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四川农民的遭遇


【明慧网2005年12月5日】我今年52岁,在炼功之前,我有多种病,只能做点儿轻活,也去了好多家医院看过病,一点用都没有,好多人都知道我家里挣的钱都是给我吃药用了,那时我真是不想活了。1998年腊月,有人跟我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只要做到真善忍,就能祛病。开头我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是不是真能祛病啊?去了三个星期,我的身体就强壮起来了,我能做重活了,地里的庄稼、小菜,我也能去顶着做了。

1999年,江氏集团不准炼法轮功了。我就想不通,这功法哪里不好?我们师父教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能恨别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我还想起来了,宪法上不是说了人有信仰自由,那我们的信仰自由在哪里?我越想越气。

2000年冬月,我借了几百元钱到北京问个究竟,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遇到矛盾要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什么事情都要向内找,有什么不好?

下火车的时候就有人很凶的来搜包,问干什么的。我刚走到天安门就有非法搜身的,最后就叫我骂师父,我不骂,他们就把我推上警车。

到了办公室他们问我来干什么?我说了大法的好处。他们说,好你就在家炼,不要来北京。办公室有一个人打了我的脸,把我送监狱。后来又送我到泸州驻京办事处,住了三天。通知了我家乡的人来接我。他们来的是一个大队长,一个警察小伙子,乡政府一个女人。这个女的说:把钱全部拿出来,要是搜到你还有钱就对你不客气。他们拿走了我的700元钱,把我送进区看守所。

看守所的生活很难熬。过一天象在外面好几天。在看守所择猪毛,关两个月了也不放人。因久了没炼功,身体就不太舒服,饭也吃不饱,我开始炼功。结果被所长李某看见了,就来打我,后来因为炼功被其他恶警看见,也来打,还把我和另外一个人铐在一起,铐了一个星期。腊月十九我老伴和女儿来到看守所,说来接我回家。

当时是乡政府的一帮人带来了十几人到我家凶狠的说:不拿钱就牵猪,抄家。他们说把钱拿了就放人回来,你们就好团聚过年。我老伴就拼命的向邻居、向亲戚借,凑了6500元钱来交了。就来接我。结果他们父女俩没接到人,才知道受大骗子骗了。这就是共产恶党培养的一个个的党团员,像土匪。后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

我被非法关到了资中楠木寺8中队。过了几天,我看到那些被打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几种残酷的刑罚,我就怕了,违心的写了转化书(我知道自己做错了,2005年我也发表了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违背大法、违背自己心愿的转化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通通作废)。写了转化书后还不让回家,我被关了11个月才回家的。

回到家,我看到老伴瘦得皮包骨头。他为我这事气病了,病了也没有钱吃药。向亲戚们借的钱也没钱还,我只好跑到广东打工挣钱还账。我找到一份烧开水、扫地的工作。广州生活费很高,为了省钱我经常是饿着肚子。

有一天我正在吊车下面扫地,吊车上掉下一块东西来,旁边的人惊叫着喊下面有人,我没有听到,那东西一下子就掉到我的背上。老板叫我到医院检查,我说没事,老板说没事也得去检查。检查结果真的没事。我知道要不是炼法轮功有师父看护着,这命都没了。

我要继续炼法轮功,我要恶党不法人员们赔偿骗我家的钱和损失。这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应受到惩罚,应受到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