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之后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12月4日】

一.冤家和解

姐姐家里近几年不太平,两口子打得人仰马翻。逢年过节儿子随父亲去奶奶家里凑热闹,姐姐一个人更显得人孤影单。

今年大陆十月长假的头一天,我自然又挂去电话问候。闲话中我问姐姐,今年又安排假日值班了吧?这一问不要紧,立时惹得那头的姐姐怒气冲天。听下来才知道其中的缘由:今年的新年长假值班,姐姐被安排在年三十在单位值班,号称给三倍工资报酬。年后上班,去财务部门领值班费。姐姐在自己120元的一栏签字后,等出纳领钱的当儿,不经意随手往后翻了两页。“年初三,××机关××党委书记值班费3000元。”姐姐以为是看花了眼?莫非是会计笔误多写了一个0?还没等回过神来,出纳一把夺回报表,还狠狠的甩了一句:少管闲事,好自为之。

姐姐问我:“我们是中央直属机关,吃皇粮的。你说这3000元从哪笔财政里面出,又如何下帐?这是我看见的,那没看见背地里的还不知有多少呢!××党大头小头照这样黑着心的捞,这国家还有救啊?”我回答姐姐:“天怒人怨,××党倒台是铁定的了。没有××党,才有新中国。”姐姐同意道:我看也是。我顺势让她把××团、××队退掉,干干净净做好人。姐姐痛快的答应了。我又追了一句:抓空儿做做儿子的工作,也尽早退。放下电话,拨通了大纪元网站的退党(团)电话,为姐姐了了心愿。

几天后,十月长假的最后一天,我给妹妹挂电话,没等我说什么,那头妹妹兴奋异常的说:“告诉你一个特大新闻:咱姐同姐夫和好了!别忘了两人死掐了几年了。恨不能谁灭了谁,这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我心里有数,告诉妹妹:“这是她退了××团、少先队之后,神佛赐予的福!”。

二.神奇的手机

好友的父母从大陆来探亲。闲暇之际,来我住的城市这边探望我。老先生是老××党员了,军人出身。小住的几天里,任凭我怎么讲真象,他就是沉着脸,不吭气。老伴在旁边干着急,也没办法。

两位老人走后,中秋节好友打来问候的电话。叙过家常,话题自然谈到五百万人退党大潮。好友毕竟在国外学习生活了几年,对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制度颇有亲身体会。经我一提议,她便欣然同意退出××团和××队。我鼓励她抓紧时间做老爸的工作,尽早退出××党。

两天后,好友又打来电话告诉我刚刚发生的一件奇事:早上她与丈夫在船码头分手后,开着自家的GOLF跑车回家。途经高速公路,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停驶下车后,她发现丈夫的手机在车外顶蓬的边沿上放着。这怎么可能呢?手机肯定是刚才分手时,丈夫打完电话随手放在车顶上的。高速公路上的车速少说120公里,其它路段上红灯也有十次八次。这一停一走怎么可能不甩出去呢?她举着手机冲进家门,讲给老爸老妈这件奇事。老俩口不相信,又跑到车库查看。老爸用手摸着车顶自言自语:“这蓬布紧绷绷的,还有弧度,什么物件也呆不住啊?”好友问老爸老妈:“莫非是因为我退了××团,神佛保佑我?”

几天后,好友又打来电话,说她陆续从大纪元、明慧网……下载打印了如《九评》这样的文章给老爸老妈看。她敢保证,回国之前,老爸一定能把××党退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