰和恐吓,但依然信师、信法,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在风风雨雨中不断精進。

记得我第一次被抓时,孩子才4岁,爸爸领他俩到公安局看我,爸爸告诉他俩,“你俩去就哭,让你妈签字”,可小哥俩既不哭也不闹,只是不拿好眼光看警察。610的主任看着孩子说:“你看人家两大儿子,积德了。”

在疯狂的红色恐怖下,小小年纪一听到开门声就把书往立柜里藏。

2005年春我第二次被抓,他爸单位的同事到家看望他俩,他俩坚持说“大法好”,被他爸打了一顿。我出来后,孩子告诉我:“爸爸打我俩,逼我俩说大法不好,我哼了一声,怎么办哪?”小小的年纪就知道说大法不好是不对的。

前段时间丈夫因为孩子炼功的问题和我生气,说我:“一个人炼就够了,还教孩子炼?”我说:“那你问问孩子,是我教的,还是他俩自己愿意炼的?”他爸当着我的面问:“大法好不好?”老大小声说:“挺好的。”小儿子脖一歪说:“没啥不好的。”由于他俩的坚持他爸再也不管了。

有时吃饭,他俩就一唱一和的说他爸:“你真虎,大法这么好,你还说不好!”他爸没招了说:“你们娘三个一条心,看来我也得炼了。”我们三个共同努力改变了家里的紧张环境,他爸也“三退”,并写了严正声明。

修炼的路上,儿子也时时的督促我。今年五月节过后,大儿子一连三天敲着桌子说:“妈妈,你看哪个神佛还吃肉?神佛就不应该吃肉。”小儿子接着来了一句:“修成了神佛自然就不吃肉了。”当时我悟到:“是不是师父借孩子的嘴点化我,应该去掉吃肉这个强盛的执著心了(我特别爱吃肉)。”我想也该去掉这个心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吃过肉。在儿子的监督下我去掉了对肉的执著。

儿子特别喜欢背《洪吟》,尤其是《坚定》,新来的《志不退》、《红潮落》比我背的还快。中午做饭上班时间紧,我就喊:“儿子,你俩发正念,妈妈做饭。”平时,孩子特别爱讲神佛的故事,有一次大儿子对我说:“妈妈,我就是为大法来的。”昨天中午我做饭时大儿子对我说:“妈妈,大法弟子是人面神心,常人是人面人心。”有时说:“神佛是最慈悲的,你得救一切人。”

八月十五中秋节,我告诉孩子给师父发了贺信,我说:“你俩想对师父说什么?”大儿子双手合十说:“祝师父节日快乐。”小儿子在客厅也双手合十道:“希望师父救度世人,光明早日再现。”孩子的纯善之心深深的打动了我,也激励着我,我真的没有理由不精進。

有时晚上出去做资料,给同修送资料,孩子只能自己在家,又不能跟孩子明说,孩子总是懂事的说:“妈妈,你要做正事你就去吧!”当我踏着夜色出门时,心里想:“有师父呢!”等我回到家时,孩子早已安然入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孩子与我配合的很好,从不影响我做大法的事,而且学会了保密,从来不把我的事告诉他爸。

小哥俩总是自豪的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有时守不住心性表现不好,我说他俩:“还大法弟子呢?做没做到真、善、忍啊?”他俩顿时就没词了。师父的《志不退》发表以后,小家伙也精進起来,开始在小同学中讲“三退”,有时把同学领到我那,让我给他们讲。有时在院子里玩,也给别人讲真象。

孩子的念特别正,小哥俩还互相监督。孩子告诉我,“妈妈,我在音乐课上,把歌词改了,‘军号哒哒吹,来了法轮大法先辈’、‘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有了共产党没有新中国。’等等。”对于升血旗和行队礼,他俩比我悟性好,每次升恶党旗时,他俩就把手歪着放或放在脖子后,不敬礼。并告诉同学念正法口诀。小儿子说:“升血旗时,我把一个大大的灭字放到血旗上。”老大一回家就问他弟:“今天升旗你发正念了吗?”每到眼操也不忘发正念。

有些做法和想法我没悟到的,孩子去做了;有些事情我有顾虑,而孩子没有任何后天为私的观念,也快乐的做着。从孩子身上我看到了自己思想的不纯。

孩子的悟性非常好。十一过后的一天,我告诉他俩,“妈妈做梦,梦见一条条红领巾就是一条条小蛇,你俩还戴不戴?”大儿子说:“怕给班级扣分,还罚站。”小儿子说:“罚站就罚站!能咋地?”两个孩子和我一起把红领巾都烧了,星期一上学走,宁可罚站,也没戴红领巾。等我到学校一看,孩子在教室前面站着,当时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小小的孩子,内心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呀!我把班主任找出来,表达了孩子宁可罚站也不愿戴红领巾的愿望,后来我又找到主任,告诉她,那个红领巾对孩子一点好处也没有,并把我的梦告诉了她,希望主任以后例行检查中别查这一项,并请她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救孩子。

在清理邪党书籍方面,孩子很主动。凡是教材中有恶首像和血旗的地方都用刀片刮去或剪掉,不给邪恶生存的空间,还建议用火烧更彻底。

我们三人上街,他俩非常注意商店是否挂恶首像,一发现马上就告诉我跟人家讲,小儿子说:“我把一个灭字放在像上”,大儿子说:“我就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去的那家家具店第一次说的时候没听,第二次我又告诉店主,“这死人脑袋发着黑气挂在那,多晦气,赶紧撕下来烧了吧!”女店主追出门外问:“是否到十字路口烧?”我说:“你把它在家撕了、烧了都行。”下次再去时恶首像已经没有了。回来后,我告诉了儿子,说:“以后上街,妈妈讲,你俩发正念,效果更好。”

星期六,我值班把他俩带到单位,小儿子趁中午没人时,搬把椅子,把宣传板上凡是带“党员”和“先進性”的地方全擦掉,当时我没发现他擦,我问他干啥呢?他说没干啥,就把椅子搬回屋,等我发现时他已经擦完了。当时我做的不太好,我说:“儿子,妈妈可是今天值日啊!”我的怕心出来了,念不正。儿子啥也没说,出去玩了。后来单位追查此事,怀疑是星期二的事,也就不了了之。大儿子听说后朝我要粉笔,要到处去写“法轮大法好”。

不管孩子做没做到,但孩子有这份心,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把讲真象救众生记在心里。

在与同修交流时,我讲了孩子的故事,孩子的做法使他们受到启发,认识到自己的孩子也不能再戴红领巾了。

小孩子也有执著心,一看书就爱看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有时还问:“妈妈,我能不能修成?”

孩子的问话有时也让我无地自容。一次,大儿子问我:“妈妈,你背没背叛过师父?”是的,由于怕心和学法不深我向邪恶妥协签过字,这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面对孩子的发问,我觉得心中有愧,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只有加倍弥补,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

以前集体学法炼功我出不去,常常埋怨两个孩子拖累人,现在,我要感谢我的儿子,他们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促使我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