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仁德化万民

【明慧网2005年12月5日】古时的为政者都十分注重道德的修养,重施“仁政”,因为只有如此方能真正得民心,教化万民。

西晋有位名将叫羊祜,字叔子,原费县南城人(今山东费县西南),他出身于名门世家,德才兼备,魏末历任中书侍郎、秘书监等职,掌管军事机要。晋武帝时,升任尚书左仆射,卫将军。他不管是为政还是治军,始终重行仁德,谦逊礼让,因此而深受人们敬重,甚至连敌军也对其由衷敬佩。

当时的王佑、贾充、裴秀在前朝时很有名望,羊祜虽居高位,但对他们总是非常谦让。晋武帝曾经为羊祜在洛阳建筑豪宅,但羊祜却拒绝了。女婿劝他购置产业以养老,他说:“作为大臣去谋私产,这必定会损害公家的利益,这是为人臣子最要忌讳的。”

羊祜经常向晋武帝推荐有德有才的人担任高位,但每次他都将起草的文书烧掉,不让别人知道。有人认为他过于谨慎了,应该让被提拔的人知道是谁推荐的。羊祜说:“这是什么话!这不是邀功取宠,期望别人对自己感恩戴德吗?对这些,我避之惟恐不及。身为朝中大臣,不能举荐特异之才,岂不有愧,难道要我承担不善知人的责任吗?像那些在朝上为公卿,出来则到私宅去接受谢恩的事,我是绝不会去做的。”

羊祜曾驻守荆州。每次与吴军交战,都要约定与吴军交战的时间和地点,从来不搞偷袭、奇袭等诡诈计谋。每有将领提及偷袭欺诈之类的计策,羊祜总是让他们喝酒,借故扯开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有因进犯而被俘获的吴人想要离去,羊祜都任由他们来去,有吴军死难将领,便厚加葬殓,家属愿迎棺柩还乡的,都以礼遣送。在边境狩猎时,如果猎物是先被吴人所伤,然后才跑到晋地而被晋军所捕获,羊祜都命手下人去送还给吴人。羊祜的军队进入吴境后,如果沿路割了吴人的稻谷充做军粮,都会令士兵留下等价的绢作为补偿。

吴人私下尊称这位敌军的主帅为“羊公”,都争先恐后跑去归附羊祜,投降的吴人越来越多,最终人心归晋。《晋书》中赞曰:“羊公恩信,百万归来。”

当时的吴军主将是陆抗,他也十分羡慕羊祜的德行气量,两人亦敌亦友,互相敬重。陆抗曾赠美酒给羊祜,羊祜一点也不疑心有毒爽快喝下;陆抗病了,向羊祜请求帮忙寻找良药,羊祜将成药给他,陆抗立即服用,部下进谏劝阻,陆抗说:“怎么会有用毒酒杀人的羊祜?”陆抗告诫他那些守边的将士说:“他(羊祜)专门做道德仁义的事,我们做残暴不义的事,这就是没有交战却已被对方降服了。我们现在只做到各自保卫好自己的边界就行了,不要去占那些很小的利益。”

吴主孙皓后来听说了晋吴边境居然友好交往,于是为此责问陆抗,陆抗回答说:“一县一乡都不可以没有“信义”,何况我们这样的大国呢!我如果不这样做,正是显扬了羊祜的美德,对羊祜毫无损伤啊。”

羊祜去世后,晋武帝哭得非常哀伤。那天特别冷,晋武帝流下的眼泪沾在须鬓上,都结成了冰。羊祜曾有遗言不让把南城侯印放入棺木。晋武帝说:“羊祜坚持谦让已很多年了,现在人死了而谦让的美德还在。如今就按他的意思办,恢复他原来的封号,以彰明他高尚的美德。”荆州百姓听说羊祜去世后,为悼念他而罢市,停止集市交易,街巷中的哭泣之声接连不绝,就连吴国守卫边境的将士们也为此而伤心流泪。因为“屋”、“户”与“祜”字谐音,荆州、襄阳一带的百姓为表示对羊祜的尊敬,避讳羊祜的名字,所以把“屋”改为“门”,把“户曹”改为“辞曹”。“羊祜生前曾喜欢游岘山,襄阳百姓便在岘山上为他建庙立碑,一年四季祭祀。望着这座碑的人没有不落泪的,所以人们称这座碑为“堕泪碑”。后来历代的很多诗人也感叹羊祜的仁德而纷纷赋诗赞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5/115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