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慈悲、正念来救度中国留学生(译文)


【明慧网2005年12月28日】我是2004年1月得法的庆北新学员。韩国各大学有很多中国留学生。我们庆北也有250名左右,我经常给这些留学生发正念,我感到如何能救度他们,是我们的神圣责任。

这些和我们有缘份的中国留学生,如果讲不好真相,救度不了他们,到正法结束时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这些有缘份到这里来的留学生,他们有的人是从老子、孔子、华佗故乡来的,到这里来也不是偶然的。

他们也许是经过艰苦岁月,在传大法时以留学生的身份来这里被救度的。如果这样的话,这地区的大法弟子的责任是重大的,是神圣的。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让他们了解大法的真相,珍惜这一次的机缘。

这个决心一下,办法也来了,我叫留学生到我家里来课外辅导,教中文。这样他们也有收入,自然讲真相的机会就多了,我家祥和的环境使中国留学生跟我的孩子也亲近起来了。我很自然的讲:“我炼功以后,病也好了,身体也健康了。韩国各地有300个炼功点,有很多人修炼法轮功,不理解中国为什么要迫害这些修炼的人。”这个学生说:“在中国法轮功用老鼠药把人整死了40多人,很可怕的,绝对不能炼的。”我说:“我以前也不理解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就找了法轮功的资料,看了以后才知道,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古老的好功法,也知道了做好人的道理。现在全世界78个国家和地区有人修炼法轮功,这些国家一个这样的事也没有啊!是中共在欺骗和撒谎。”他还是说:“不好,不要修炼了。”

我告诉他,法轮功的书里有这么一段:“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所以炼法轮功的都不能杀生的,这是绝对的。但这些留学生受中共谎言的毒害很深,我继续用纯净的心给他讲真相。

我说:“韩国人敢批评政府的错误政策,政府也虚心听取国民的意见,这样国家才能健康的发展起来,在这里,自由的国家里,中国人仍然不敢谈论法轮功,为什么?是中共欺骗教育的结果。法轮功学员修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你也应该思维放宽一些,看看中共、看看世界、看看法轮功。中国的五千年传统文化是伟大的,世界公认的,中共把它当作封建的坏东西来批判了。在自由国家里,中国人一提中共,一提法轮功就害怕,为什么?什么原因?是不是应该好好研究一下,中共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正确的、全面的认识才好啊?”

这样他每次来,我一点一滴的讲真相,始终发正念保持清醒的头脑。几个月过去了,邪恶因素也除掉了,这个留学生的善念也出来了,改变了原来的观念。

这样一个学生知道了真相又换了别的学生,先前的又介绍给别人。我想方设法帮助他们。经过一段时间,他们知道我是真心帮助他们的好人。过阴历年时,把中国留学生请到我家里来,来了5个学生,他们一起和我家孩子玩,边谈论中国和韩国的传统文化的特点,边吃丰盛的节日菜,祥和的气氛中我就自然的讲到了法轮功的真相。我说:“炼功以后,以前的病都好了,得了大益处。我们这里的公共场所都愿意帮助法轮功,还有军人集体炼法轮功的。”我指着《健康之路》(韩国学员的心得交流集),说:“汉城大学、西康大学、庆北大学等都有炼功场。”他们觉得很意外,还仔细的查看了大学的炼功场。

我得法以前,对他们象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关心过他们。得法后,觉得和这些留学生的缘份是必然的,必须救度这些可贵的生命。我这样跟他们接触,讲真相,学生们对我也很感激,有的学生说:“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有的学生花了很多时间精心制作了一幅风景画,送给我。有的把精心写的字当作礼物送到我家。我非常感谢他们,也在心中流下了热泪。

这样一个一个的讲真相,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明白真相的又会告诉别的留学生,这样,很多学生都知道了法轮功在全世界受欢迎的真相。

有一次我问那个留学生,现在还认为法轮功杀人吗?他说,很多留学生都说:“如果法轮功那么不好的话,怎么能那么长时间、那么多人坚持修炼呢?很可能是中共在欺骗和说谎。”他们还说:“到韩国来才知道了共产党的邪恶和法轮功的好。”他们的善念醒来时,我想更深入的讲真相。

师父在《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讲:“其实我告诉大家,维护法不等于是暴力。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只是在长期轮回中为了得救而到韩国来的生命。等着我们去救度他们,所以我心中只有救度他们的一念。

《九评》出来后,这些留学生玩电脑,没有时间看《九评》,我知道这也是邪恶的干扰。我想只要正念强,大法弟子的慈悲完全有能力把邪恶都化掉。

我说:“北韩共产党专制下,很多北韩人民在痛苦的死亡线上挣扎,这些你们也知道,可是现在的孩子们都不知道,什么是共产党也不知道。所以想让孩子们读《九评》,请你们帮忙给予辅导。”刚开始叫留学生辅导《九评》时,他们脸色都很难看,这时我用纯正的心态发正念清理学生背后的邪恶因素,这样慢慢好起来了。整个读《九评》的过程中,我都始终发正念,那个纯正的场把任何干扰都清除了。这样读完了《九评》,什么是共产党,什么是法轮功,这些学生也更清楚了。

之后,我又進一步对留学生说:“这么好的《转法轮》,我一定要用中文来读下去。”这个学生马上答应了。这样又是一讲一讲的读了《转法轮》。读书中很自然的讲了大法真相,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他也知道了。走时他说:“用假名退团,需要怎么做?”这样救度了一个生命。我深感大法的伟大。这个留学生已经在考虑怎样叫亲人朋友们“三退”了。

以上是我用正念和慈悲救度中国留学生的一点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给予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