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交流会上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12月16日】一年一届的欧洲传统医学交流会在上个月召开,有新老会员100多人参加,其中许多是中国中医药界的同行。去年开会时我们大多见过面,他们听过我讲法轮功真象。因为当时我是在用人心去讲真象,正念不足,效果不太好,有的临走时还劝我不要炼。那时我认为,讲真象效果不好,是因为我战略上的错误,不能一个人面对许多人讲真象,否则他们会群起而攻之。

一年过去了,怎样再和他们讲清真象呢?师父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师父又说:“你讲真象中稍微讲高一点,我告诉大家,你就不是在救度众生,你就是在往下边推众生。你不能讲高,讲高和讲低这决不只是简简单单一个把握的好不好的问题,是你救众生还是毁众生的问题,所以讲真象的时候决不能讲高”。(《2005年旧金山讲法》)

午餐时大家很自然的都坐在一起,一位上次听过我讲真象的医生小声的问我:“你现在还炼法轮功吗?”“炼呀。”我很坦然的回答。

我的声音引起大家的注意,其中一个人说,“法轮功?法轮功是搞政治。”我平静的面对着大家说:“刚才这位医生谈到法轮功是搞政治,我想请教大家什么叫做搞政治?”大家好象还没有思想准备,我接着说:“其实,搞政治是指政治家从事的社会活动,那么什么是政治呐?我想在座的掌握着中国古老的中医文化,可能知道中国的文字是神传文字,许多字的字音、字形、字意都表达不同的思想境界和文化内涵,所以从文字上我们不难看出什么是政治。政是左边一个正字,右边是一个改的文字旁,治那就是治疗的意思,所以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是指改正,治疗或纠正的表现形式,是一个正面的名词,在国外政治家的工作是一个很让人尊重的职业。可是在(中共)党文化中搞政治已是变异了的词汇,是一顶专门用来打击别人时的大帽子,那么什么是中共的搞政治呐?那就是假,恶,斗。几十年来中国人在被迫洗脑中成为中共搞政治的‘运动员’,人人都是受害者,人人都在助纣为虐。法轮功不是搞政治,是修炼。法轮功所有的社会活动都是为了讲清真象,目地是为了停止迫害。”

我接着问大家:“你们都看过法轮大法真象VCD了吧?”其中有一个人说,”现在什么事都可能是假的,他假,你也假。”

“那你认为呢?是真?还是假呢?”我反问他,“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别人我不敢细问,咱们都是搞医的,请教一下,对于大面积重度烧伤患者治疗原则是什么?不会和骨科一样吧,上夹板,打石膏。开个玩笑,其实谁都知道,开放无菌性治疗。烧伤患者最可怕的并发症是细菌感染,大面积重度烧伤病人的病房,严格的讲,无菌要求是和手术室一样的,你看那电视上的采访镜头,不知道的还以为那不是在采访烧伤科患者,而是一位骨科患者。”我幽默的说。

有人说:“我看那共产党脑子有毛病,把老百姓都当傻子。”另一个拉着长调说,“那是皇帝的新衣。”

大家打开了话题,从中国的萨斯病谈到禽流感,从人们的精神生活谈到北京的四合院,从搞政治谈到九评。一个人说,“要说共产党有问题我相信,那哪个国家政党没有问题呢?”我看好象没人想回答这个问题,我接上话题说,“是呀,就象哪个人能不会得病呢?可是那得要看得的是什么病。”

又有人说,“我认为家丑不可外扬,时间能改变一切。”我很严肃的说:“共产恶党就象是恶性肿瘤,几十年来使中国的资源在恶病质,中国的环境在恶病质。更可怕的是中国人的道德在恶病质,天灾人祸不断。如果你身体里长了一个恶性肿瘤,使你天天痛苦不已,精神上遭受了极大的伤害,你是‘家丑不可外扬’拒绝治疗,忍受痛苦,等着癌细胞扩散导致并发症而死亡呢?还是确诊后早点手术把它切除掉?答案都在我们的心里。共产恶党迟早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我调整语气接着说:“当人们了解到共产恶党到底是什么,共产恶党就会象纳粹一样让世人唾弃。你们知道吗?目前已有600万人退出恶党。现在最流行一句话就是‘退党保平安’。”大家停了片刻,“我早就不是党员了”,“我超龄了”,一位好象突然清醒过来说:“我从来没入过那玩艺儿”。

“是和不是是历史问题,退和不退是态度问题。不退就是在助纣为虐,你就是它的血液,就是它的细胞,那么对于癌细胞的扩散,应该怎样治疗呢?”“有这么严重?”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好自为之吧。将来的世界是一个充满真、善、忍的世界,你带着一个共产恶党的印记和‘假恶斗’的坏思想在那个世界里,那就象无菌室飞進来一个苍蝇,只能是自取灭亡……”

人人都知道生命的可贵,可生命的选择就是在那一念之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