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真正的善,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12月5日】我是走出来较晚的弟子,一直认为只要敢与常人讲真象就是在救度众生;只要身边的人有明白真象的和有人三退,就以为讲真象达到目地。其实形式化的东西比实际内容还多,但自己没有感觉。由于忽视修自己,就认为自己修得不错。但在04年的下半年看到师父全部的近期讲法经文和《精進要旨》后,慢慢认识到当前的任务就是要做好三件事,于是开始行动。04年底《九评》发表,再加上学了师父的《向世间转轮》经文,我很快就对周围的人开始讲“三退”,并使身边的很多人做了“三退”。

由于做得太顺利,不知不觉中就有了自己“做得不错”的念头,虽然不是那么严重。当我的母亲(同修)由于病业被折磨的严重时,我只是一味的指责她做得不好的地方,丝毫没有做到师父讲的同修之间,“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没有了那种慈悲心。今年夏天,母亲被旧势力夺去了生命。她是背着重重的包袱离开人世的。因为她知道大法好,在临去世的前十天,她还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在跟别人讲真象,她一直担心由于自己做得不好会给大法带来损失。但这种执著加大了旧势力对她的迫害

母亲去世一事,对我的影响较大,我的亲人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母亲周围的邻居对大法也产生了误解。以前他们是非常相信大法的。在近一周的时间里,我解脱不出来,旧势力加强加重了对我的干扰,甚至夜里零点发正念,会毛骨悚然。我就赶紧看书学法,但连续几天都是这种状况。旧势力这样干扰我,就是为了让我上它的钩,也想迫害我。有师父在,有法在,我坚信师父和大法,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有了这个正念后,转天,我就走了出去。我开始与同修交流。在交流时同修只跟我讲了一句话:多学法吧!还是不够善哪!

同修的一句话,就像一声惊雷震醒了我。回到家中,立刻捧起了《转法轮》看,一连看了三讲。法理深深的提醒了我,我对“善”字有了新的理解。真是不够善哪,我连自己的母亲都没有做到善,那如何去对别人?如何做到师尊讲的救度众生?在赞叹同修法学的好时,我悟到了原来以前我做的所有的事,都没有以善为出发点,全部是为了做而做。从这件事以后,我就萌生了一念,以后再做一切事,一定要从善出发,只要你有了善心,才会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那么再跟同修交流时,也就不会再以“我”为中心,而是多听同修讲,然后再慢慢的讲我的建议和我的理解。

我还把这种心态和这种做法带到了工作中,慢慢的工作越来越顺。由于我从事的工作经常需要与人打交道,母亲去世的那时,工作也受到了影响。以前由于做得太顺,再加上工作中很急,被旧势力找到了迫害借口──公安来单位对我進行调查,虽然没找到迫害我的理由,但影响了我讲真象的步伐。善心出来后,怕心就没有了。公安来调查我,不就是旧势力阻挡我讲真象吗?不行,不能上它们的当了。有了这个念头后,单位的讲真象又恢复到以前的状态,只是讲真象的心态有很大的变化──对所有的人都应该去救度,去讲真象,而不去分哪个该讲,哪个容易讲。在发正念的时候我加了一念:请师父加持,我要用善心救度我空间范围内的一切众生。

当然,我知道,其实不是我们在救度众生,实际是师父在救度众生,师父只是想通过救度众生来锤炼我们。只要我们有善心,只要我们念头正,那真的是无所不能。我深知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因为师父说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产生了用善心救度众生的思想念头后,近两个月我身边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

同事A在病得很严重时,梦中听到有个声音告诉她我能救她的命。结果第二天,真有同事B告诉她大法好,并说,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了你。同事B说,我只是知道好,但不会讲,你赶快去找她吧!同事A听说后,立刻想到了她做的梦,便马上来找我。当时我就给了她《转法轮》。没出一周,同事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病全无,人非常精神,甚至经常骂街的她,连一个脏字也不想再说了。

还有,近10几天的时间,很多同事都戴上法轮大法的护身符,有的同事甚至用信将护身符寄回了家给家人。我的家人中由于母亲的去世对大法产生的误解和造成的影响也逐渐的在减少,虽然他们还没有三退,但是对恶党本质的认识也在不断的加深。

我们修炼的人就得修善和讲善,讲真象时只要有善心,就会点醒常人,救度常人,也只有讲善,才能修好自己,师父才会安排更多的有缘人来听我们讲真象。不要因为我们的善心不够而失去有缘的人,甚至是我们的家人与我们有大缘份的人。

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