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明慧网2005年12月5日】看到明慧网及其它自由网站揭露关于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配合江罗集团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文章,很有感触,现作一点补充。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在1999底至2000年初大批接收法轮功学员后,先后建立了五个大队,其中一、二、三、五,四个大队全部是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2004年缩编为三个队为法轮功学员(即一、二、五队),其中五队是严管队。凡是在其它队拒绝“转化”坚定实修的大法学员全部关押在五队,再配上一部份吸毒、卖淫、偷窃之类的犯人做包夹,并把劳教所内最凶恶、残酷的恶警调到这个队。

这些恶警在其它的队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调到五队更是肆无忌惮。如其中的牛学莲,王淑贞都属这类的。牛学莲在原五队时就是很凶狠毒辣的。举一事例:原五队(没分前)由于有些学员在高压下被迫违心的写了“三书”,后来许多人又写了“声明”作废,决心继续修炼大法。牛学莲就把这些学员在一个非常寒冷的日子里集中到院子里冻了很长时间,有的学员被冻得失去知觉倒在地上(牛学莲的恶行网上已有揭露)。

王淑贞原是一大队长,成天绞尽脑汁想办法迫害大法学员,她规定一大队的学员宿舍不准开门。炎热的夏季,济南又属全国四大火炉之一,十几个人挤在一间宿舍不准开门通气,学员干活时每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着,衣服上的汗渍大圈套小圈,干到很晚回到宿舍不许洗刷就让睡觉,宿舍又热又闷又不准开门,汗臭脚臭交织在一起弥漫室内,令人窒息,有心脏病的老年学员很多因为室内空气不好喘不过气来犯了心脏病。在一大队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就有好几个,走路都困难,每天还要好几次爬到三楼去给它们干活,有的学员累的昏倒在车间,有的转成心肌梗塞,就这样的情况王淑贞也不准她们休息,更不准所外就医。因为在她看来,谁有病就是思想问题,真是邪恶至极。

王淑贞对劳教人员特别凶狠,语言非常刻薄,她时常为一点小事对学员进行歇斯底里的尖厉斥责、辱骂、侮辱人格、动手打人。刘永春老太已白发苍苍,王淑贞揪住她的头发从宿舍拖到办公室,致使刘老太腰扭伤直到走时也没好,揪落的白发掉下一大把。李文莉也被她揪掉头发一把。在她野蛮残酷的迫害下,从2002年到2004年一大队有四位大法学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她们是张绩梅、徐桂芹、伊淑玲、李文莉。泰安市大法弟子徐桂芹在被释放前两天,因拒绝表态放弃信仰再遭毒打,并被恶警注射了四瓶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回家后精神逐步失常,第九天即2002年农历十一月初七去世。

王淑贞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到禁闭室,这个禁闭室在一个楼边封闭起来的,没有窗户和通气口,被关者吃喝拉撒住都在里面,夏季气温可达40摄氏度,闷得透不过气来;冬天室内可结冰,有许多学员在禁闭室冻坏了手和脚。张继梅、许桂芹、伊淑玲、李文莉就是在这间房子里关着,在这暗无天日的黑牢里受着非人的折磨——冷、热、吊、铐、打、捆、不准洗刷、不准上厕所不准见人、扣发生活费、扣发伙食(王淑贞规定被关这里面的学员每天扣发一餐菜)。

王淑贞想尽办法惩罚大法学员,在奴役的同时要体现她的“权威”。在车间干活时,她看到许多人在缝被的撑子下面的两条腿搭在一起(这样腰腿可稍微放松一些),立即大怒,并宣布“规定”:“干活时必须坐姿正,两腿不能罗在一起,谁违反这规定谁受罚”。但是在全队学员的抗议下,(甚至有的干警也不配合她),这项惩罚没实施。

劳教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产物,它是违反国际司法制度的,这种“中国特色”的劳教所在镇压法轮功中就成了江罗集团迫害发泄私愤的得力工具。按政策规定,监狱管理人员对监狱犯人随便打骂和体罚是违反法律的,但对没有任何法律程序就被抓进劳教所的大批法轮功学员,管教人员却可以随心所欲,对大法弟子比敌人都狠,可以任意的、疯狂的、非人道的折磨,为迫使“转化”,他们为所欲为。

法轮功修炼“真善忍”,祛病健身利国利民,这是明摆的理,对国家社会和每个修炼者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江泽民非要给法轮功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加以铲除并把成千上万的修炼者随意抓捕,把上亿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孰是孰非不是很明了吗?

几年来,山东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们奉劝这些江罗的忠实打手们,还是动脑子分析一下,不要再糊里糊涂的给江罗当打手,是非不分、混淆黑白、利欲熏心的助纣为虐。要知道这可是天不容、神不容的呀。善恶有报是天理。做恶必会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