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提高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2005年12月3日】自从今年9月份可以上明慧网了,看到同修切磋的文章,我一直很想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写出来。

我是96年得法的,那时我22岁,被情所困,一直不精進,但在内心深处知道法好,绝不能放弃。当时家里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二姐、二个姑姑、还有姑姑和叔叔家的弟弟妹妹等很多人都修炼大法。全家有近20人都看过《转法轮》。其中很多人精進实修。

99年7.20后,邪恶压了下来,大家都承受着很多压力,但都没有放弃。从那时起,我丈夫(也是大法弟子)能上明慧网,从网上下载师父的新经文或一些真象资料给大家。后来父亲就把成百份的资料分传给原来炼功点的同修。我们觉得很坦然,因为我们是好的,是不怕邪恶的。

2000年7月的一天在父亲家,父亲和丈夫同时被抓,那时我真的体验到了“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能见真性”,随后的日子,丈夫的家人(常人)花了1万元钱,将丈夫保出,他当时也“保证不炼”了。后来他说:“我当时在那个人间地狱,只想出来,出来再炼。”我有些伤心,但还是觉得已经这样了。父亲在看守所里被折磨了三个月,去看他的时候,他说只是觉得看不到法,很难过,从他坚定的目光中我能体会到伟大。

后来十分坚定的大姑也被抓了,被非法关在龙山教养院,父亲被非法送到了张士教养院,从那时起我就很难静心学法了,总惦记父亲和姑姑。大概是2001年中国新年后去看父亲的时候,他一些邪悟的话,我觉得半信半疑。后来在5月份的时候父亲被放回来了。(原来是被非法劳教2年)回来后,全家去看他,他说了许多让大家把书交出去“转化”大家的话,那时我和二姐都哭了,怎么能这样呢?从那时起我们这一大家子的修炼环境都“转化”了(大姑当时也“转化”了),说来痛心。

之后的日子里我们都开始忙着常人的事情,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直到2004年父亲又从新开始拿起了《转法轮》,姑姑、妹妹、弟弟、二姐、我与丈夫等都从常人中跳出来从新走回了修炼的路,但还有一些掉队没回来的。

看了师父7.20以后发表的新经文和讲法,还有各期的《明慧周刊》,各种真象资料,《九评》,《江××其人》等。感觉到学法修炼,发正念,讲真象,师父要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迫在眉睫。

一、摆脱旧势力 从新在法上提高

刚刚从新学法炼功的时候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是不是自己没有希望了?“还有一些被所谓的转化的,自己觉得很丢人,又不好意思、没脸走出来的,灰心丧气的”,“这件事情没有结束呢,对任何一个生命都是机缘,都是机会。”(《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在讲法中提到旧势力迫害学员,由于学员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这个时候师父真的被它们指责得无话可说呀。当然了,一时一世的表现不能说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北美巡回讲法》)。师父告诫我们,跌倒了,赶快爬起来你不能老在那儿趴着。多看书多学法严格要求自己。自己已走过了弯路不能再处于消沉状态,赶快撵上去。“朝闻道,夕可死”,法都得了,还怕什么,多看书学法。师父说:“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不能再处于深深的自责中了,放下一切包袱精進实修。

二、建立家庭资料点

从今年6月份,我与丈夫商量应该自己想办法上网,他并没有反对,但是上次被抓就是因为在网上下载资料,所以开始我们有很强的怕心,一次一次的提醒自己要是邪恶发现了什么,怎么办?要是被抄家怎么办?孩子谁管呢?他的父母不修炼的怎么想,为他们带来多大的负担呢?但通过不断学法,发现自己是在肯定旧势力的安排,自己有很强的怕心,这样怎么能做好该做的呢?在不断学法中加强正念,放下执著,开始准备上网所需的东西。终于在今年9月份时我们能上明慧网了,当首页映入眼帘时我流下了泪水。我觉得自己又找到了回家的路,自己又回到了正法中来。在去掉怕心后,家庭资料点就建立起来了。感谢师父!师父没有放弃我!

三、学法修心 不断提高

我是个做事心很强的人,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还在法中找符合自己的东西。我要求把家庭搞得井井有条,单位做事出色,没有漏洞。其实是执著于这些东西。总觉得学法时间不够,有时被困魔干扰,还为自己找理由说,我每天买菜、做饭收拾家务、管孩子,在单位付出的也多:备课、讲课、学生就业等都缺不了我。除此之外自己还得抽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做真象资料等。师父讲难才能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威德。虽然明白法理,但还是抱怨自己付出的多,总觉得心理不平衡。有一天做梦,说大家都在骑着自行车往家走,路不平,有山坡,在一处火车道口我看到有一个妇女在谈她多不容易,既管丈夫还管孩子,还要工作上班,觉得自己很苦,我停下来,在她旁边听着,想要与她讲真象,等她说完,我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了一切都会好的!然后我赶快骑上自行车去追那些回家的人。醒来后我悟到,自己不也就是那位妇女吗?埋怨不也得做吗?不也得做好吗?你不是修炼的人吗?什么不都在修炼中吗?难道只有看书学法、发正念、讲真象是修炼;那常人中的生活不也正是修炼吗?悟到之后感觉自己提高了!

我和丈夫都对孩子没有耐心,而且在我的思想中会不时的反映出孩子会影响我学法、修炼,因为我得管她(6岁)吃饭、穿衣,送幼儿园,她还总把家里弄的乱糟糟的,我总是跟在她的屁股后面收拾东西,边收拾边抱怨。有时她表现出磨人状态时,丈夫就对她发脾气。记得有一次,孩子不停的磨人,丈夫生气的打了她,她坐在地上边哭边喊着:“妈!他打我!”还在地上蹭来蹭去,我的心像被撕碎了一样,我理智的看着丈夫,当时想到了“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地把孩子教育好。”(《转法轮》)他也觉得不对了,扶起了孩子领她到外面去了。我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真的很执著她。当初以为我们二个都是修炼的人,那生出的孩子一定是在法上的,其实这是执著。由于自己放弃修炼那段时间对孩子影响是不好的,所以孩子头脑中有许多不好的东西,要求她学法炼功,她有时说累,不能坚持。但看她双盘发正念时,那个状态真的很好。再想一想,她总问我:“妈!我没意思,妈!你说我干什么?”刚开始时不太注意就敷衍她,但后来一想不对啊,为什么不让她学法,写“真、善、忍”呢,意识到后,我领她读《转法轮》、《洪吟》,教她写真善忍,那时候我觉得以前的我错了。

在常人看来我很强,在学校里,讲课、管理招生、就业都能承担起来。所以我对这个学校也特别执著,被评为了市、区先進办学单位等荣誉,其实丈夫的功劳也很大。今年9月教师节我被评为省优秀教师,但我心里很清楚,这不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但不知为什么从今年从新学法开始,学校的效益就急转直下,现在只是勉强的维持。当然我知道自己不该执著它,因为路是师父安排的,有与没有都得修炼。虽这样说,心里还不时会冒出,如果干不下去的话,怎么生活?甚至影响到学法炼功,我不断的告诫自己一切随其自然。我一边抓着修炼不放,一边抓着人的东西不放。“其实我们有很多人过关过不去的时候,都是因为你们拖泥带水的放不下人的那点事,才使那个关一拖再拖。如果你们真正能决断了执著,走想要走的路,一切都会变,特别是干扰你学法的这种事情,那很快就会变。”(《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当读到这时我的心为之一震,你到底想不想修炼呢?你要走哪条路?放下一切执著跟师父回家!其实在这里我也想说一下自己根本的执著,其实就是求常人的安逸,找法中对自己的好,而没有放弃根本执著,即决裂人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