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地区迫害法轮功情况综述

(1999.7-2005.12)

【明慧网2005年12月20日】锦州地区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情况,我们曾不止一次的在明慧网予以揭露和曝光。现在,我们将自99年7月至今,锦州地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作一综合报道,对该地区的邪恶再给以揭露。

从1999年7月至2005年12月,锦州地区已有27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在这些致死案例中,有半数是在绑架、关押、实施迫害过程中发生的,其中包括2人是在劳教所迫害精神失常以后,于家中含冤去世。另有13名学员是在镇压过程中,由于长期被敲诈勒索、高压恐吓、反复遭绑架、遭受巨大精神打击、或因迫害失去炼功环境旧病复发,而过早离世。

统计证实:遭虐杀的绝大多数是妇女和老人!深刻反映出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民众的滔天罪行,暴露出江泽民及其帮凶与中共的流氓本性,也深刻感受到那些不法人员对自己助纣为虐将给他们自己带来何种后果——他们将因此失去未来——的无知。在此我们再一次告诫锦州地区的不法官员:停止迫害才是明智选择。

锦州地区迫害致死案例一览表:

1、胡秀英,女,生于1952年阴历六月九日,辽宁省锦州市沟帮子镇张家村大法弟子,沟帮子二运五队的职工。胡秀英于2000年12月20日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劫持押送到锦州驻京办事处凤龙宾馆进行关押迫害。12月26日被迫害致死。

2、朱绍兰,女 ,50岁,辽宁省锦州大法弟子。1999年9月被拘留,在国内没有说话、发言权的情况下,29日晚开始绝食。绝食2天后其身体虚弱,走路需人搀扶。第四天半夜开始呕吐。饶阳派出所看情况不妙将其释放。10月5日被送至医院,7日早晨去世。

3、杜宝兰,女,48岁,住址:凌河区营盘乡马家村住宅楼。2002年5月7日晚7时左右,杜宝兰到功友段君家,段的丈夫(已离婚)李一明(电局职工)打110报警,杜宝兰与段君被凌河区“110”巡警队恶警绑架。在被绑架仅几个小时后,杜宝兰就被迫害致死。次日8时许,恶警通知其家人,谎称是“跳楼自杀”。死因可疑。据围观群众称,被抓当晚,杜是被抬进警车内,并听到车内传出惨叫声。杜宝兰死后,警方严密封锁消息,尸体被强行火化,家属受到要挟。

4、刘智,女,1941年5月生,家住锦州市凌河区锦铁里67-73号楼。2002年8月20日早上8点多钟,锦铁派出所恶徒李长明(男,40多岁)带领派出所和街道的五、六名恶徒闯入刘智家中,将刘智从床上抬上警车(连鞋和外衣都没穿),送到锦州市预备役师洗脑班。25日上午9点,锦州市610办公室的刘主任和街道通知家属说刘智坠楼身亡,尸体被强行火化,骨灰没给家属。

5、曹淑芳,女,61岁,锦州市锦麻公司工人,家住锦州市凌河区康宁里44号楼五楼。2002年8月4日下午3点多,康宁派出所副所长王殿玉骗开曹老太房门,当时曹老太正在和对门的老太太唠嗑呢。王殿玉进门就问:“你俩炼功呢?”曹老太答道:“唠嗑呢!”王殿玉撵走对门的老太太,并且让曹的老伴高国瑞在南屋呆着。王殿玉将曹老太家中的师父法像抢走,同时威胁曹老太。这时又来了片警王红。王殿玉上南屋向曹的老伴要户口本、身份证。另一屋子里,只有王红和曹老太两人。王红欲将曹老太带走,接着就发生了曹老太坠楼事件。曹淑芳老人被迫害致死。

6、王文君,女,38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职工,家住纺织厂住宅。99年10月和2001年1月王文君去北京和平上访被绑架,受到酷刑折磨,戴手铐、脚镣,和死刑犯关押在一起,被非法判刑一年。释放后,2001年6月,又被非法劳教3年送到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在马三家,她被强迫参加超负荷奴役劳动,恶警对她暴力洗脑,用绳子把腿绑上达5个小时,致使王文君的身体每况愈下,下身流血。2002年12月28日马三家医院说这个人已经不行了,通知已经离婚的丈夫接回,2003年7月22日王文君在家中去世。

7、张桂芝,女,47岁,辽宁锦州太和区新民乡刘家窝铺村人。因张桂芝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8月,太和区小岭子机场派出所恶警从家中把张桂芝绑架到锦州市第一看守所。2个月后,张桂芝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马三家集中营继续迫害,被关押在女二所二大队一分队。2003年4月12日,张桂芝家属接到马三家劳教所、当地派出所、村委会的联合通知,说张桂芝“病重被抢救”。当家人赶到马三家时,张桂芝的遗体早已被停在马三家医院的太平房中。 在张桂芝的家人和劳教所的交涉中,劳教所的头目一直没露面,下属队长不准给死者照相。张桂芝遗体身上有伤,鼻子和嘴里有血迹,并且身上有紫斑(局部皮肤成紫黑色)。恶警说是张桂芝“洗澡时摔的,造成的心梗导致死亡”。据了解张桂芝去世的那天不是洗澡的日子,况且心梗也不会口鼻出血,显然张桂芝是被暴力酷刑导致死亡。

8、张海燕,女,34岁,家住黑山县胡家镇西尤村王家自然屯。张海燕1996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学法后身心受益匪浅。2001年7月,张海燕履行公民合法权益,依法去北京上访,遭北京不法警察抓捕后,由胡家镇派出所和当地村干部将她带回当地,被派出所所长张栋殴打,恶警并向其家人勒索钱财,因家庭非常困难,确实没有钱,村书记王玉宝便带人去收割他们家地里的高粱,被家人严词拒绝,他们又将其送入黑山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后张海燕被非法劳教2年,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继续迫害。2003年3月21日被家人接回时已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头部、手,以及其它部位都有明显的伤痕。2004年1月18日含冤离世。

9、齐素春,女,38岁,北宁市赵屯镇金家村人。2001年中国新年期间,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公道,后被北宁市恶警非法带回关进拘留所迫害。恶警向家属勒索了10000元才把人放回。2001年3月(两会期间),北宁市610和当地政府不法人员害怕大法弟子进京上访而绑架大法弟子。齐素春和许多大法弟子被绑架到赵屯镇政府强制洗脑。由于不配合邪恶,恶人打齐素春嘴巴子,还用脚踢她。2001年3月的一天夜里,据称从镇政府4楼坠落,齐素春含冤去世。由于恶人封锁消息,现仍无法查明坠楼的具体情况。

10、李凌,女,51岁。曾任锦州市古塔区劳动局局长,供暖公司副经理。1999年10月,李凌出于对政府的信任進京上访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在天安门和平请愿,结果被非法判刑2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遭受迫害。2002年5月28日,再次被古塔区政法委从家中绑架,并非法判刑四年,被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大北监狱)五大队遭受迫害。2004年11月17日监狱通知家属李凌死亡(20几天前,李凌家人看望时人还好好的)。据有关资料显示:11月17日凌晨3-4点李凌被迫害致死,案发时李凌双手被人反背,同时被人堵嘴。

11、肖鹏,男,30岁,锦州义县九道岭农民、兽医。2001年3月份,肖鹏在锦州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到残酷迫害,二大队恶警马勇、冯子斌、李松涛、杨廷伦等人在一楼和后院酷刑室,将肖鹏铐在大铁椅子上,先后数次对他施以酷刑。肖鹏的胸、腹、脚心等处遭受长时间电棍电击,胸、腹皮肤被电焦糊。几度折磨之后,肖鹏精神失常。2001年4月11日,肖鹏被送回家。2002年6月,肖鹏在精神失常状态下,于家中去世,抛下年幼的女儿。

12、石忠岩,男,45岁,家住凌河区安乐里45-119号,锦州百货大楼职工。2000年7月27日石忠岩因进京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非法劳教两年,被绑架到锦州市劳教所迫害。他在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被刑事犯殴打,被恶警电棍电击,长时间罚坐小板凳,超期关押九个多月不放。在第二次大规模迫害行动期间,曾经连续几天几夜不让他睡觉。2003年4月21日石忠岩被迫害致生命垂危,4月23日左右被送往205医院抢救。4月26日,石忠岩含冤离世。石忠岩被迫害致死后,锦州劳教所和公安局联合对石的家属威逼恐吓,禁止搭灵棚,禁止亲朋好友参加葬礼,强行火化石忠岩的遗体。骨灰至今仍在锦州劳教所扣留。

13、崔志林,男,43岁,家住阜新市市北小区(原住址阜新市韩家店)。2002年9月18日崔志林在资料点遭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同时被抓捕的还有大法弟子张洁(女)、赵华、吕国彬。一年后阜新市海州区法院违反宪法,对这几名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其中崔志林被判11年。崔志林被关押到锦州南山监狱进行迫害。2004年8月5日,家属突然接到通知说他已跳楼。家属赶到时,发现人已被冷冻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狱方却拿不出任何凭据证明死者是跳楼自杀。在家属强烈要求下,狱方才安排法医来验尸。家属发现,死者身体被打得惨不忍睹,死时已瘦得皮包骨,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个窟窿,口腔内有一块牙龈已腐烂,整个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两胯外、大腿内侧、整个膝盖以下,尤其踝骨部份有明显长期电击痕迹,肘部一块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清洗过。狱方对家属威逼恐吓,千方百计阻挠家属拍照,后给7800元安葬费草草了事。

14、闫利,男,40岁左右,工作单位在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曾担任生产处总调度、处长助理、生产部部长助理等职。1995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4.25和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镇压后,曾先后九次进京向政府讲大法真相,维护自己的信仰,因此被逼下岗。在上访期间曾被拘留两次(锦州市拘留所)。在1999年10月25日,闫利被非法教养二年,关押在锦州市教养院。被非法教养期间因一直坚持信仰,拒绝转化,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连续几个月关小号。两年期满后又被加期九个月。闫利经常绝食而遭受被野蛮灌食,直到最后吃不下东西、奄奄一息时才被释放回家。2005年11月22日,闫利在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哈达街银行胡同一住宅楼内,被赤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及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后非法关押在红山区看守所,在11月24日—12月7日之间被迫害致死,具体详情及确切时间待查。

15、臧金录,女,37岁,辽宁锦州市人,在锦州市王屯因写大法标语被举报,恶警到她家中强行把她绑架到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40多天。为了抵制迫害,她在其间绝食25天,身体严重虚弱后被保外就医。在保外就医期间恶警经常去她家骚扰,臧金录被逼无奈流离失所一年多,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2003年11月3日含冤离世。

16、王彦军,女,47岁,辽宁省锦州市太河区新民乡人。在修炼前是残疾人,不论人坐、卧,都需要别人帮助才能变换姿势。99年7.20喜得大法,当广播、电视开始诬蔑诽谤大法时,她却在重重压力下开始读《转法轮》。通过修炼,2002年已能自己上下轮椅。2004年不修炼的丈夫受谎言蒙蔽,开始偷偷迫害她,让她做本来做不了的活,因行走不便,他不给她做饭吃,不给买餐,而亲友来看望她带的吃的东西,却被他吃掉。同修背着他去帮王彦军干活,她的丈夫知道后就谩骂,并使尽各种手段不让她与别人接触。王彦军于2004年阴历3月30日去世。

17、金树春,女,40多岁,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镇安乡营盘村人1998年得法,胃癌痊愈。1999年7.20,金树春进京上访。后在迫害下失去修炼环境。于2000年3月5日去世。

18、魏广兴,男,48岁,辽宁省锦州市义县人。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1998年开始炼法轮功后得到了很好的康复。99年7.20以后遭到警察多次骚扰,勒索罚款,特别是2001年8月被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经受了巨大的身心折磨,身体状况恶化,加之同年9月其女进京证实法被非法判处劳教3年,被关押在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魏广兴精神受到严重摧残,病情恶化,于2002年1月含冤去世。

19、李常如,男,52岁,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太和镇包屯村人,因身体患多种疾病,在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渐渐得到康复。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迫害压法轮功,他在1999年10月进京上访,为大法说真话,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回黑山看守所,受到迫害。一个多月后,被转到太和派出所进行强制洗脑,威胁恐吓,被勒索7000元左右,由家属保回。回家后乡村邪恶到敏感日经常到家威胁、骚扰、盘问、乱翻,派人监视。几年来,李常如身心受到严重损伤,于2005年1月27日离世。

20、刘凤柱,男,58岁,辽宁省锦州市人。1996年喜得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多年的疾病痊愈,在生活中用“真善忍”约束自己,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1999年7.20后,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压,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和迫害。于2004年2月不幸去世。

21、李淑兰,女,59岁,家住辽宁省锦州市锦铁街道兴华里9号楼。1996年修炼大法后,多种疑难病全好,生命焕然一新。但她却于2003年12月31日含冤离开人世。她的死,主要是由原锦铁派出所所长刘某、副所长李某(恶警)和指导员高某(恶警)对她的多次骚扰,多次绑架,关押造成的。

22、吴春兰,女,60岁,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八道壕乡后红村人。2004年中秋前一天,警察去抓她的大女儿(大法学员),大女儿不在家,恶警便把吴春兰(学员)抓走了,送往县看守所迫害达半个月之久,于2005年1月去世。

23、王凤茹,女,63岁,锦州市黑山县镇安乡大岭村大法弟子,曾任38年的村会计。2002年农历新年期间(腊月二十)村里召开党员会,王凤茹向村干部及村里的党员讲真相,被恶人举报。2002年2月4日(腊月二十三),黑山县国保大队的肖中影、毕诗君和镇安乡派出所的高力曾等将她绑架到黑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并向其家属勒索5000元钱后放回。王凤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曾受到毕诗君等恶警的殴打,回家后经常受到不法之徒的骚扰,曾逼其写保证书。王凤茹丈夫迫于压力也经常对她施压,在经济上也限制她。王凤茹身心受到严重伤害。2003年7月23日,县纪委、村干部又到她家对其进行迫害。王凤茹心情郁闷、血压升高,二天后于2003年7月25日含冤去世。

24、潘淑先,女,65岁,辽宁省锦州市人,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有多种疾病,久治不愈,发病严重时不能行走,是有名的药篓子。得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几个月时间,多种疾病不翼而飞。99年7.20后,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潘淑先于2000年春,脑病复发,不幸去世,终年65岁。

25、李桂莲,女,老人,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96年得法前身体多病,每天吃药。得法后,身心健康,每天和大家一起炼功学法,人也年轻了,其女也炼功。1999年迫害开始,被恶警勒索、罚款、恐吓,老人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0年9月18日去世。

26、么红霞,女,76岁,辽宁北宁市人。其子女均为大法弟子,多次遭到绑架、关押、洗脑及抄家等迫害。由于不法人员不停的去老人家里抓人、恐吓、骚扰,使老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老人于2005年2月6日含冤离世。

27、魏寇氏,女,87岁,魏广兴的母亲,辽宁省锦州市义县人。修大法后身体变得非常健康,白发开始变黑,头上长了几十年的骨刺经过几次手术都没有得到根治,学大法后一个月不治痊愈,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神话传说”。然而,2001年9月其唯一的女儿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其外孙也因同样的原因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加上恶警的骚扰,老人遭受打击,于同年12月含冤离世,临终前未见到一直思念的女儿和外孙。

(不完全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