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大法弟子杨小兰

关于“钢尺抽脸 饭加大便 粤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一文的补充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明慧网2005年12月5日“迫害真象”之“钢尺抽脸 饭加大便 粤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一文中提到,“有个大法弟子叫杨小兰,可能是四川的,现在正在监狱中遭受着严酷的迫害。杨小兰曾留下文字,大意是监狱对其强迫洗脑,剥夺睡眠,她坚决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并叫她的弟弟千万别理会监狱管教的话。从文中看,杨小兰可能被邪恶迫害得很严重,并且邪恶还可能嫁祸于人。”

据我所知,杨小兰曾是较早期被送到广东省三水妇女劳教所进行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之一,时间大概是2001年4月之前。当时我在邪恶黑窝妇教所所谓专管大队二大队308房间。那时的妇教所是老区,叫做三水市二区,借用的是少年劳教所1998年建成的新所,也是男所,2001年5月19日迁新区。如今的佛山市三水区一区,又名大漩涡,在“三水荷花国际世界”旁边。本来我被恶人隔断消息,限制人身自由,根本不知隔壁房间是谁在象我一样被监控。在一次大法弟子合力制止邪恶迫害的机缘,使我得知杨小兰的名字。

事情是这样的。2001年4月之前,大法弟子邓妹(广东湛江人)被调到308房间,跟我同房,但我们被隔开,她在上铺,我在下铺,我们被禁止交谈,全房间其他十几个都是妇教所用来监控迫害我们的。

有一天早晨,天还未亮,邪悟者张海青等在恶警唆使下挑头强拉邓妹从大通铺的上床到地上,邓妹被数十人围挤、辱骂、威逼,一片混乱中瘦弱的邓妹竟被它们生生的从上床拖到地上来,张海青更是出手“凌厉”,狠狠的扇邓妹耳光。邓妹不出声,无声的抵制着,被隔离开在阳台那侧的我就从下床过去,直接对张海青说:不许打人。并紧紧攥住行凶者的双手腕,拉到自己床前并盘腿坐下,张海青动弹不得,死死挣扎。张海青放纵魔性,在以后所谓文艺汇演中,演出诽谤大法的小品,曾猖獗一时,也不怎么去工房干活,好吃好喝好玩好乐,甚至被自己一伙的议论两人有“同性恋”倾向,到处鼓吹邪恶的“转化”,在邪恶的二大队立了“大功”。

周围的人只敢旁观不敢动手,当时的邪悟人员王青就过来“帮助”“好友”,不断打我耳光,逼我放手,问一句打一句,直到把我鼻血打出来,这时隔壁几个房间也有人在门窗看热闹。在这种情况下,杨小兰竟然也成功走到走廊上并高声叫喊数声:救命啊,救命啊。这样,引来了警察,一个脸色蜡黄的警察被迫现身,来“处理现场”。杨小兰的声援极大的震慑了恶人。恶警来后,她还据理力争,大声揭露邪恶行凶打人(因为当时邪恶的劳教所伪善的表示:绝不打法轮功学员,但是何曾做到呢?触犯了它的话,对普通人积威日久的它定是要将你大开“惩戒”)

这样,该事件最后结果是:张海青被迫在所谓全大队集合时做公开检讨,从此后收敛了打人的恶行。整个308房间和其他恶徒都灰溜溜的。张海青自己也说以前脾气暴躁,又厚颜无耻的说现在知道不能随便打人了。

通过这次我就知道了杨小兰,而且得知她来此邪恶场所已有时日,已被迫害很久了,当时是被从其他大队调到二大队。

包括杨小兰在内,郑宇燕、邓妹、麦成英、李美萍、夏萍甚至不知名的等很多早期的大法弟子受的迫害不为人所知,她们被分散在其他各个所谓大队,由于邪恶中共怕影响太大,因而要千方百计的将她们与后来的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间隔开。所以,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来,看不到这些坚修弟子,看到的往往是被欺骗“转化”或邪悟的,人心往往附和,达到了邪恶“转化”的目地,这也是邪恶狗急跳墙的卑劣招数罢了,后来相当多学员陆续发表了坚定修炼的声明,证实了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不久后我就没了杨小兰的消息,仅知道她被转走,不知去向。再一次亲身听闻她的消息,却是时隔一年多以后。

大概是2002年,有一次恶警搞了个什么好象是派了个“部队英雄”某某来做报告,该人主要讲了其“事迹”,又称“法轮功我不了解,不过政府不让做的事,还是应该听话”之类的(恐其也被蒙蔽和利用了)。这时,会场上杨小兰站起来,真诚坚定的说:法轮大法是好的。大概意思就是不要毁谤大法,否则就是造罪的意思。

这时,她立即就被警察强拖拉出会场了。杨小兰就这样从囚禁的地方(我们无法得知她究竟从哪儿来,因为长期与我们隔离)出来,堂堂正正,震慑邪恶。

后来,时任教育科的陈艳红(原专管大队大队长)还邪恶而可笑的要求大家讨论杨小兰的行为是否违反了所规队纪。以“所规队纪”来要威胁修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完全是邪恶的思想、邪恶的观点。多少人能如此清醒呢,多少人在“所规队纪”的名义下被迫害、被蒙蔽,这是劳教所最邪恶的地方!它干扰人的正信,模糊修炼人、好人的定义,以华丽的虚假说辞为其丑恶罪行鸣锣开道,一旦披上“所规队纪”的外衣了,下起手来毫无忌惮,仿佛就连恶警和坏人自己都觉得“公正如山”、“刚直有风范”了。

第三次得知杨小兰的消息,背景则是2002年11月中下旬以来,妇教所爆发了迫害之广、迫害手段令人发指的恶警集体疯狂对修炼者下手毒害中(当时有广东省伪高层坐镇“指挥”),传出来杨小兰的消息,她大概是在其他大队长期单独囚禁,劳教人员换了几拨,冬去春来,她肯定是被非法劫持延期了。估计她应该是2000年6月以前就在被非法关押了。

恶警林某是2003年3月前后集中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的第三任大队长、恶党支书、原“教育科”副科长,更早期是戒毒大队大队长,传说她们一伙人很恶毒,曾将水淋到戒毒者身上并施以电刑,逼得那女孩跳楼。

在林某任副科长期间,由三水洗脑班“法制学校”主要参与人之一张锦娣、警戒大队大队长曹某、政治部主任杨某等四名“科级干部”直接参与,妇教所政委谢素宏亲自出面策划指挥,将我单独秘密非法关押在招待所,即某山庄西二楼204房间。林某等连续多个日夜剥夺我的睡眠、剥夺洗浴、剥夺使用卫生间,施以坐小板凳、语音复读机连续戴耳机数小时洗脑、放电视洗脑、电棍、手铐、蹲立等惨无人道的迫害,张锦娣气急败坏又绝望的威胁:再不“转化”就送监狱!林某则狂妄邪恶的宣称:你要是死了,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炼死的。

杨小兰长期被非法单独监控,与世隔绝,几年中,我又还曾听过警察提到她,讲一些邪恶的话。

如今的消息表明,善良坚定的大法弟子杨小兰又被非法劫持到监狱,整个反迫害过程中的苦难只有上天和她自己知道,请善良的民众关注默默无闻的法轮功弟子。她们正在遭受惨绝人寰的迫害。抽出您的时间,营救法轮功学员,她们因为维护崇高的道德信仰被残害。呼吁更多民众的关注和参与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