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长春铁北监狱遭受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2005年12月25日】我于2002年4月被非法判刑后劫持到长春铁北监狱关押,分到一〇八大队,这时铁北监狱已经开始在各监区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一〇八大队的恶警也不甘落后,对我和孙立柱(另一同修)下手,先是对孙立柱下的手,手段是不让睡觉,罚站,恶警和恶人轮番洗脑,之后便是拳打脚踢,逼迫转化。一个星期后对我施压,由于我要告他们,他们便对我换了招法:一天早晨,大队长张胜利把我叫去,问我刀片是咋回事,我说不知道呀,他说:“你们互包说你昨天晚上要自杀和杀人,说你要超度他们,制止你还不听,还打他们,已经写证实材料了,这个刀片就是证据。”我跟他说:“这可是天大的笑话,你怎么能相信呢?”原来迫害我的“互包”(刑事罪犯)在大队长的授意下,对我栽赃陷害,和北京天安门“自焚”同出一辙。无论我怎样解释硬是强制把我拖进小号关押迫害,天冷不让送棉衣,吃的是猪食不如的稀水粥。由于我一直揭露他们,最后“攻坚办”(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机构)把我调入成型监区。

成型监区是铁北监狱迫害法轮功比较猖狂的监区,深得“攻坚办”器重,手段更是残酷,潘兆瑞、程磊、孙希、徐军、孟凡轶、赵涛等多名大法弟子在里面遭到非人的迫害,具体的表现是:由大队长刘占忠、教导员韩可为操纵,“攻坚办”撑腰,利用刑事罪犯对大法弟子精神和肉体进行摧残。大队长刘占忠扬言:“他们是不是钢筋铁骨吧?如果不是就给我狠打。”在他们的授意下,刑事罪犯个个积极逞凶:24小时不让睡觉是最轻的;三九隆冬强迫大法弟子穿单衣室外罚站,动一点就用镐把狠打,稍有困意就用钢针扎;把大法弟子全身绑上,用铁锤打,说是:“按摩”;把我双手向后绑上,吊起来蹶着,用木板打(七个人轮着打),木板打折不知几块了,最后找不到木板,就用直径6公分的木方打,下面用脚踹,戴拳击手套打等,别说把我打啥样,他们几个轮着打的都已汗流浃背了。打得我吐血,耳朵穿孔,他们以为我骗他们,上医院检查(姓王的警医检查)确定已穿孔。他们害怕负责任又唆使犯人联名写假证说我在家时的伤;把两个三百六十斤的铁桶焊起来,安个门,把大法弟子强制推进去,锁上,每隔几分钟就用铁棒狠敲,一关就是很长时间,在里面的大法弟子惨不忍睹。白天有几个小时,大队和“攻坚办”的恶警伪善的说教洗脑,之后就是非人的摧残。

这只是说出三监区迫害大法弟子的现象一点,和长春铁北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只是冰山一角,而至今仍无收敛,大法弟子史成彬现在正遭受残酷的迫害(已住院)。希望看到此文的善良和正义的人们,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