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是修去人的心

【明慧网2005年12月2日】我家三口人,我和父亲修炼,母亲虽还没学法,但时常讲大法真象,默念法轮大法好,几次得福报。同修建议我家成立家庭资料点,而且同修负责提供所需设备和技术指导。这正是我所期盼的,父亲也欣然同意了。当时母亲不在,我们便把此事定在我家了。

后来几天我也有意向母亲隐瞒着,心想等设备运来再说,即使母亲到时有异议,也得少数服从多数。我这种不正的思想和强制手段导致运设备的那天,母亲极力反对把资料点建在我家。我也当仁不让,和母亲对立起来。

晚上,负责此事的同修应约而来。母亲由于怕,一脸的忧郁,一见到同修就赶紧表达反对把资料点建在我家,父亲也由支持退到“再等一等”。同修和善的例举周刊上正念显神威的实例,家人还是有顾虑、怕心重,同修小声示意我再等等,不行就建在她家,这样我还可以协同她负责运转。同修呆了一会便告辞了。同修走后,我的言行更是激化与家人的分歧,背离了“真善忍”宇宙特性。

第二天,其他同修听说后,严肃指出,我们在征得家人同意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方式上不对,场不正,家人才会被怕心操纵得一反常态,尤其我太急于求成,促成此事的基点不对。

经同修的善意指出,我找到根源,静心学法,归正自己。每天和同修给家人发正念,清除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几天下来,父母心悦诚服的答应把资料点建在我家。我和同修都很高兴。母亲见我们高兴的样子,故意板着脸说:“不答应你们行吗?扛不住你俩天天给我们发正念。”我和同修会意的笑了,我们再次验证了正念的神威。更离不开师父给予我们的加持,很快由当地同修帮助把设备运来了。

正盘算装宽带,何时请懂技术的同修教操作程序呢,父亲整天忙于常人中的事不可开交,我的两个(出嫁的)妹妹,一个要过生日、一个要开业,一家人聚在一起十几口人,住处成问题,主要考虑对家庭资料点保密不利,其主要原因还是怕心在作怪。母亲把让同修过几天来的决定告诉协调的同修,同修不假思索的答应了。几天等下来,要开业的推后了,我和同修方才悟到,是我们没把法和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被钻了空子。父亲认识到也建议由我给装宽带人员打电话,出乎意外的是我被告知所在地超出信号范围,不能装宽带。我和同修决定,明天一定用我们的正念和智慧,让安装人员把宽带程序装上就行,坚信师父会帮我们一定能达到正常运转。

第二天,我和同修怕交上六百元宽带费后,信号不好怎么办?就这么不坚信的一念,促成安装人员拒绝给装宽带,建议拨号使用一小时24元,只好等懂技术的同修做决定了。两天后,同修告知费用高,便又由运来设备的同修把设备运走了。望着同修急匆匆出门去的背影,我心里万分难过。唉!只能把它当作一次提高的过程了,抵制着内心的失落。

临睡前,我还是把资料点被移走和以往的不如意,发泄到母亲的身上,强词夺理的有意抱怨母亲,说是她的推三阻四造成的。母亲也很为资料点被搁置感到惋惜,见我如此对她,都快气哭了,气愤的责骂我几句后,自述她这六年来对大法及我们的付出,都是自愿的。我无地自容,我嘴上说自己错了,可抱怨的泪不住的流。经过一夜的自省,第二天我真正以平和诚恳向父亲和母亲认错,父母看到我真的转变了,很高兴的原谅了我的过错。

即将完成此心得时,按捺不住内心对师对法的悔愧,泪水不绝于颊。我修炼多年,一直被为私为我的观念所左右,不能真正的表里如一,很多时候心性关表面过去了,内心不平,总是伺机报复。有时觉得活得苦、可怜,主要原因是言行和心理上的背道而驰与大法的要求擦边而过。请同修以我为戒。

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一次次教训让我懂得了用人心达不到铲除邪恶的目地。也只能在忍受旧势力强加的痛苦中徘徊于原地。不坚信师父,不用法归正自己的不足和漏,又怎能让自己的正念显神威呢?因为自己的不正,师父和众神也对我们无能为力呀!我们只有在法正人间前,这有限的瞬间,肩负起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才不负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