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退队声明随想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我也是老学员了,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经文也有半年多了。原本应该早将这退队声明交上。当时只是想着自己这么大岁数了,又没入过党团,少先队是很小时候的事,也没多大印象也就耽搁下来了。最近我又学了师父在世界各地的讲法,也看了《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文章之后,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还是有必要发表声明才能跟上正法進程。

象我这样年龄的职工不是党团员的不多。可我就不是,是什么原因呢?以下三点说明原因。还得从头说起。

第一点,我的父辈是经商的,父亲在年轻的时候在东北做大生意,后成家以后回到内地仍做生意。工商改造时交出资产入供销合作社经商。五七年政府号召、动员商业下乡。父亲带头响应,自告奋勇下乡到离家几百里以外的乡村,人生地不熟,租起民房经商卖布匹等等商品。由于遭到盗贼偷窃,当时一同下来共有近十人,一看商品被盗,地方也没人管,他们几个人一合计连夜跑了,只剩下我父亲一人守着。父亲想是自己带头下的乡,自己再一走这商品可咋办,找谁谁都不管,我父亲只好留下来。没别的办法只能捎信给我母亲。母亲本来就不同意他下乡,见父亲在异乡落难只好领着我们兄妹下乡。到了乡下一见我父亲瘦得皮包骨头,人都走相了。也没房子住,是和当地人同住,中间只用东西隔一下,举目无亲,看着这些被盗后损失了两三千元的烂摊子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母亲大哭啊,“这共产党把我们这样老实的人骗到这里遭这大难,谁也不管了,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啊!”母亲起早贪黑的给乡政府洗衣被,节衣缩食还债。

父亲是个硬汉子,在五八年下半年还当过公社一千多人的集体食堂会计,群众都相信他,他办事、为人处事热情公道。主管一千多人的伙食,自己都饿得浮肿,连路都走不动,可他从不愿拿食堂的粮食回家。

最后债是基本还完了。父母亲的身体也垮了,落下了一身病。又遇上五九年浮夸风饿死人,父母在一年内双双去世。不堪回首,我哥那年十四岁,我十二岁,给我们的感觉真是天塌了一样,孤苦无依,极其悲惨!至今回想起来仍不寒而栗!这些事足够我寒心一辈子的。

第二点我在文革时期亲眼目睹国家主席刘少奇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的走资派,大字报、小字报贴遍大街小巷。打砸抢成风,破四旧,立四新,什么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把仅仅因为是地主成份的干部拉上批斗,头发剪得七长八短,脖子上给挂上几十斤重的大圆盘靶,拳打脚踢,尽是人格污辱。当时我也当了几天红卫兵,这样的场面从未见过,太可怕了,当啥红卫兵啊,后来也有人劝我写入党申请加入先進组织,我想象这样的党够“先进”的,够吓人的,还是不入为好。

第三点是我舅家是地主成份。他们只是把方圆十几里的土地租了出去,住的仍是旧房子(普通民房),省吃俭用,还经常吃黑馍。一没人命,二没民愤。就这样在土改时硬把舅父关在监狱里整死了。

五九年舅母被劳改了十几年。其罪名是:因为她是地主成份,当时说了一句话:共产党、毛主席这么好咋饿死这么多人。舅父死在监狱里。舅母被劳改十几年,家里三个表兄妹和我们大小差不多,无依无靠成了漂泊流浪的孤儿,度日如年差点饿死。在共产恶党统治的社会象这样的实例还很多,谁敢吭一声,有多少人无辜惨遭大难,家破人亡,数不胜数!

在九五年前后又有人动员我写入恶党的申请,我想主动踏实干工作是我的本份,对于入党我觉得没啥意思。因为我这一辈子遭受共产党的教训太深刻了。也只有应酬一下走走过场了。

今天我有幸跟随师父修炼高德大法——法轮大法。这好比我茫茫人生苦海里看到了一座灯塔。这也是我人生多年追寻的最珍贵的东西。今天我写退队声明把我多年尘封、积压在心中的感受写出来了。我心情激动两眼含泪。我愧对恩师,我这个不合格的弟子只有遵照师父的教诲,认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实修才不辜负师父的苦度。我要跟随师父返本归真,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