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云县恶党政法委书记王玉江的罪恶


【明慧网2005年12月29日】北京市密云县恶党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王玉江,自2002年升官上任以来,紧跟江罗刘周的邪恶步调,利用手中职权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自其上任后短短三年时间,小小的密云县竟有近200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据不完全统计,三年内,密云县至少有3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1名大法弟子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每次大规模的迫害行动,王玉江都亲自跳上前台,动员、部署、督促下属各部门向以真善忍为指导的大法弟子全力打压。2004年7月至2005年9月,王玉江发动了一轮又一轮的迫害行动。其间,密云县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有一百余位,此外还有大量的大法弟子遭到非法搜查和绑架。几百个家庭惨遭不幸,大量的世人深受毒害。而恶人王玉江近日又再次鼓噪部署,对密云县大法弟子发动新一轮大规模的迫害行动。

王玉江迫害的是什么样的人?

王汉章,男,61岁,家住密云县果园北区8号楼。据1999年7.20之前一份材料上介绍,王汉章1970年在部队时因交通事故留下脑外伤后遗症,经常头晕,专业到县气象局工作后越来越严重。86年到96年,每年都需要住院治疗一至两次,严重时在有暖气的楼房中睡觉也要戴皮帽子,冬天不敢洗头。单位承受不了巨大经济压力,要求他办了内退。王汉章的妻子郝书文是家庭妇女,没有经济来源,家庭生活十分凄苦,三个孩子几年穿不上新衣服。为了生活,妻子一边照顾王汉章和三个年幼的孩子,一边做点小买卖养家糊口。王汉章身体虚弱,智力也受到影响,帮妻子看摊找零钱算账都算不上来,甚至生活一度不能自理。沉重的担子压在一个女人身上,王的妻子郝书文绝望的多次欲寻短见,可又舍不得三个年幼的孩子,常常在没有人的地方痛哭。

1996年,一位老乡向他们介绍了法轮大法。炼功后不久,奇迹就在王汉章身上发生了。王汉章头不晕了,身体硬朗了,头脑也清醒了。自96年学法炼功后,王汉章没有吃过一粒药,没住过一天院,身体完全康复,能干年轻人干的正常体力劳动。郝书文在以前苦难的挣扎中形成了争强斗狠的性格,学法后宽容大度,热情开朗,邻里关系处的很好。一天她骑自行车在一路口与一摩托车相撞,人从摩托车上面翻过去摔在地上。郝书文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赶紧向骑摩托车的人道歉,怪自己没注意看过往车辆,还连忙问对方碰坏没有,要不要上医院。随着王汉章夫妻修炼,家庭发生了巨大变化,两个女儿工作了,出嫁了,孝敬父母的钱再也不用花在医疗费上,用于改善家庭生活:家里楼房装修了,家用电器买齐了,还有了存款。

可是好景不长。99年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郝书文多次被非法拘留、绑架和被送洗脑班强制“转化”。在密云恶人王玉江的邪恶迫害中,2003年11月,王汉章无缘无故的被从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拘留15天。2004年7月19日深夜,王一人在家时,突然闯入十几名特务和公安,对其家大肆搜查,此时王才得知妻子外出时遭邪恶抓捕。王汉章遭此惊吓与焦虑,于2004年8月7日含冤而终。

刘玉琴,女,53岁,密云县城关镇小塘庄村人。1997年和丈夫李宪友一起修炼法轮大法。李曾是村主任,待人和善,无贪无私,是群众公认的好干部,因修炼大法被免职。

2003年2月,在恶人王玉江发动的邪恶迫害中,夫妻双双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体检时查出刘玉琴胸部有阴影,调遣处拒收,刘被放回。同年六月中旬刘再次遭绑架,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检查认定刘玉琴患乳腺癌,强行输液“治疗”。劳教所在输液时给她加入了不明药物,输液中间,刘就觉的下身疼痛麻木,继而丧失知觉,而且排便功能丧失,自己不能上下床,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人被迫害到这个地步,邪恶的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仍强迫刘玉琴写回家不炼功、不学法、不与炼功人接触、有炼功人到家就举报等各种保证后才允许其保外就医。

刘玉琴回家后,劳教所的恶警还不死心,多次派人到家中骚扰恐吓,不准刘玉琴学法炼功,不准与大法弟子接触,并每周打电话盘查。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2004年10月,刘玉琴终于离开人世。死的时候只剩一副皮包骨,大腿肌肉和骨头脱离,状况悲惨。这就是共产党的“关爱”和“挽救”!劳教所恶警在刘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仍然不断打电话盘查恐吓,这种连死都不放过的所谓“关爱”,天底下也只有共产邪党才干的出来。刘玉琴被迫害致死,恶人王玉江罪责难逃!刘玉琴临死的时候什么都明白了,她对前去盘查的劳教所恶警说:“我现在什么都不要,就要法轮大法!”

张书荣,女,50多岁,家住密云县宾阳里5号楼。张书荣在当地小有名气,因她梳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人称“大张”。大张原来身患多种疾病,跑了很多医院,学了很多气功也无济于事,身上还招来了附体。她的家庭关系也很紧张。1995年以后,张书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古道“邪不压正”,修炼正法,附在她身上的邪的东西就被清理了。大张的身体越来越好,家庭关系也和睦了,这在当地有目共睹。

2001年大张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落下睡不醒的毛病,每天傻吃傻睡。住院治疗几个月也不好。回家后,她恢复学法炼功,身体再次奇迹般的好转起来。在恶人王玉江发动的邪恶迫害中,大张再次被非法劳教。结果又出现睡不醒的状态。一年后保外就医,家人怕再次被邪恶迫害,明知道只要恢复炼功身体就能好,可是宁可让她整天昏睡在床上,也不敢让她再炼。共产恶党邪恶的迫害,竟然使善良的人丧失了追求幸福、保障合法权益的勇气。大张现在还昏睡在床上。

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给了我们健康的体魄、祥和的心境、人与人的关爱和真善忍的信仰。然而邪恶的共产党,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开除公职、抄家搜查、罚款敲诈、绑架洗脑、劳教判刑,那一件不是这个口口声声要“关爱”、“挽救”我们的这个邪恶共产党干的?!有的被迫害的失去了生命,有的被迫害的成了残废,有的被迫害的夫妻离婚,有的现在还被关押在铁窗里。一个人遭受迫害,家人也受到株连,甚至很多亲朋好友也受到影响。

恶人王玉江迫害的仅仅是几百上千个大法弟子,或者是仅仅几百上千个家庭吗?不,它迫害的是更多的人,迫害的是我们全县老百姓追求幸福、追求健康、追求信仰自由的正当权利!迫害的是人的正念正信和善良的本性!

王玉江等把大批善良的大法弟子绑架到劳教所和监狱中,竟然还编快板儿攻击法轮功弟子“抛妻离子”不尽家庭责任,这种流氓行径正是恶党邪恶本质的证明。恶人王玉江迫害法轮功完全是出于政治投机,想讨好罗干等邪恶的主子往上爬,用法轮大法弟子及家人的血泪染红自己的顶戴。

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密云县的恶人造下了很大罪业。为此遭恶报者也大有人在。下面仅举几个例子,应该让当事者惊醒自己的危险处境了。如城关派出所副所长张天河,刚受到迫害法轮功表彰并提拔为某所所长的当天,即出车祸暴毙;县610干部张××(名字不详,高岭镇贾峪村人)在下乡迫害法轮功途中出车祸身亡;县法院刑庭年轻审判员张桂华得癌症死亡;县法院副院长、审委会成员赵成玉得癌症死亡;巨各庄镇610干部张艳夫妻双双腿脚骨折;举报大法弟子的恶人裴桂珍、朱克华得暴病死亡;甘当邪恶爪牙的李各庄村人王犹大遭车祸身亡。这些人,他们对大法犯罪,天理不容,也因为恶人王玉江之流的驱使,使他们充当了迫害善良的邪恶工具,为此造下了天大的罪业,不仅自己惨遭恶报,还遗害家人、祸及子孙。

在此,我们警告王玉江,赶快悬崖勒马,否则,明天你的下场将比今天这些人的更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