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12月20日】正法时期的修炼已有6年多,我在这6年多的时间里,虽然做了一些事,并未荒废时日。也按照法的要求来做三件事,但在其中掺杂的人心和私心,使自己遭受了不必要的魔难和损失。在摔摔打打中,现在才真正的明白:去掉人心,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由于本地区的讲真相形势相对落后,一直到2002年初我才和同修共同建立了本地区第一个较正规的资料点。在此之前在明慧网上看到外面的同修写的做真相资料的心得体会,觉得很了不起。因为在心里面有一个感觉: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下,能做出真相资料,要有多大的勇气啊。这也是自己那时心性的位置了。

资料点建立之后,由于当时太多的人心,急于做大批量的资料来散发。显得很不成熟。而且一位散发资料的A同修做事比较张扬,资料在家中随意摆放,同修提醒他要收好真相资料,他也不往心里去,在散发资料过程不注意安全。有一次该同修当面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提醒不要这样做;另一次该同修去贴真相资料时被邪恶发现并追赶,他跑进庄稼地中,并请师父加持保护,然后正念走脱。4个月后恶警绑架A同修及另一名同修。随后把两名同修吊打10个日夜,使他们几乎精神崩溃。两名同修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说了一些跟资料点无关的情况。后来两名同修被判5至8年的徒刑,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A同修过后也很痛悔:自己的不理智带来了不必要的损失。同修的被抓,让我们明白了安全意识对资料点的重要性:没有安全意识,资料点随时都可能被邪恶势力破坏掉,救度众生也无从保障。于是在资料点工作中大家互相协作,又各有分工,由专人负责向外传递资料,资料点的其他同修与外面学员没有资料上的来往。资料点开始顺畅地运转起来。

负责传递资料的同修压力比较大,曾先后三次被其他散发资料的同修供出,但该同修非常精进,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才没有出事。从安全角度来说,资料应由资料点内的同修来散发才是最稳妥的。这就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各自独立,才能长久安全的远转,救度更多的众生。在写这篇文章时,想起一件往事:负责传递资料的同修在2003年的一年中,身体总是处于一种类似消业的状态,有时候几天痛苦的躺在床上,无法学法。有一天晚上,他的身体非常的痛苦,整个人的元神好象要离开肉体而去,当时他呼唤师父的名字,才从烂鬼的手中解脱出来。事后他对我们说:差一点就无法和大家再见面了。资料点上的同修在一起讨论这件事时,都认为该同修个人修炼状态较重,被黑手严重的迫害。现在想来,真正的原因应该是资料点在安全上有漏洞,其实是大家的漏,使黑手有理由集中来迫害该同修。在这件事情上大家都没有向内找,却向外寻求答案,使该同修遭了一年难,想起来很是痛心。

2004年初,有同修曾考虑将资料点一分为二,各自独立运作,但由于独立的意识不强,加上资料点运作两年也没有出事,所以没有分成。

时间到2004年下半年,此时资料点已运行两年多。资料点同修的安全意识开始放松,加上黑手烂鬼越来越少,感觉外部环境宽松了,而并未意识到是邪恶利用空间的间隔制造的一种假象。大家的人心也开始膨胀:不能心态平和做资料,贪求数量多。大家不注意修口,资料点的运作处于半公开化。而自己在负责耗材的购买时,并没有考虑耗材的实际使用情况,一批批的耗材往回购买。不久邪恶抓住一个不理智发真相资料的学员,以酷刑逼供她说出资料来源,最后邪恶以顺藤摸瓜的方式把资料点破坏。资料点的两个同修被抓,后分别被判将近10年的重刑。自己被迫流离失所。

从资料点的诞生到被破坏,使我更清醒的看到旧势力的邪恶面目:只对自己所求执著,对大法弟子的修炼和救度众生行为采取的都是破坏手段。面对如此的邪恶,任何不理智的行为和心性上的漏洞都会招来很大的损失。

在这件事中,我查找自己的执著:长时间的做资料中生出做事心和安逸心,未能做到时时站在法的角度上看问题。其实在事发前的好长一段时间,我住的新房子水龙头一直在漏水,自己也一直在找自身的漏洞,只是想做事的人心让我迷糊了,并未能深挖自己的不足,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在经文《挖根》中说道:“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发,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

被迫出走后,心中十分的痛苦: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关押,自己流离失所。当时打算到外地去落脚,寻得一份工作,然后稳定下来继续做正法的事。可是看着本地区及附近地区的正法情况:同修怕心重,不肯走出来,整体正法形势很不乐观。在此时远走他乡实在于心不忍。于是决定留下来,利用自己掌握的电脑知识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

帮助同修建点,这事可真是头一回。一切都从头开始,没有参照,没对比,只能自己摸索。当时的想法是:一是让同修掌握一定的电脑知识;二是会做真相资料。但是抽象的电脑知识对同修来说实在难以理解。有几次同修被搞混乱了,原因是我把简单的操作步骤稍微复杂化,使同修无所适从。在这样的情形下,我觉得不能操之过急,只能耐心的,从同修能理解的角度来教。但是有时一个简单的操作连续教几次同修都没学会,我开始有些着急,说话不知不觉大声起来。事后觉得自己被人心带动了,没能仔细、认真的教,反而起不到好的效果。此时看到了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学法不扎实,自己的空间场不够纯正。针对这种情况,我静下心大量的学法,使自己心态平和下来。然后理顺思路,找到更好的教学办法。

慢慢的该学员掌握了基本的操作:上网、下载资料、刻光盘、打印。历时将近半年,这位同修终于能独立操作。此时明慧网上也陆续刊登了一些同修建资料点的经验。结合这些经验,自己也慢慢摸索出用最少的时间和精力建立资料点:把做真相资料的过程步骤化、简单化。按照这种教学电脑方式,即使是从没摸过电脑的同修在学10天之后都能独立操作做资料。积累一些经验之后陆续又建了几个资料点,都能很快的独立操作。后来我写了一篇关于建立资料点的经验投稿给明慧网,也刊登出来了,这是大法给予的智慧啊!

资料点建多了,我开始有些顾虑了:这样长久下去,自己的行踪就可能会暴露了,自身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在这样心态下做事开始有些束手束脚了。随之我也感觉这种心态不对,救度众生是最正的事,是不应该有如此的私心啊。后来想起师父在经文《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我的心结慢慢的解开了。随后想到了一个较稳妥的办法:资料点能独立之后,我不再与之有联系,这样为同修,也是为自身的安全考虑。

几个月前,我和一位同修到一个城市联系建立资料点。该城市是一个中等城市。在正法已过6年多的时间里,该市同修竟未能有一个较正规的资料点,几乎是靠外地供给资料。同修中等、靠、要的思想很重。刚与一位B同修落实好建资料点的各项准备工作。此时邪恶势力突然以外出不报告为由非法抓捕了市里的两位同修,非法审讯五个小时后放人。在同修中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我们的行踪也差点被暴露。我和同修商量后果断的离开该市,然后静心学法、发正念,清除邪恶的破坏。并准备一个月后重回该市。在此间我睡的床铺的床板竟塌了,却也没仔细的想一想是怎么原因。

一个月后,我们重回该市,准备教B同修学电脑做资料。谁知这次邪恶更加疯狂,突然的全市大抓捕同修,邪恶签了“刑事拘留”的单子抓捕B同修,B同修以正念机智地走脱。B同修和我们随之离开该城市。邪恶如此的猖狂与该市同修的状态有很大的关系,长期以来依赖着外地的同修,没有独立肩负起救度众生的使命,使邪恶有生存空间。遭到如此的破坏,我也向内找自己的执著:近段以来由于建资料点比较顺利,就想着多建一些资料点,证实自我的心又出来了。此时才悟出前面床铺塌的原因:因为不扎实,所以就会塌了。确实是自己做事不扎实,没好好修自己,急于求成了。慈悲的师父无时不在关心着弟子呀。

在正法中,总感觉自己有意无意中用人的观念来做正法的事,以至于带来不必要的损失和磨难。师父在《道法》中说的很清楚:“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

出走一年多,我并未按照旧势力安排的路去走。而是利用自己掌握的电脑知识,在正念正行中开创了一条更宽广的路……

在正法中走到今天,更加清醒的明白:在正法中,抱着人心来做正法的事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目的。因为未来的宇宙是无私的,要使众生能进入新的宇宙,自己首先修成无私无我,才能为众生开创一个个的生存空间,众生才有机会进入未来。反之,没修好自己,人心很重,众生根本没有机会选择那永生和光明。所以在正法中,同化大法,修好自己,去掉各种私心,才能完成史前的洪愿。正如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的希望……”(《正念》)。确实,大法弟子修不好,众生是没有机会存活的。多么重大的责任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