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求自得 子宫肌瘤不治而愈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在得法之前因为身体不好,为了治病,90年学了一个假气功。当时不懂什么是气功,以为练功就是治病的。这个假气功要求学完这个功就给人治病,当时我觉得学了几天气功就给人治病不对劲儿,可又不知哪儿不对。就这样在别人的劝说下,盲目的给人治病。当给一个癌症病人治了几次又治了几个较重的病人时,回家后浑身难受,脸色发黄,觉得这个治病不对了,下决心从此以后不给人治病了,也不练这个假气功了。我学了两年多假气功后自己的病不但没治好又因为给人治病,导致身体情况更糟,在原有的类风湿、脑神经痛、腰痛的基础上又添了心脏病、子宫肌瘤,每天活的很苦很累。

我四处去求、去找一个答案:人为什么会有病,怎样才能没有病?这样东一下、西一下的乱碰也没找到。无奈之下有事就算卦,把希望寄托在算卦身上,听信了算卦邪说,供起了狐黄白柳这些东西。在那一段时间里,自己心情很压抑,情绪越来越不好,身体也越来越坏。有一天突然感觉人住的屋子里怎么能供一些动物呢?感觉对自己是一种侮辱,这种感觉非常强烈,刻不容缓似的,上去就把贴在墙上的写着狐黄白柳那些动物名字的红纸扯下来,连同香炉一并扔掉。

我自小就喜欢信佛就决定去修佛,跟几个朋友在寺院住了7、8天后,稀里糊涂的回来了。在寺院所看到的“修佛”就是烧香、磕头、念的经又听不懂,而且寺院外也供着狐黄白柳这东西,还有死人的牌位。觉得不对劲儿,可不对在哪儿呢又说不清。这以后自己就象找不到家的孩子,艰难的熬着每一天。

96年在朋友的介绍下,请了四本法轮功书。请回后,随便翻了翻,心里想:都说自己的功好,这些年我东奔西闯的也没找到好功法,世上的功都一样吧?但是就在我随便翻着看一看时,看书不到一星期,师父就给我消大业。表现形势是心脏病犯了,然后住进了医院。住院第四天时向我介绍大法书的朋友知道后,到医院来看我,她说:“我看你不象有病,好象师父给你消业。”我说:“我还没炼功呢,师父能给我消业吗?”她说:“我看是,不信你回家看看书。”她的话使我一下冷静了下来,回顾住院这几天的情况:对呀!我这次犯病时表现非常严重,是抬来的,但是大夫却没检查出病来,所用的都是营养药,可是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好。而同病房的几个患者来时有说有笑的和自己家人走着来的,结果一天比一天重,而且用的都是進口药。这样一对比,我似乎明白了什么,马上就让丈夫回家把书都拿来。在医院里我静静的看了一夜,看明白了决定第二天出院。

出院后,在师父慈悲指引下,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中来,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

修炼后不长时间,在我亲身体验到大法的神奇、超常。不到一个月,折磨我十几年的类风湿好了;脑神经痛、腰痛好了。不到五个月,子宫肌瘤下来了。这是我记忆中最铭刻在心的一天,那天我上同修家,刚到她家,小腹部位剧烈疼痛,然后就象憋不住尿似的要上厕所。往下一蹲时一块象血饼子的东西就掉下来了,我就喊同修:“快来看”,同修一看高兴的说:“哎呀,师父给你消业呢。”过几分钟后又开始痛,我怕给同修添麻烦,就赶快回家了。到家直奔厕所,刚蹲下一块象鸡蛋黄大的肿瘤掉了下来,这样,从11点到家到12点10分,每隔10分钟左右痛一次,痛一次就上一次厕所,就下来一块肿瘤,一共掉下来6块,最后一块就象糖葫芦似的连着串。我丈夫中午下班回家后,我跟他说这事,他到那儿一看又拿着棍一拨拉,惊讶的问:“这是啥呀?”我说:“这就是子宫肌瘤,师父给我消业消下去的。”

平时炼功经常能看到另外空间美好的景象:各种鲜花开放,各种各样的布非常细腻。平时走路不论走多远都不累,还感到身体非常轻松。一次,过马路时自己的两只脚离地了,眼看就要飘起来了,在我正不知该怎么办时,一下想起了师父的话,马上想到:要正常走路,两只脚就落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