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不停精進不止,讲清真相不可懈怠

圣诞聚餐向西人同事讲真相


【明慧网2005年12月25日】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西人公司,里面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早在一个月前,公司里的同事就纷纷告诉我说,圣诞的公司聚餐大家都等着听我演讲呢。后来才知道,这是公司几十年来的老惯例了,每年的圣诞公司聚餐,新来的同事都要讲几句话。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心想无非就用一分钟,对老员工们对我的照顾表示表示感谢呗。

可是渐渐我觉得还不是这样,因为今年公司里与我同时还来了另外好几个新员工,可是大家并没有和他们提起聚会演讲的事情,相反,不管是谁,只要见到我就说,别忘了啊,你可是要大讲特讲的,不讲一个小时不许停,我们都等着呢。因为平时同事们和我开玩笑习惯了,我“自然而然”的认为这些人又在和我开玩笑呢,并没有在意。

终于在聚餐的前一天,有同事又对我说,“喂,你可不许逃避明天的演讲哦,记住啦,可是要好好准备的。”这时候,我才一下子清醒过来:“这些同事们,今生和我有缘,这是要听我讲真相呢。”

悟到了,就立刻去准备。去打听关于聚餐的细节,演讲安排在什么时间,一般每人讲多长时间。下班后,立刻准备稿子,稿子是很快就准备出来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发正念,还专门加了一念,求师父加持我,铲除一切阻碍我讲真相的干扰。

然而,到了聚餐前一刻,看见同事们喧喧闹闹,互相祝贺着节日快乐,我心里却不稳了。各种杂念开始往外冒:圣诞聚餐对于同事们是个很喜庆的时候,这个时候,讲残酷的迫害是不是不合适呢?同事们和老板会不会对我不理解?再说,平时已经给一些同事们讲过一些真相了,这次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再讲了吧。

我于是问自己:什么才是真正的为一个生命好?自己的那些不想讲的念头到底出发点是什么呢?面对自己的质问,我的那些包装漂亮的借口立刻变得虚弱无比。毫无疑问,一切的生命今天都是为法而来的,每一次听到真相的机会,对一个生命来说,都机缘难得,也许错过了,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遗憾。也许公司里这几十年的这个看似偶然的习俗,其实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救度众生的机会。再说,平时的讲真相,很多都是匆匆一带而过,并没有深入的讲中共对大法的迫害。毫无疑问,这次有机会当着全公司和公司邀请的客人的面,把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告诉他们,给这些生命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才是真正为他们考虑。

而自己的那些所谓的“符合常人社会”的借口,根本来源就是“为私”,“为我”,固守着自己在常人社会中的那点利益不放,甚至害怕失去,怕的不行。怕同事们不理解,不就是怕他们会因为不理解我而对我不好吗?怕老板不理解,不就是怕失去这份工作吗?觉得已经讲过真相了,从而不用再讲了,其实不就是给自己的执著心找开脱吗?

看清了自己的执著,心里一下变得无比轻松。我对思想里已经变得很弱的那些杂念说,“你们都不是我的正念,都不是真正的我自己所想的,今天,我就是要向全公司的人讲真相,无可阻拦,在所不惜。即使因为我讲的不好,真的使得同事或老板对我有看法,甚至会丢掉这个工作,我也要对那些为真相而来的众生负责。今天的演讲,真相我是讲定了。”

我是新员工里面第一个被要求发言的。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本来笑闹的不可收拾的场面忽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专注而期待的看着我。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求师父加持,让我不要错过了这个大好的救度世人的机会。我平静但是坚定的告诉同事们就在此刻,就在此时,我们正在庆祝节日的时候,远在中国大陆,那些法轮功学员却为了自己的信仰而被判刑,被劳教,被送進精神病院受着令人发指的迫害。

等这些讲完了,我正在想怎样把话题转到眼前的这个庆祝主题,却有两秒钟的空白,不知如何过渡的时候,旁边一个同事忽然替我大声说,“让我们珍惜此刻的自由吧,这些自由是那么多的人都得不到的。”这一下子提醒了我,我自然而然的接下去很得体的祝大家圣诞快乐等等。

等我坐下以后,掌声雷动。旁边的同事立刻抱住我说,“这是我進这个公司10年来听过的最好的演讲。”两个老板很高兴,说没有想到我会讲出那么好的演讲,还郑重的说,“明年一定要请你的那些朋友们(同修们)来参加我们的聚会。”几个经理也过来说谢谢演讲,其中的一位平时从来不正经说话,总是讲笑话的经理过来和我握手,说,“我是发自内心的,认真的对你说,你刚才说的太好了。”

其实过后看来,当时讲的并不全面,但是至少向全公司的人提供了一个日后能了解大法的窗口,使得今后和同事们的交往中我能更自然也更深入细致的讲真相。

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情,我更清楚的意识到了自己平时没有去注意,或者说是不愿意去注意的执著。如果不写这篇心得,也许我对这些执著和漏洞还不会认识的这么清楚。关于写下这篇心得,还有一个小插曲。从聚会回来,我告诉一位同修关于演讲的事情,(前一天,这位同修在电话里鼓励我要去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这位同修让我写下来。我一边答应着提笔就写,一边心里却在嘀咕,怎么以前我交流的觉的自己做的很好的不让我写,这次我都说了效果不是完全满意,却让我写呢?

等到真要写下来,必须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思想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会安排同修提醒我写这篇心得。那是因为我还没有认识到在当初“不愿讲,不敢讲”这些“杂念”的背后,是自己到了正法的最后精進的意志松懈了。

回想在迫害最严酷的前几年,讲真相这件事是走到哪里,讲到哪里。路上与自己擦身而过的行人,如果没有机会讲真相,就会在心里发出一念,希望他和一个大法弟子擦身一过,能消除使他听不到真相的因素,能让他再有机缘能再遇到大法弟子,带给他真相,使他得救。

而到了现在,正法形势越来越好,而自己却开始越来越多的考虑在常人社会中的得失,却没有把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放在第一位。其实很危险。正如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讲的:

“这本来已经是正法与大法弟子在修炼后期的展现,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

这篇经文也一直在读,可是狡猾的人心却自欺欺人认为这不是说自己呢,觉得自己已经很辛苦了,做了很多事情了。但是谁都知道,师父的经文出了,看到的人都在其中。都要对照自己看看自己到底做的怎么样。正法只要一天没有结束,作为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就没有结束。我们懈怠了,可是残留下来的邪灵恶鬼却不会停止行恶,还会在那里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继续毒害世人。而这时候,我们的松懈反过来也会滋养这些邪恶,使得它们多了喘息的机会。

最后想和同修们交流的是: 师恩浩荡,无量慈悲不放弃任何一个弟子,在正法修炼这条路上,我们摔摔打打,身边总是有师尊的呵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精進,助师世间行,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