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法轮功学员王惠敏讲述在中国大陆的经历 【明慧网】

RFA:法轮功学员王惠敏讲述在中国大陆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2月13日】据自由亚洲电台2005年12月12日报导,12月10日是人权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专员访华后证实中国普遍存在酷刑。12月9日,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采访了近期刚刚从中国大陆被营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王惠敏,请她谈在中国大陆的亲身经历。

在线收听(3分17秒)
RM下载(514KB)
MP3下载(386K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王惠敏八五年从广州美院毕业后在花城出版社做美术编辑,其艺术作品曾在意大利、新加坡、韩国和香港等地展出。美国当代艺术网页也对她做过介绍。她是在从事现代艺术的过程中发现西方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推崇,才开始回头看中国的东西。

看到自己出版社出的法轮功书籍开始修炼,当时花城出版社很多人都在看法轮功的书。当局开始镇压之后,所有学过的人都受到询问和领导谈话,被迫表达不炼功。出书的有关人员被迫在全体员工大会上做检查。

当时公安局还派人调查法轮功是否通过出书敛财,结果发现出版社曾加印三十万册而没有给作者稿费。调查结果无法给镇压提供有力证据,也就不了了之。

王惠敏说1999年7月20号当局宣布镇压之前,19号就在广州抓了当地站长和负责人,她和其他人去省政府和市政府上访,结果被拉到郊外驱散,说管不了是中央的意见。所以他们又去了北京。

在几次上访中,她多次被关押,并被绑架到洗脑班。她说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班的东山区洗脑班,实际上是接纳社会闲杂人员,给他们穿上警服。他们想要饭碗所以执行上面的命令,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只是工具。

王惠敏:“我有一次连续四天四夜站着,连蹲过一下都没有,而且绑住我,然后它们的脚还踩着我的脚,当时的脚已经肿到大腿这个地方,打得我屁股、大腿全是黑的。脖子还绑着绳子,让我低头认罪嘛!我是不低头,它就把绳子扯到低下去。”

王惠敏说写了保证不炼功的人,精神上所遭受的痛苦远远大于肉体的痛苦,感觉自己是个空壳,外面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比死去还痛苦。

今年八月份,王惠敏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据说是因为大陆正在流传《九评共产党》的文章,里面提到人们在血旗下发毒誓,把生命交给党,这样做很危险,希望大家退出。

结果洗脑班就贴起大红旗,逼着法轮功学员发誓热爱党。她说洗脑班所谓的春风化雨、像家人一样对待你,纯粹是做给外人看的。说不强迫转化,但是焦点访谈诬蔑法轮功的节目会连续放两个星期,不让人有自己思想的余地。

王惠敏:“这说谎话,它那种邪党思维啊,它不跟你讲理的,它迫害你,它还说是你自己迫害你自己,它还这么说!它说我们没有迫害你,是你自己绝食了;我们没有强迫你洗脑吧,你看看你可以堵起耳朵来不听嘛!我说我出门口,它说那不行!就完全是无赖的!”

王惠敏被绑架三天后,消息即在海外公布。她本人在洗脑班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虚弱,后来被放出来监视居住。在朋友的帮助下,王惠敏辗转来到美国。感叹人应该在自由的环境下生活。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