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找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5年12月15日】1996年第一次看《转法轮》时,真是爱不释手,才知道原来是有另外空间存在的,有神存在的,人原来是可以修炼的!我的第一念就是,我也要修炼!我要修成最漂亮的大菩萨!随后星期六到公园就找到了炼功点,从此走上了一条修炼的大道。后来很长时间,都没想到当时小小的一念会是我的根本执著。

修炼都近十年了,经文《走向圆满》也看了无数遍,也在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修炼后常想,人人要都是真善忍的,社会多美!我曾经想这可能是我的根本执著所在,找到后,我想大法是让有缘人修炼的,不是为了社会变好而传的,我多学法,去掉这心就可以了,也没再想根本执著的问题。

一次,一位到我家拿母本资料送各资料点的同修,当着几个同修的面对我说:“是不是我有什么心了,你婆婆说你很不会收拾家时,我附和说了几句,你婆婆就说,她儿子配错了,应该配我。我很害羞,就跑到你们家三楼卫生间使劲洗澡。”我一听脑子嗡一下,心想我比她年轻、好看,工作又好,单位盖房子抽签,我还抽到一幢带铺面的别墅,我婆婆怎么还这么“狠毒”呢!心里真难受!当时我还是尽量冷静的对她说:“我婆婆说我坏话的时候,你应该劝善了,你还附和她,你心不正!她当然这样说了。我要打这么多资料,还要负责打卡片,怎么有更多时间收拾家呢?”

一时之间心里难受的静不下来。我在外面溜达时,突然想到,其实不是我婆婆对我不好,是邪恶想用这种方式破坏我们资料点!就象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我们这一地区已经有两个资料点被破坏,有五位同修被劳教了。我们不能再被邪恶钻空子了!可是第二天,我还是难受,静不下来,当给师父法像上香时,师父的话一下在脑子里出现:“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

我赶快找到《精進要旨》来看,再难过也一定要去这个执著。可是没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在边边上去,真的很难。我还没开天目,但在发正念时我一下看到、真切的感到自己有一架运转精确的“机器”,围绕怎样保护自我不停运转,受到冲击越大,运转越快;甚至不用想了,念一出都是怎样保护自我不受伤害的!

一开始看到时,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我”这么自私!我一下明白,我过去世中肯定伤害了很多生命,我造了很多东西把自己都包围起来了,几乎不会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了!心想师父当初怎么会要我这么脏的人当弟子呢?我也看到了旧势力是什么,一定层次上知道了如何否定旧势力。

师父在《二○○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可是旧势力不是这样干的,它们是把它们的选择作为根本的,而把我所做的一切作为为它们所要的那一切圆容,整个反过来了。”

我心想一定要摆正自己,按师父说的去做。但我还是没认真的去找根本执著,不知道自己根本的执著就会反过来的“圆容”!以至于后来出现了很严重的教训。一次我到另一地区和那里的同修交流,他们正在商量要一起去一个地区除魔的事,也要我回来带着我们这一地区的同修这样做。当时觉的不对,因为过去我们这一地区的一些同修也这样去做过,我非常反对,认为不符合师父说的三件事,避开主体人,去对着不是真人的泥塑像发正念,除魔。可是今天是面对着这些我认为修的不错的同修时,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竟是:这样做倒也安全,也许是我没悟到吧,他们那么重视我,我要是认为这样不对,一说,人家会不会说我修的太差?!(我太自私,只在乎自己,关键时根本没用法衡量)。一出门,更觉的不对,我想自己回去不交流,不这样做,可还是被带动。回来后没两个星期,一天晚上,突然接到一同修电话,说他们都被抓了,叫我赶快把机器转移。当时打了两次出租才转移完机器。然后又到公用电话亭给各个资料点打电话,也叫转移。一时之间,给我们这一地区真象资料的制作造成了很大损失。

回家坐在那里,我难过的大哭!再没人比我更悲伤的了,因为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安排我上次“碰巧”去跟他们交流的,是让我说出自己在法中是怎样悟的。可我根本的执著掩盖着,被连带着的很多心障碍着,辜负了师父对我的期望。心里最明白师父一直在身边,修炼真是太严肃了!带着任何一颗人心做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很危险的,真的要自己悟,师父的法身不会直接告诉你怎么做的。教训真的太深刻了!学法太重要了!

我开始背法,先背了老师的新经文《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又开始接着背《转法轮》,现已背到第二讲的“宿命通功能”。告诫自己遇事向内找,一定要对照着法悟啊。可是我还是没想根本执著的问题。

一天晚上8点多我背着资料送去一个资料点时,推着自行车过马路,一辆小轿车从后面冲过来,一下把我冲出老远,当时坐在地上,后脑砸的很木,有点蒙蒙的,就听见三四个小伙子跑过来,把我和自行车抬到路边,听其中一人说,赶快送医院,并不停的问我:“你有事吗?有事吗?”我摸摸包,资料还在,连眼镜还在鼻子上,哪里也不出血,只是左脚有点疼。我慢慢站起来,说“没有事”。我声音有点小,他不相信的又问:“真的没事吗?”我大声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连声说:“今天可遇到好人了!”

当时我马上骑上脚蹬子只能转半圈的自行车就走。骑了十多米远,我想我应该讲真象啊,我为什么那么在乎自己、表现自己呢?我就转回来,就喊:喂、喂,可是他们都假装没听见,也许怕我找麻烦吧。我想算了,就到资料点了。和同修一讲,大家说是老师保护呢,发正念,等发完正念,连脚也不疼了。

回来时,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为什么我这个人这么在乎自己?我不是已经看到了为私的根了吗?怎么关键时连讲真象也忘了!算什么大法弟子?!我想起师父《转法轮》里讲的,“他怕自己丢名,恨不得让自己得这个病,他都怕丢这个名,求名的心多强啊!”

第二天早上炼功时,想到炼功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他们也不是有意要碰我,肯定是跟我有缘,通过这事来听真象的。我一下大哭起来,心想只让师父保护我,帮我承担车祸,关键时没真正听师父的话讲真象救众生,太对不起师父了。一下觉的离师父太远,都不好意思看师父的法像。我真的修的太差,不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越想越难过,飞快的跑到床上躺着就哭,我丈夫也跑来问。我哭着说:我不行了,我修的太差了。我太在乎我了,我恐怕是连根本的执著都没找到呢!还遇到新学员入门时才遇到的车祸!这时外面下起了大雨,我丈夫大声问我是不是想躺倒不修了?我想不行!就算从头修也要修!我明白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真的不能相提并论了。为什么我遇到的矛盾都跟这种情有关?遇事总感性的认识?

我发现我的根本执著就隐藏在那一念“我要修成最漂亮的大菩萨”中,从情中产生出来的想漂亮、想总得别人注意、喜欢的心,一切的心:显示心、欢喜心、嫉妒心、耍小心眼、会吃醋、许多的妄念等等都是从这来的!根本的执著不动,去它造出的这些心上也很慢、很慢。

所以我就尽量的抓住一思一念,一发现这些东西,我就正念清除!心目中那种“想漂亮”的执著隐退了、消失了,慢慢的自然的能为别人考虑了,特别是在讲清真象中真的感到是没有自己的,真的一心想让他得救。大法弟子不真正的做好“三件事”,是否定不了旧势力的。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说“讲清真象这件事情一定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到底。这件事没有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做,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的。”

通过不断学法,从车祸这件事,我还悟到过去的修炼为什么是“18K金”的了,他们也能为别的生命牺牲一切,很伟大,可是他们的基点使他们度不了这个真正的主体人。

有时想,自己已经看到这台为我为私的“机器”了,把它连根挖出了,也知道如何否定旧势力了,可为什么还会经常发现自己有不好的念头呢?后来通过学法,我悟到,原来就象师父说的旧势力虽然整体被销毁了,可是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还会钻空子。就象我虽然把为我为私的这台“机器”的根挖出了,可是它在过去形成的很多观念,包括根本执著的物质还在,它们虽然没有根了,但它们在另外空间是活的,还会在我们放松自己时被带动、或放大,出来钻空子,甚至会阻碍我们做好三件事。所以,我想,我们大法弟子真的不能忽视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不管你觉的自己修的多好了,真的不能忽视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去掉它。

由于自己层次有限,悟到哪写到哪,写起来很难。总觉的写不出来当时自己悟到时那种翻天覆地的震撼来,一要写就觉的進入一个很慢的空间,太难表达。我想我的每一点進步,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才走到今天的,不用写给师父看,只想写出来和同修交流,我们真的不能忽视找自己的根本执著。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