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安平、晋县、深泽及辛集市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宁晋、辛集、晋县、深泽、安平,修炼者众多,涉及的人群非常大,但也有一些问题出现。有些地区比较宽松,表面上看起来一直很稳定,大家一直在公开集体学法、炼功,但整体对法的认识还是和正法進程有差距,最近的一系列事情,大家不能不严肃对待,需要好好归正自己了。

例如,晋县,某协调人(已被邪恶势力非法判刑)曾是做生意的,能力很强,在当地没有任何上网点和资料点的时候,历尽艰辛,找到同修,将经文、周刊、真象资料等源源不断的给当地同修送去。这样的学员成了协调人后,将几乎所有的事情都给大家张罗好了,但也形成了以其为中心的圈子了。出事后,当地弟子全部在指责其搞个人崇拜、自己说了算、干事心强,并且其進去承受不住,供出了当地很多同修。大家事后都在说他的不是,却普遍的忘记了必须要向内找自己。

现在这些地区的学员仍然依赖心不去,又有这样的能协调的同修出现了,在当地又是能力强、干事心起来的弟子说了算,别人说不得。更严重的是,据我们了解,最近四个月来,一个姓康的人(残疾)在当地乱法,涉及许多学员,而一些协调人还在给这些乱法者提供市场。

2003年11月份,明慧网发过关于石家庄一个人(残疾)乱法的大致情况(见文章《请石家庄同修放下常人心 不搞个人崇拜 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当时有一些学法不深的同修非常崇拜他,认为其修得高,经常邀请他在学员中宣讲。

同年11月3日明慧网大陆综合中也有一条小消息:

“请石家庄大法弟子抵制骗子:前几天,传言石家庄有两个破坏法的人,用所谓的功能和天目给人指导修炼为名,到处招摇撞骗。经核实其实为同一个人,是一个瘸子,50岁左右的男子。不说自己的姓名、职业、年龄,没人知道他从哪儿来。请石家庄大法弟子抵制骗子。”

其实当时的情况已经很严峻,很多学员普遍认识不清。这个姓康的和跟随的几个人消停了一段时间,又重新出来了,这次去的较远,在县里,非常狡猾。

姓康的(男,大概50岁左右)是石家庄棉一人,大概1.66米高,一只腿瘸,一只耳朵聋,带助听器,说话大喘气,其老伴已经过世。2003年,这个姓康的在石家庄和平路的棉一、棉三、棉四、化肥厂、河北医科大学宿舍等地区出现,大讲其所谓功能、天目给人“指导修炼”,告诉别人如何修炼,怎么做。给人“解决”修炼问题、家庭问题,吃喝、住宿在盲目崇拜和信任他的学员家里,有时候去别人家就在正好开饭的时间去,明目张胆的去蹭饭。并且,跟其接触的一部份人是曾经邪悟过或向邪恶妥协过答应做内线的人。

2003年10月左右,经过石家庄大法弟子的披露和制止,并且很多曾经上过其当的人纷纷醒悟,他在当地没了市场,气焰顿消,已经不公开露面好长时间了。

当时追随他的三个女人是,红红(小名)、徐曼丽(音,棉三人)、冯怡(河北经贸大学教师)。姓康的曾居住在冯怡家好长时间。2005年大概8月份左右,姓康的由大概是河北安平的一个学员领到安平,同行的还包括三个女的,两个40来岁的,一个20-30岁左右的,与上述三女特征比较相符。

后又由当地同修牵头,到晋县、深泽县、辛集市等县市,迷惑了当地很多学员。现在已经有学员感觉有问题,指出当中偏离法的问题,但却因为学法不深而不能确定。而一些协调人还在给这些破坏者市场。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此人更换了手法,非常具有隐蔽性,让其他人打前站,在所谓的交流中来吹捧他,然后才出头,让听的人无形中更崇拜它。但邪恶的招数和所谓的交流内容低级、荒谬,但一些学员到现在还没辨别出来。

协调人和负责人的最重要的责任是什么呢?个人理解,就是义务为大家服务,协调大法弟子创造一个稳定的正法修炼环境,不被邪恶带动和干扰,共同做好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尤其是带动和协调好当地大法弟子的集体学法、集体交流和共同提高,及整体维护好大法和证实好大法。

大法弟子交流的方式和目地又是什么呢?在许多地区,小规模的交流一直没断,有的地区交流会起到了应起到的好作用。但交流会搞频繁了,搞成某些人的演讲会或追随会了,这就在破坏大法,和干扰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了。

如果真是我们在某些方面有很大的不足,我们可以学法呀,组织大家学法,也可以暂时有针对性的去学。法可以破除一切执著,大法是我们的生命的源泉,所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学法来解决。如果针对此现象,我们找一些在这方面认识好的同修,来交流一下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比学比修,共同提高上来,也是一个重要的环境和因素。

我们将某些人请来,以某些人为中心,非常频繁的、数量众多的,大搞这样的交流,这些人讲的归根结底都是自己,向大法弟子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邪恶的败物,执著它们邪悟的东西要强给大法学员。听的人、认可的人受蒙蔽、受伤害。而组织这些事情的大法弟子,你得造多大的业呀,师尊在《再论衡量标准》、《猛击一掌》中的讲法中已经讲的非常清楚了。建议有着这样经历的地区和同修,再严肃的学学这些讲法。

就是专讲自己的经历的专场也不行,交流(大法弟子心得体会的交流,伟大而殊胜),这么庄严的场所,不是某个人的专场报告会啊!这么频繁的搞这些东西,本身就是错的。大法弟子要证实的是大法,而不证实和宣讲个人如何了不起,即便是真修的学员,个人的一切都是从大法中来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一切。

那些邪悟者和破坏大法者,不论它们是否学过大法,在这样的状态,和实修的大法弟子是有区别的,他们面临的是是否想停止犯罪、是否还有机会真心按大法要求做的问题。例如某地一个邪悟者,被洗脑后,抽烟、喝酒、打麻将,满口脏话。“经常在酒桌上、麻将桌上谈论大法”、跟别人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跟学员说他还在“修炼”。其周围的学员明知不对却仍将其当作同修,给其周刊和资料。而且其也在“讲真象”、“做三退”。有这样的大法弟子吗?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是要符合大法的标准的。其已经不在法中,只是师尊还在慈悲他,还给其机会,否则早就没有他了。

我们应该帮助走过弯路的昔日同修,那是责无旁贷的。但其有个从非修炼人、甚至是罪人,到一个回归回来的大法学员的转变过程。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个清醒认识。

而对那些正在破坏大法、败坏大法的行恶者,你我作为大法弟子,决不给邪恶任何市场和机会,而且要将邪恶彻底曝光,让其无处可逃;让相关学员都知道、认清它们;能将他转变回大法学员的,不仅销毁掉了他背后的邪恶,还救回了我们昔日的同修。

有的人还说,它们说的有好的一点,为什么不让人家讲和让别人听呢?

真的是糊涂啊。大法弟子对那些破坏大法的邪恶言辞怎么能容忍呢?难道仅仅因为他们说的有所谓的好的一点,我们就容忍其破坏大法的东西吗?

此一男三女的荒诞、不理智言行这里就不详细举例了,以免玷污了大家的思想。

非常频繁的所谓交流,据说在辛集短短的时间内就搞了6、7场了。提醒当地所有和其接触过的学员,注意大法资料点其他大法弟子的安全。这些人每到一地都要见当地的协调人和负责人,有些协调人一直在安排他们的生活和交流。请当地大法弟子高度重视,已暴露的资料点赶快调整。

对于这些事情,希望相关学员立刻好好学学法,整体提高,真正找到这次的教训和不足,赶快在法上提高上来,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其它听到此情况的地区也要引以为戒,不要遭受同样的损失。

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