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我现已年满八十,不戴眼镜能看书报,连包装瓶上的小字也能看清。今天我把修炼大法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些神迹写出来,只希望对初学的同修有点帮助,当出现神迹时不要像我一样只是惊叹或沾沾自喜,而要好好把握时机抓紧学法炼功,特别不要胡乱猜想,要严肃认真,加倍精进。合十。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七日开始得法的。在这之前我学过其他几种功法,都没有效果,因为我身患很多种病,如低血压、额窦炎、风湿性关节炎、慢性肠炎、肠内息肉、子宫颈息肉、慢性肝炎、肝上有囊肿、心跳间隙性过速,突然每分钟跳到130次,有时出现在行走中,有时坐在家里也出现这种情况等等。现在连我自己也记不起还有什么病,反正是一大堆病,经常在不舒服中过日子。特别是肠胃病叫人恼火,主要表现是大便不成形,别人大便臭,而我的大便却很香,全是带芝麻油香味的。由于不能吸收,身体很不好,最瘦的时候只有七十多斤,大热天还需要打鹿茸针。

还有低血压更是无法治疗,有一次因肺炎住院,下面的血压只有45毫米汞柱,医生狠狠说了我丈夫,为什么弄成这样,要特别注意呀。其实身上有病,再注意也是徒劳的。我是国家干部,吃药可以公家报销,为了治风湿有次一连吃了五十付中药,结果把胃病吃出来了,而风湿还是没有治好。后又改吃西药,用青霉素消炎,一段时间以后青霉素过敏把我打晕了,还算抢救及时没有丧命,其实我还只五十来岁,真可说满身是病。而且中西药对我都不管用,后来就采取民间扎耳针的办法来治,由我的一位老同学每星期来家扎,一连扎了半年,大便算是成了型,耳朵却经受了很大的灾难,同时还带来了某些方面的副作用,只得停下来。

91年气功在社会上兴起后,单位组织大家去学,当时我还持观望态度,93年单位党委书记硬将买好的气功票送到我手上才去学的。开始什么作用也没有,接着我自己花钱又学了另外一种功,学到第二步仍然没有作用,为了治病又买了好多种气功书,一面看书一面练也没有效果。从此我不想再学什么功了,后经朋友硬拉又学了一种,听课当中我态度傲慢,根本不把讲课的人放在眼里,因在我思想中认为气功根本就治不好病,只是为了给朋友面子才去的,心不在焉的坐在第一排边上第一个位子,眼睛却看着其它地方消磨时间。当讲课人问到谁是低血压时我本能的举起了手,大约是我态度异常,偏偏把我叫上台去治病,一下就把血压给提高到正常位置,我很吃惊,回家以后还叫医务室给量了一下,的确上升了。以后也就跟着练,比较积极,但不到一年病又犯了。

正在彷徨之际,同楼门的有位家属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看就被吸引住了,两天全部读完。心想这位老师真了不起,天上、地下、过去、现代、中国、外国、佛学、科学怎么他全知道,这不是其他气功师可比的。当我还书给这位家属时,她放了老师的教功带给我看,边看边感到身上有感觉,她告诉我,过两天会放老师讲课的录像带,问我去不去听,我回答“当然去”。

就这样我开始学法轮功了。听到第六课才感到得了重感冒样,反应比别人迟,听完九堂课接着开始炼功,炼抱轮时,好象手有人托着,一点也不累,时不时的还感到头顶有东西在转,心想这功真是不一般。当时还不能提高到修炼,只觉得这下好了,可以治病了。过去因为消化不好,好多东西不敢吃,心想现在我要什么都吃,反正这身体已经交给老师了。的确什么东西吃下去都没有问题。当我在学习会上暴露这种思想时,有人气愤的说:“这样的人老师还给她净化身体”,当然也有同修鼓励说:“自己说出来表示已经知道错了”。其实那时我并未认识自己错在哪里,只想说明这功能治病。我是为治病来学功的,同时我也记得老师说的要放下那个心,放下那个病,尽管我有不纯的目地,师父却没丢弃我。

刚开始炼法轮功不久,原来那种功的组织者老来电话问我为何不去了,我说我改学法轮功,他们时不时的在路上拦住我、动员我回去,说要把我当骨干,因此我只好躲在家里炼。有一天炼功时感到有人挤我,我本能的往旁边站一站,但还是有人碰我,突然想起房内只有我一人炼功怎么会有人碰我呢?闭上眼睛又炼,第三次又感到有人用膀子碰我一下,我马上就悟到是师父叫我到外面去与大家一起炼功。第二天我就出去炼功了,只是换了另外一个场地,免得碰到原来那些人。

通过学法炼功,身体的变化,真想不到会那么快。97年8月开始学法炼功时我已是72岁,几个月后不仅病没了,脸上的皱纹减少了很多,皮肤变得很白,和师父在《转法轮》书上说的一样。

另外还出现一些简直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天我躺在床上,看见身旁书上的法轮在转,继而看见观音菩萨站在一个土坡上,就像戏里面出现的那样,穿着白纱衣裙站在那儿没动,接着又看见一只好大的穿山甲形动物在一个圆型光圈里爬,身上的鳞片看得很清楚;还看见另一只圈内有只好大的青蛙,它嘴下面气囊的气在不停的鼓动;接着又看见我老伴在走动,旁边没有景物,他一个人慢慢走,只现出膝盖以上的上半身,年轻时的形象,留的小平头。真把我惊呆了,眼睛一睁大什么也不见了,又不敢去问别人。

有次我无意的睁开眼睛看见自己手上有层白色云雾很浓很浓,有两次炼抱轮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象一只风箱,呼吸就像鼓风机一般呼呼的响,呼出的气不是从口或鼻子里出,而是从耳朵里出来了。还有一次炼功时有个小东西在我脸上梭来梭去然后往鼻子里钻,我用手乱打,把他赶跑了,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婴孩呀!那个时候我还只炼了一年,压根儿也没有想到功会进展得那么快。

我经常看见自己手上射出白光,刚开始只有指尖向外出,接着手背也出,后来大腿隔着裤子也往外射,长短不一,光都很强。

我350度的老花眼一次就给调整好了。我现已年满八十,不戴眼镜能看书报,连包装瓶上的小字也能看清。这个调整过程很神奇,98年秋天我请回一张师父的法像,打开一看发现竟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我愣住了。一会儿像动了,很快往下滑,连师父身上披的黄布也抖动起来,才现出师父的像。这么奇特的事我一直不敢吱声,看到这一景象的当晚学法就不用戴那副350度的老花镜了,戴上反而看不清。我心里老想他是谁?怎么可以上到师父的像上去?直到有次看师父在国外讲法答疑录像时提到一般的婴孩只有小指头大,佛的婴孩最大的有六、七岁孩子那么大。啊!我如释重负。

师父的恩威、师父的慈悲、师父的神迹在我这老太太身上体现出很多很多,可惜我自己不悟,不知道悟,经常只觉得神奇,没有进入修炼状态。99年4-25日以后,我老伴说:“赶快离开家,凭我的经验要出事,你是学习组长,家里办了学习组,尽管干的都是好事善事,到时候很难说清,必须走”,我在老伴的带动下,与老伴一道离开自己的家到子女家去住了。我虽然带着师父的像和整套的书,也经常炼一炼功,其中有两年多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也见不到同修,心情很不好,过去那些现象不再出现。但师父还是管我,没病、仍然不用戴眼镜看书。

直到2002年冬,好心的同修为了让我跟上正法进程,不远千里亲自把新经文送到我手上,才把我从那种无可奈何的境况中拔出来。我应该更多更好的大法弟子该做的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