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大法,收救我们的众生


【明慧网2005年12月13日】我是一名普通医生,在严酷的迫害下,我走过弯路。2003年6月,也就是我刚归正的时候,由于怕心重,正念不足,向科室同事讲真象过程中,被科主任举报到610办公室。幸好同修们与我及时切磋,帮我树立正念,同修共同发正念,才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不久,行恶的科主任和怂恿其恶行的医院院长因严重医疗事故而遭了恶报,相继被免职。

通过精進实修,我逐渐的跟上了正法進程,幸有恩师的慈悲我才能走到今天。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唯有坚定正念,精進实修,扎扎实实的走正走好今后的路。今天,我愿把我讲真象、劝三退的做法,与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学法后由于工作认真、负责,拒收病人礼品、红包等而被许多人所熟悉,我工作中的表现为许多领导和同事所认可。即使在99年7.20后,所在医院因我多次進京上访而克扣我的工资的时候,还是有一些医院以高工资聘我。几年来有多位领导想推荐我出任科主任,但同时又暗示我放弃修炼,或至少不讲真象,都被我拒绝。我一如既往,利用病人找我看病的机会,不失时机的讲真象、劝三退。看了师父的经文《快讲》,我觉得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可以利用常人社会的任何形式为正法提供方便,就是这样也只是根据救众生的需要而选择的用,因为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正法而成的。面对着要救度的众生,怎么样能够使生命得救才是关键。”

我把自己平时遇到的人,都看成有缘人。讲真象前,我先发出一个强大的正念,清除这个人背后的黑手乱鬼及共产邪灵。普通百姓比较容易,而领导干部、知识份子,特别是政府、公检法等部门的人受蒙蔽深,又自感地位高,不容易听到真象。我便利用同学、朋友、医患的特殊关系等有利机会,不失时机的讲真象。从疾病的起因、医学上解释不了的现象,到天灾人祸、预言警示;从古人的高尚道德,到现代人的道德沦丧;从共产邪党的腐败,到历次运动中共产邪党充当的角色,使人们逐渐明白共产邪党的邪恶。谈天要灭中共,凡是加入过它组织的人都被打上兽的印记,明白真象后都可以退出邪恶组织抹去印记,不给共产邪党当替罪羊,可用化名、笔名、小名退出,没有一点儿危险,却可以在人类的淘汰中保平安。这样,明白真象的人不但自己退出,还代家人一同退出。我还告诉他们,一定要让退出的人明白退党保平安的道理。

我有一位朋友,是领导干部,99年7月20日以前,曾经走马观花的看过一遍《转法轮》。镇压开始后,我一次次進京上访,坚修真善忍,她深知共产党卑鄙,反复劝我在家炼,别吃眼前亏。我不放过每次和她接触的机会,终于使她明白了真象。在官场的勾心斗角中,她过得很不容易,加上身体有病,看到大法中那么多奇迹,决定开始修炼,结果一个月症状消失。于是,她也开始在亲朋好友中讲真象。一次,市里制定文件向领导们征求意见,其中有一条:炼法轮功的一票否决,她智慧的建议将这条取消了。过节期间,有关部门给市领导每人一个红包,她无法退掉,便将其做真象资料救众生。

有一次,我带她到楼道里发真象资料,刚要插,门开了,出来一位中学校长,一看市领导到她家门口了,忙问:“某某领导,这是找……”,她智慧的说:“我找×××,是不是走错门了?”

我有一位同学,在法院工作,有一次找我看病,我借此给他讲真象。他说知道法轮功好,2004年,他去美国学习3个月,听到过很多真象。我便把《九评》、大法真象光盘送给他,他欣然接受,并提醒我注意安全。后来见到他妻子,告诉她真象后,她说知道大法好,但拒绝三退。因为我和这位同学的另一位亲属关系不错,在一次聚会时我给他这位亲属讲真象,她完全明白了,于是全家人全退了。后来她告诉我,在她告诉我这位同学时,我同学说:天灾人祸来的时候,人都不知在不在了,共产党早就没有了,既然能保平安,那就退了吧。

我有一位亲属,一向反对大法,我讲真象他总反对。由于他是长辈中唯一在外面工作的人,自恃有一些见识,加上亲戚们都捧他,认为他是人中的好人。我亲戚中有20多位大法弟子,谁讲他都不听,且经常拿“文化大革命”做比方,认为共产党对法轮功很宽大。我告诉亲戚们,“文革”期间他作为红卫兵打击老干部,平反时,他吓破了胆。今天他又站在恶党的立场上,打击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这是真正的坏人。其妻子、儿子都是党员,在一次聚餐时,我给其妻子讲预言、海啸、劝三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其妻明白后,三退了。

在劝三退的过程中,我有时候打这样一个比方,如果我去火中救人,他跟我跑能得救;如果不跟我跑,我拉他,能拉出来也行;实在拉不出来,我将其抱出来,只要他不拒绝,也能救了他。

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发表后,我感到时间的紧迫,因为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没了解真象,我决心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正法之路,真正做到越最后越精進,更多的收救我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