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整体提高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

尊敬的师父,尊敬的同修,大家好!

2000年底我看完的第一遍《转法轮》,知道了修炼是件很难的事,而且没有回头路。当时,自己在常人中日子过的挺舒适,所以下不了放下各种利益的决心,就一直徘徊着。在一次学员聚会时,我们地区的负责人问我愿不愿意参与明慧网的翻译工作。我虽然未下决心修炼,但是知道大法好,就一口答应了。

我所以喜欢明慧网的工作,是因为翻译工作的独立性。从文章选择、翻译到审核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也不用帮别人,也就是说基本不用和其他人沟通。然而后来参与协调工作,却动摇了我最初加入的动机。

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大多数原先在明慧翻译的学员都去支援另一个项目了,参与明慧翻译工作的都变成了新手,几乎没有什么经验。收到他们的翻译件后我都得先修改一遍,再发给修改组。刚开始时所看到之处几乎都要改,白天上班就是在电脑前写个不停,下班回家后还得敲键盘到深夜。那时我一边写,一边埋怨。有时想省事,宁可自己翻也不愿交给学员。有一次我几乎要马上打电话给翻译的同修,手把手的教她一些德语基础知识。但是想到我们缺少翻译人手,如果这样把学员都“得罪”了,翻译小组工作受阻或停顿,那就是谁都担当不起的责任。出于怕承担责任的心理,我一句一句的修改。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向内找,对明慧工作的理解越来越明确。

我认为,明慧网本身是服务性的,对外他是大法的窗口,体现正法進程和大法弟子的整体风貌;对内可以提供学员交流园地,促進整体提高。参与明慧工作的学员都是在大法工作中修炼,走他们证实法的路。既然有修炼的因素,工作能力的大小不应该成为能否走好这条路的关键,文章翻的好坏多少也不能成为衡量学员修得好坏的标准。协调人的主要责任其实是用自己的所学所能毫无保留的给学员创造机会,排除工作中方方面面的障碍,让学员能够通过明慧工作稳健的证实法,建立威德。培养学员的能力,加强加深对大法工作的理解,把学员调动起来才是协调学员的职责所在。一个学员有能力做得好只是一个学员好,整体学员都做好更是法的威力的体现。

我总是定期写邮件给翻得比较少的学员,有时是个问候,有时是个通知,让学员即使因为其它事情暂时翻得少也感到自己是明慧的一员。 我觉得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仅仅出于对学员的关心,而不是只为了叫他们参与工作也应该这样做。有时候写几个邮件却一直得不到任何回复,急躁和埋怨的心就上来了,后来看到自己在这其中强烈的自我,觉得自己付出了什么就该得到回报,觉得自己的做法对,理应起到这样那样的效果,如果没有预期的效果,就怀疑自己悟的不对,怕掉层次。这些心都不符合正法修炼中应该达到的无私无我的标准。而且如果保持和小组学员的联系是出于自己对法的理解,对这个工作的理解,就不该在意那个结果。基点摆正后,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那一层的法理就显现出来。忽然某一天小组学员写个邮件给我:“我现在有时间了,发文章给我吧。”

前阵子德国学员关于协调人的问题讨论很多,常常是长篇累牍。尽管大家都已经知道胡即将出访欧洲一事,但是交流也就是停留在胡访问期间该做哪些具体事。我感到德国学员整体有被抑制住的现象,注意力被引开,对胡的到访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更缺乏对这件事在正法后期的从法理上的交流。而且如果我们受到干扰,过于看重某几个学员修炼中的问题,就给了邪恶加大迫害他们的借口,从而牵制我们整体对真正重要的事件的注意力。我很着急,想写个电子邮件到大组里说说看法。但是那种物质让我迟迟下不了决心。

上星期我收到一个中文电子邮件,是一个欧洲小组的交流总结。我看了后知道了加拿大学员前期清场工作做得很好,在整个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但是觉得写邮件给大家不是我的事,于是我打电话给一个学员,谈了自己对整体漏洞的看法后,请她写个邮件到大组提醒大家不要受干扰,充分利用胡访德的机会大量清除邪恶,全面讲清真象,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她听完后说:“你自己干嘛不写?”我说:“写了学员不一定同意,再说那个交流总结得有德文的,西方学员的看了才能更明白。”“那你还不快翻成德文?”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夜把总结翻成德语。当晚,柏林学员组织了全国范围的准备工作会议。我写这篇交流稿时,征签活动正在全国各城市积极展开。我感到那个抑制自己的物质少了很多,真正体会到没有自我时的那种溶于法中,无私无我的自在。

我还有很多心没有去掉,看到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5年明慧网工作人员修炼心得交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