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把警察豢养成强奸母亲的禽兽


【明慧网2005年12月4日】1937年12月侵华日军的南京大屠杀,特别是对中国妇女,甚至连老妪都不放过的奸淫杀戮,令人发指。第一份由中国人写作的记录南京大屠杀暴行的日记———《程瑞芳日记》中有这么一段:(12月18日)这些日本兵“猖狂极了,无所不为,要杀人就杀人,要奸就奸,不管老少。有一家母女二人,母亲有60多岁,一连三个兵用过;女儿40多岁,两个兵用过,简直没人道……”。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在人们一遍一遍提醒后人不要忘记当年日军暴行的时候,江泽民一伙和西来邪灵的中共,依然在中华大地上制造同样甚至更为惨烈的悲剧。2005年11月25日下午两点多,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执行公务”的恶警何雪健把51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刘季芝带到一间屋里,劈头盖脸暴打起来,然后按倒在床上,乱摸她的乳房并用电棍电击乳房。看着电出的火花,何某连说:“真好玩!真好玩!……” 何某不顾刘的拼命挣扎,使劲扒去刘季芝的衣服,坐到她的肚子上,将手指插入刘季芝的下体乱拽。刘在挣扎中说:“你是警察,伤天害理呀!你是年轻小伙子,求求你,放过我老太婆。” 何某置若罔闻,疯狂的把生殖器掏出来对刘进行强暴。在此过程中,何某还不断狠命的抽打刘季芝的脸与狠掐脖子,刘季芝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屋里当时还有别的警察在场旁观。何某在得逞之后,又把另一名42岁的法轮功女学员韩玉芝叫了進去,如法炮制,强奸了韩玉芝。

如果说侵华日军的奸淫是发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如果说侵华日军的奸淫是来自异族敌人的伤害,那么恶警何雪健的无耻行为侮辱的却是自己的同胞,强暴的是与他母亲同代的妇女,发生在中共所谓“和平的崛起”的时期。恶棍穿着的本是保护自己人民的制服,却成为他强奸人民的外衣,他所谓的”执行公务”,居然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中华儿女的母亲。

恶棍何雪健是一只丧尽天良、变态龌龊的乱伦禽兽。

他是生下来就如此吗?他原本看到有人强奸他的母亲、他的姐妹和电击他女儿的乳房就无动于衷甚至觉得“真好玩!”吗?当初他一穿上警服就敢在执行公务的时候放肆强奸良家妇女吗?也许不是的。他坏到这一步,丧失人性到这一步,也是经过了一个从人变成禽兽和魔鬼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江泽民一伙和中共迫害法轮功这几年走过的过程:

1.当“真善忍”成为被镇压的对象,而“假恶斗”成为社会道德的普遍信条的时候,人变成禽兽就有了最好的土壤。江泽民因妒忌和极端权力欲,孤注一掷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轮功”的叫嚣声中,丧心病狂的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

2.开动全国所有媒体诽谤法轮功,搞大批判,用谎言煽动仇恨。成立了从上到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凌驾于当地公检法政府之上,肆意抓捕、罚款、关押、洗脑、酷刑折磨和性虐待法轮功学员。

3.采用逐级连坐。把迫害法轮功同每个官员和执法人员的考核、就业挂钩。胁迫人们参与迫害法轮功。

4.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不但不会受罚,反而得到江氏集团和中共的奖励和升迁。

5.公然破坏司法,不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不准法轮功学员上访,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人权保护。

何雪健就是在这个邪恶的环境中,从人变成了禽兽。江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但造成了无数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而且还把无数象何雪健这样的人变成了禽兽。其造成的社会恶果,不可估量。

当中共的警察队伍中充满着何雪健这样的禽兽时,它们要咬的、要强奸的就不只是法轮功学员,每个人的母亲,每个人的姐妹和女儿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只有立即终止这场迫害,立即将江氏集团和恶警何雪健这样的禽兽绳之以法,中华民族才会有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