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弟子过情关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我今年二十几岁,上中学时开始修炼大法,曾经有一个女朋友,她也是同修,下面讲一讲我去情过关的经历。

以前看到网上同修写的怎样被情困扰,然后又理智清醒的去掉私情,达到大法弟子的心性标准,自己感觉没有那么难,可是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才知道不是那么简单,要过好这一关,一定要按照师父讲的法理去做。

我和我女友相处很好,我曾经走过弯路,那段时间是我人生最低迷的时候,在她的帮助下,我归正了自己,所以我很感激她,那时在感情上我们是专一的,心灵上互相帮助,互相关心,互相理解的,我曾经还憧憬过我们的未来,现在看来那时真是情太重了,婚姻是由缘份促成的,顺其自然,我们是为大法而来的,“大法弟子要修自己、要救众生”(《2005年旧金山讲法》),这才是最应该做的事。

我的女友有一个上司(是常人),对她非常好,曾经给予她很大很大的恩惠,她常在我面前提起她的上司是如何的脱俗,正直,善良,如何关心他人,但他是恶党党员。为了救他,女友的大部份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给他讲退党的事情上。我当然很支持她的做法,时常还帮她出谋划策,为的是让她上司能及早脱离恶党,能够有生命的未来。女友对她上司的关心是无微不至的,虽然我提醒过她对别人超过礼仪的关心会引起别人的误解的,但我没有因此怀疑过她,因为她上司比她大20多岁,有妻子,有个孩子;女友也是修炼的人,是出于善的关怀,是不会有越轨的想法的。然而有一天,不该发生的事却发生了。

当我知道的时候,我的腹部气出了一个小包,很痛很痛,我想到了给她买的漂亮的衣服现在已经不是穿给我看了,想到以前给我说的悄悄话现在在说给别人听,当然现在看来这都是自私的,是私情,是因为自己失去了什么而痛苦。“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真修》)当默背大法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那个气包在变小。

我脑海里还浮现了这一段法:“怎么吃苦中之苦?举个例子说,这个人有一天上班去了。单位不太景气,人浮于事这个状况不行,单位要改革,要承包,多余人员得下来。他也是其中一个,一下饭碗丢了。这是啥心情?没有地方开支了,怎么生活呀?干点儿别的还不会,无精打采的回家了。刚到家,家里老人病了,病的很厉害,着急上火,赶快送医院去吧,好不容易借了钱住上医院了。回家给老人准备点东西,刚到家,学校老师找上门来说:你儿子把别人打坏了,你赶快去看看吧。刚处理好这个事回家了,往那一坐,来了电话说:你爱人有了外遇了。当然大家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一般人吃不了这苦,一想:这还活着干啥,找根绳挂上吧,不活了!一了百了!我就说人得能够吃苦中之苦,当然倒不一定是这种形式。那么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心性上的摩擦,个人利益的争夺当中不亚于这东西。有多少人为了一口气活着,受不了就吊死了。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转法轮》第九讲)

以前学法时,看到这一段,自己还想过我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我一定轻轻松松的过好这一关,当这一关实实在在的放在我身上时,却发现不是以前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为此我有一整夜没有睡觉,但也只有这么一夜,这一夜我脑中不断浮现我们的过去,我们互相之间用情专一的承诺……(当时在气头上,也有过要揭穿他们的想法,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这会毁了他们,我不会这样做),但更多浮现的是法理,沐浴在法理中,痛苦在减少,气包在几小时后就消掉了,自己的情是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在往下消。

第二天,我在学法中,对情关和人生目地的认识也更清楚,想想将来的人生那是以法为重,修自己,救众生的人生。现在我的心里没有半点怨恨和妒忌,反而对他们有一种怜悯。因为他们在犯罪,在造业,痛苦在等着他们呢,我没有直接跟她说,我觉得这样会伤她的自尊,我只是作为一个同修给她旁敲侧击地告诫过她,目地是让她能悬崖勒马;她常看明慧,现在写出此文,也是希望她看到之后能够走出泥潭,用符合大法的方式救众生,修正自己,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要浪费万古的修炼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