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母亲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5年12月24日】苏彩莲是我母亲,七十多岁,家住广西桂平市罗秀镇。在我懂事的时候,我就知道母亲体弱多病,那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现在虽然改革开放了,我家所在的地区依然贫困,尤其我家更是家境贫穷,为了养活我们兄弟姐妹七个,母亲奔波劳碌,本来就虚弱的身体更显得疲惫不堪。

我十岁那年,母亲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由于父亲打听了在民间的中药医生,背着她去看了。那时也是因为家穷没钱上医院去看,不得已找了偏门医生,给了我父亲一些中草药,母亲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却一直没有根治得了。从那时候起母亲身体更虚弱了,经常头晕眼花、腰酸腿软。因为没钱补充营养身体,各种疾病跟着就上来了,心脏病、神经衰弱、中风、水肿等,手都抬不起来,脚不能碰到冷水,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感冒头痛,各种疾病折磨的痛苦真是难以言表。

到了95年,折磨母亲的各种疾病开始恶化,全身肿胀,心脏病也发作了,胃也不舒服,四肢麻木,全身都动不了,只能躺在床上,大热天盖上大棉被还觉得冷,每天只能吃一点点稀饭维持生命。在罗秀医院,医生说母亲患的心脏病已无法医治了,还有其它的疾病;没办法,我们只好将母亲送到桂平市一间大医院,很有名的医生来会诊,诊断的结果是母亲过不了一个月,这真是晴天霹雳,为了慎重起见,医院开了几千块钱补品和补药给母亲。绝望中,我们把母亲接回家,全家人都悲痛万分,那时候将近过年关,我们把母亲的情况告知当时正在广西柳州上大学的弟弟梁智华,几天后,弟弟回来了。一进家门,弟弟就说:“只有大法能救母亲。”弟弟修炼了大法,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大法的威力。在柳州弟弟亲眼看到了几个医院给判了“死刑”的晚期绝症病人,因为修炼了大法而获得了新生。我们鼓励母亲真修大法,母亲也只有修炼大法这条路可走了。

当时,弟弟从柳州带回来的只有一本《转法轮》和一盒炼功录音带,后来又从玉林带回一套师父在济南二期班的讲法录音。那时,母亲不能看书,我们兄弟几个就轮流的读《转法轮》给她听,每天读一讲,读完后就放炼功音乐,接着再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就在母亲得法的第二天晚上八点左右,她看到了一个大法轮在房间里旋转,金光闪闪,满屋生辉;第三天,母亲那浮肿的身体慢慢开始消减;一个星期后,母亲坚持要起床并开始单盘,接着我们就扶她下床炼动功。母亲每天都坚持炼两次,其余时间都用在学法和听法上,并时刻都用大法对照自己,就这样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母亲也日渐见好了。两个月过去了,母亲的病全消了,以前医院给开的那些药,母亲一颗没吃全都丢到垃圾桶里去了。

到了96年5月的时候,十多年不能干的农活,现在又可以干了,而且一天干多长时间也不觉得累,一身轻。村里的人都亲眼看到了我母亲修炼大法之后,身体的变化,目睹了大法给了我母亲第二次生命,他们都惊叹大法的神奇,人们纷纷前来了解法轮功,很多人都跟母亲炼起了法轮功。

邪恶迫害大法后,母亲经常给不了解大法的人讲修炼的真相,讲邪恶迫害大法的真相,邪恶之徒多次上我家对母亲进行迫害,对我全家人迫害,邪恶之徒来的次数多了,母亲就对他们讲真相,讲江流氓迫害大法的真相,邪恶受不了,开始绑架母亲。

邪恶的迫害导致母亲不能正常学法炼功,以及被迫流离失所,在深圳我弟弟那里才住了一个多月,却被610恶警蔡含贵和桂平公安局一个姓谭的恶警,公然伙同深圳派出所恶警绑架了我母亲与弟弟,并指使恶人对我母亲和弟弟行恶。

在此我呼吁所有正义和善良的人们共同抵制恶人的恶行,及对善良的修炼民众的迫害;在此我也正告所有参与迫害我母亲和弟弟的恶人,天网恢恢,你们的恶行终会遭恶报的。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