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酷刑问题”专员中国考察始末(图)


【明慧网2005年12月8日】

2005年12月2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在联合国驻北京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谴责中共滥用酷刑

* 背景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办公室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下设的人权机制之一。

以《世界人权宣言》的精神为基础,联合国历年通过了许多人权方面的公约或宣言。根据这些公约或宣言,联合国设立并任命了相关的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监督各国政府实施落实相关公约或宣言所规定的人权标准。这些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统称为“联合国人权机制”。

被聘担任特派专员或工作委员会委员的大都是人权、法律方面的专家和广受尊敬的杰出人士。这些人士都是义务为联合国工作的,都有一份正常的工作,所有跟联合国有关的工作都是在他们正常的工作时间之外的付出。他们的工作是独立的,不受制于任何政府。由于这些人士都是专家,又是“义工”,他们的工作就特别受到各国政府和各人权组织的关注,因为他们的调查不受官方影响,被认为是最具权威性的。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是负责调查各国酷刑问题的专员,是对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深具影响的人物。通常他是由各个国家外交部与世界知名人权人士推荐的,四年一任,也可以连任。

尽管中共历年为它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逃避人权谴责案可以收买很多政府,可是对于那些独立的人权特派专员却毫无办法。在很多人权特派专员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交的年度报告中,对中共的人权侵犯的批评报道都是页数最多的,而且近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的报道又占了中共所有迫害案例的绝大多数。而“酷刑问题”先后三任特派专员每年的报告对中共滥用酷刑更是痛加谴责。

* 十年拖延

鉴于中共滥用酷刑问题的日趋严重,十年前在任的“酷刑问题”特派专员罗德里伯爵提出要去中国进行实地调查。由于联合国人权特派专员在国际上崇高的威望,很多国家的政府对他们的调查都给予“完全开放”的待遇,就是说这些专员可以在任何时候来进行调查。然而心虚的中共当局决不敢让特派专员来自由调查,又不好意思完全拒绝,因此就采取了它最擅长的流氓手段,不断的制造出一些特殊的“中国国情”来拒绝、拖延。

最开始它采用的手段是企图逼迫特派专员接受一些不合理的条件-比如,只能到几个指定的监狱去调查。按照联合国规定,特派专员到各国考察人权都应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比如,他可以到任何一个监狱,不需提前通知政府部门,他可以探访任何一个遭受酷刑的人,探访时不得有政府的人在场,被探访的人和其家人都不应遭到来自官方的报复等等。中共的无理要求遭到了特派专员的断然拒绝。他们坚持国际标准,宁可不去也不接受中共当局的无理条件。笔者就亲眼目睹上一任特派专员特奥多尔•范布文教授为了坚持国际标准而与中共驻联合国官员争了个脸红脖子粗。

年复一年,特派专员坚持原则,中共虽然拖延了时日,却也引来了巨大的国际压力,因为谁都知道拖延的真正原因。图穷现匕首,情急耍无赖。不得已之下,中共只得答应特派专员按国际标准来调查,却又安排了别的伎俩进一步拖延。前年,中共曾极力掩盖SARS,然而当特派专员要来访时,居然又用SARS挡了一次驾。去年,中共故意将特派专员范布文教授的来访安排在七月一日。等到特派专员临行时才突然说,对不起,全国都在“过节”,恕不接待。

中共自以为得计,却成了国际间的笑料。在今年三月份的日内瓦人权会议期间,范布文教授在会上指出,他的中国签证与机票还在他的文件箱里,可是到最后还是没有成行。对此,中国代表的竟答复:前年我们有“非典”,去年是因为我们正在“过节”。结果引来哄堂大笑。

最后,在巨大的国际压力下,中共以美国暂时不提中国人权谴责案为条件,答应接受特派专员今年去中国进行实地考察。这是联合国以及国际社会对中国进行的第一次正式的人权与酷刑问题的实地检查。

* 准备

奥地利的法学教授曼夫德•诺瓦克教授是今年刚刚上任的“酷刑问题”特派专员,也是联合国有史以来第一个实现到中国调查严重人权问题的独立调查员。所以世界各大媒体与政界称之为具有历史意义的考察。

对此,中共自有它的阴谋诡计:以特派专员中国考察为交换条件,骗取“愿意与国际社会合作”的伪善面孔。因此,它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不停的收买人心,精心布局。它估量着诺瓦克教授初来乍到,不了解联合国内部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它甚至算计着诺瓦克教授到了中国就由不得他了。而诺瓦克教授在整个的协商过程中对中共官员在言辞上的温和友善,在媒体采访中也表现出对中国政府理解与合作的态度,也与他的前任范布文教授有着鲜明的差异,因此中共认为这次是万无一失了。

殊不知,中共这次却误将良善视作可欺。

* 考察与干扰

诺瓦克教授于11月21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中共在诺瓦克教授下榻的饭店布满了安全局的眼线,偷听他们的电话,监视着联合国考察团的一举一动,而且中共早已知道了联合国要考察的地点,对联合国考察团要探访的受害人和家人威胁恐吓,并阻止他们的行动,并给诺瓦克教授安排了很多冠冕堂皇的官方会议,藉以减少他的实地考察时间。

中共的种种干扰,加上它在联合国内部下的功夫,确实对诺瓦克教授的调查造成了干扰。诺瓦克教授一行甚至不得不取消了济南和伊宁的行程。然而,诺瓦克教授一方面冷眼观察着中共的种种伎俩,另一方面在恶劣的条件下坚持着他们的考察,并在两个星期后将中共滥施酷刑的暴行曝之于天下。

* 曝光

诺瓦克教授于12月2日结束他在中国的两个星期的关于酷刑问题的实地调查,并于当日在北京联合国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早已拭目以待的几百家世界媒体旋即对之加以及时的报道。

在发布会上,诺瓦克教授将中共对他此次调查的种种干扰一一公布于众,特别是公安部和国家安全部在其访问期间的多次阻碍或限制其活动。诺瓦克教授指出:每个干扰都是违反访问规则的。中共不仅派人跟踪、监视、骚扰他们的正常考查计划,而且威胁与恐吓向他们提供证据的当事人及其家人。

特派专员特别指出,有别于他以前调查过的其它所有国家,中共拒绝给他许可证,不允许他随意访问他想去的监狱,而是派一个外交部的官员“陪同”访问。到监狱调查应该在事前不做通知下进行的,但由于去任何一处都得提前一小时通知外交部的官员,并由后者通知要去的监狱和劳教所,因此这些调查已经不能被认为是未提前通知的了。

至此,特派专员已经将中共事先所作的对此次调查遵守国际标准的虚假承诺彻底揭穿,并将中共对他此次调查的种种干扰“还”给害人者。中共搬起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特派专员还指出,狱方官员以工作时间为由限制交谈时间,从而减少了可访问的场所数量以及与在押人员交谈的人数。诺瓦克教授甚至被反复要求出示护照,并交出每一件电子器件,并被禁止携带照相机进入监狱,而拍照是调查员的最起码工作。诺瓦克总是试图随机进入牢房以免他和犯人的谈话被窃听。可是有些时候,那些他想见的被关押人员,拒绝见他,因为他们害怕被报复迫害。其中有几位还要求对他们的谈话绝对保密。

关于同在押人员交谈过程,诺瓦克教授特别指出,他观察到了显而易见的恐惧和自我约束的心态,这是他以往在其它国家的访问中从未遇到过的。诺瓦克教授指出这是一种“恐惧的文化”,他在任何一个其它国家是没看到的。

* 真象

在中共尽其所能穷加干扰,条件如此受限的情况下,特派专员仍然看到了中共滥施酷刑的严重情况。在12月2日的北京新闻发布会上,特派专员谴责酷刑在中国无处不在,滥用酷刑的现象遍及全国,甚至包括被人们认为“法律实施较好”的北京。他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中国的法庭在评估罪行中仍然很大程度上用强制性的手段获得供词。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大的监狱系统,酷刑在中国被用来获取口供,作为惩罚,或者作为一种再教育(洗脑)的方式。诺瓦克教授认为中国没有一个给酷刑受害者的申诉系统。在中国的所谓监督系统的执行官并非最适合监督警察和狱卒的官员,因为他们同时是当局命令的执行者,和警察及狱卒有同样的目的。酷刑在中国的劳教所里很普遍,而且通常是由警察执行,很少受到检查。

诺瓦克教授指出其历届前任的酷刑特派专员收到了关于在中国施行酷刑和其它形式虐待的许多指控,并已将其转交中国政府请其调查并发表意见。其中包括对法轮功修炼者、藏族和维吾尔族、持不同政见者、人权维护者和家庭教会团体成员持续、系统的酷刑。

诺瓦克教授列举了一些酷刑:毒打,使用电警棍,烟头烫,蒙头/蒙眼睛,指使同室犯人毒打,长期使用手铐或脚镣(关禁闭或小号),闷到水塘或污水中,置于极热和极冷环境中,被迫保持不适姿势,如长期坐、蹲、躺、站,有时候肢下垫上物体,不许睡觉、吃饭、喝水;长期关禁闭;保持支撑姿势;不予治疗,不给药物;高强度劳役,用手铐悬吊。在一些情况下,酷刑有特定叫法,如“老虎凳”,强迫人坐在离地面几厘米高的小板凳上不得动弹;“坐飞机”,强迫人弯腰,双腿直立、并拢,双臂高高举起;“熬鹰”,强迫人站在高板凳上被打,直至筋疲力尽。根据访问期间收集到的情况,特派专员确认这些酷刑都被使用过。

同时,诺瓦克教授还谴责了中共利用精神病院折磨不屈服的异议人士,用以达到扭曲他们思想与人性的目的。他碰到的很多情况是心理上的创伤,或者不留伤疤的躯体伤害。他特别指出法轮功学员,被当局视为是其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当局经常把他们不经过审判就关进劳教所进行折磨,强制他们洗脑。他们被强迫长时间保持一种“痛苦姿势”作为惩罚。诺瓦克教授称这种酷刑为:象是用一把软刀子把一个人慢慢杀死。

* 谴责

联合国特派专员呼吁中国必须废除劳改制度,取消所有劳动教养院,停止使用精神折磨。中国政府必须给与嫌犯保持沉默的权利,必须彻底消除通过酷刑获取口供。中国政府应该遵循国际人权基本准则,以及联合国宪章。诺瓦克教授说,除非中国进行重大的法制改革允许建立独立的司法制度,中国的酷刑问题是不可能有效的得到控制。

他说,“恐惧文化”非常的普遍,一些犯人,就包括早先给他的办公室写信控诉的人,在调查中都说,他们没有遭受酷刑,或者告诉他,他们不记得一些细节了。诺瓦克说“你可以感受到那种恐惧和自我约束。”

诺瓦克教授还指出中国应该废除政治犯,比如,“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扰乱社会秩序罪”。这些罪状给中国当局太多的施展酷刑的空间。他还特别强调,“在监狱,拘留中心,或者精神病院等地方通过劳教或其它形式的强制洗脑,应该被废除。

根据国际人权法,政府对表达政治观点、宗教信仰、道德价值、或少数意见的干预只能在其构成煽动仇恨和暴力,或直接威胁国家或公共安全的情况下方可进行。一个对持非顺从意见的公民实行国家性监视并对他们采用劳动教养等方式进行严厉惩罚的制度,似乎与建立在人性文化基础上的社会的核心价值不匹配,会导致恐吓、服从、自我约束(Self-Censorship)和“恐惧的文化”,从而干涉了“不受非人道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惩处的权利”。

每个社会都有权利维护并实施国际《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0条,帮助犯人在服刑期间,通过职业培训、教育和其它措施,以确保其今后能平等的进入劳动市场,使其重新成为守法公民。但是,对犯人重新做人、重返社会的努力,应当同通过劳动和强制性教育、剥夺其自由的行为明确区分开。

中国的劳教制度和监狱及看守所的管教远远超越了使在押人员自新的措施,其目的是打垮在押人员的意志,改变其人格。这些措施涉及到《公民和政治权利公约》第7条和第10条以及国际《反酷刑公约》第1条和第16条所保护的人格、人的尊严和人性等人权的核心。劳教不仅构成对人身自由这一基本人权的严重侵犯,也应被视为是系统性的非人道待遇,甚至是酷刑折磨。因此,劳教所以及监狱、看守所和精神病院的类似管教措施应予废除。

诺瓦克教授会把一份正式的中国考察报告提交给明年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 反响

在诺瓦克教授新闻发布会之后,世界各国驻北京媒体都在第一时间把联合国的考察结果通过不同语种公布于世,而标题大都是:“联合国谴责中国:酷刑在中国无所不在”,“中国需要重大改革来停止酷刑”,“联合国记录中国酷刑”等。同时世界各大城市不同语种的报纸也纷纷转载。各国电台,电视台也连续播放诺瓦克教授的讲话,同时播放中国酷刑照片与中国黑暗的劳教所。联合国的中国酷刑问题调查也成为各大网络上的头条新闻,而酷刑和中共之间也画上了等号。

* 拭目以待

面对如此严重的谴责,中共竟一时不知如何反应,这刚好凸现了它当初制造天安门自焚假案时的快速反应与及时报道只能是事先安排与导演。

当然,对特派专员的据实报道与揭露,惯说假话的中共除了彻底加以抵赖并指责诺瓦克教授所了解有限,恐怕也不知该如何回应了。中共断然否认特派专员的结论,那只能招来进一步的压力:既然说诺瓦克教授所了解有限,为何又要对他的调查活动横加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