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济南同修刘健

【明慧网2005年12月31日】四年前的12月28日,济南同修刘健在济南劳教所(刘长山路24号)因长期被迫害而离开人世,年仅34岁。一个曾经朝气蓬勃、热爱生活、鲜活灵动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他的亲人,离开了他的同修和朋友。济南劳教所一直没有公开刘健的死因,甚至禁止学员谈论。

刘健在劳教所为抗议迫害而长期绝食,在离世几天,劳教所通知刘健的弟弟来所里探望,我在楼道里碰到了刘健的弟弟,那时刘健已生命垂危。作为刘健生前的好友之一,在个人修炼和证实法期间,我们曾并肩走过,许多记忆常浮现在眼前。

初识刘健是在1995年的冬天,那时大家同在历下区的山东师范大学炼功点。早晨一块炼功,周一、周三、周五晚上集体学法。一次学法后回去的路上认识了刘健,给人的感觉是热情开朗,蓬勃向上。那年他28岁,看上去却象24-25岁的样子。后来的几年中,因集体学法后回去同路,我们经常在路上交流体会,很多时候交流到很晚。那时刘健每天花很多的时间来学法,对学法的重要性认识的比较深,每次交流时,刘健都会提到要多学法。那时自己入门不久,印象中记得也是从与刘健的交流中慢慢知道修炼要向内找。

1996年,山东建筑工程学院炼功点成立初期,刘健主动去支援。每天早晨要骑自行车走比较远的路去建工学院炼功点。从建工学院炼功点回山师点后,有一段时间,刘健负责早晨为大家义务提放音机,每天早晨很早就要到炼功点。因为比较精進,也非常热心,后来刘健被大家推荐为山师点的辅导员。

那时山师点是周围许多炼功点资料的中转站,其它炼功点需要大法的书籍、音像资料时都到山师点来买。刘健承担了为大家义务买书、传递师父新经文的工作,在资料方面做了很长时间的大量的工作。历下区的许多炼功点都留下了刘健的身影。一辆简陋的自行车、一个白色的大帆布包、真诚的笑容是刘健在我心中最熟悉的记忆。

刘健生活简朴,一件棕色的夹克是他最常穿的衣服。一年四季,脚下都是黑色的平底布鞋。记得97年好象是当时他的女友送了他一双皮鞋,刘健穿上后笑着说:感觉都不知道怎么走路了。生活中刘健乐于助人,很多同修都是他的好朋友,和大家在一块时常有说有笑。然而,在炼功点和辅导站上组织大家学法时,刘健却始终庄重严肃,引导大家多念多学,少做意义不大的讨论交流,并带领大家背法。1998年6月,在济南同修集体去“齐鲁晚报”讲大法真相、纠正不实报道的活动中,刘健也很坦然的带领大家参加了。

后来由于我住处迁移,见到刘健的机会少了,但有空的时候还是愿意去找他聊一聊,感觉他在学法上一直是比较扎实的。大概在1999年5月,刘健由于开书店出售大法的书籍而首先遭到迫害,被非法拘留。再次见到刘健是在1999年的冬天,很偶然的在路上遇到了,我们和另外两名同修一块吃饭并进行了交流。那时大家也都经历了一些迫害,但对大法坚定的心没有改变。

2000年的“十一”期间,众多的济南同修走出来、去北京天安门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刘健也去了,在天安门广场上为制止恶警殴打女同修也遭到恶警毒打,后来正念返回济南。10月下旬,济南历下区610在郭店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刘健也在其中。为抵制迫害,刘健等五名大法弟子带头绝食抗议,约一周后正念闯出,之后刘健流离失所。

11月中旬,刘健在一次喷写“法轮大法好”的活动中落入邪恶之手。刘健绝食18天,否定了迫害,再次闯出。

2000年12月底,为证实大法,刘健又一次去了北京。31号,我们在北京相遇,相互交流了体会。

2001年1月1日,我和刘健及众多各地来京的大法弟子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去的路上,当时感觉能在此时、在师父正法期间,我们能够在世间去证实大法真是作为一个生命的荣耀。在广场上,正对着天安门,我和刘健共同打开了大法的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我们遭到殴打后被送到天安门分局。在那里,恶警对一名同修进行殴打,刘健挺身而出,上前制止。那名恶警转而抓住刘健的胳膊,用头撞刘健的鼻子。我也上前制止,后来发现我们的衣服上都溅了很多刘健的血。之后,我们被送到门头沟看守所在那里分流。当天,由于正念对邪恶进行抵制,我和刘健先后闯出。深夜,当我们俩再次见面的时候,都有些激动的拥抱了一下。当晚,我们还给以前同在山师炼功点的一名同修打电话鼓励他坚定正念。之后几天,我们各自写出了自己那天的经历和体会,刘健在陪我度过了那年我的生日之后返回济南。

2001年1月中旬,受同修委托,刘健只身去了广州,将十台笔记本电脑安全带到北京,这批笔记本大部份后来被去北京证实法的同修带回当地发挥了作用。2001年3月,刘健再次被邪恶绑架至历下区的洗脑班(在历山路的地矿局招待所)。刘健拒不配合,第二天,即被非法劳教送至济南市劳教所,刘健一直绝食进行抵制,直到7月份,历时约四个月。

8月,我在关押刘健的小号旁就餐时,偶然间刘健和我打招呼。那时刘健被折磨得只剩一身皮包骨头,从他和祥的目光中依然能看到他内心对法的坚定。我给了他几个苹果。第二天,在刘健的要求下,我和刘健见面并交谈了一个上午。这也是最后一次和刘健交谈。刘健和我交谈时是平和理智的,也让我感到作为朋友他对我的关心、作为同修他对我的慈悲。最后我被刘健打动了,我将曾匆匆看过的师父经文《建议》中自己记住的话说给刘健听。此时,我和刘健的交谈被看守刘健的人中止。之后,刘健还送给我一些日用品。再后来,刘健由小号调到二楼,由其他劳教人员看守。早晨从操场回来时,有时能看到刘健在二楼的窗口,隔着玻璃,看着他曾经的同修、看着他惦念着的朋友,有时相互轻轻的招一招手。

2001年12月28日下午,听到刘健的噩耗,我趴到储存室的窗口,紧贴着玻璃,希望能再看一眼昔日的同修好友,最后只看到一辆迟来的救护车载着刘健驶出劳教所。泪水止不住的向外流,想起曾经共同走过的日子,想起并肩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想起刘健曾说自己要随师父走到最后,我挥泪写下了《悼友刘健》,记得最后一句是“莲花生处寄悠思”。

当晚,大家在电视室集合时,室内的电灯突然灭了,但过了片刻却很快又亮起来了,暗而复明。我想也许是刘健在告诉大家,虽然在人中他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但他在正法期间做了他应该做的;面对邪恶的迫害,他进行了最坚强的抵制;面对生死,他很坦然的走过;他真正的生命已在正法中更新、升华而永恒。

写此文时,也想起了很多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环境下、在艰难的日子里共同走过的很多同修,祝愿他们及所有同修珍惜我们走过的路,更要走好以后的路,坚定正念,精進不止,圆满的走到最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