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赵致真和曹源:请不要以科学和真理的名义(一)


【明慧网2005年2月1日】

“舔犊情深”

我的朋友吴伟标博士是芝加哥大学的一位年轻的助理教授,任教三年半,已经发表了二十几篇学术论文,最近获得了NSF 的 CAREER AWARD。这个年轻的学子出生于中国的农村,为人纯朴,和大多数留学美国、勤奋诚实的中国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和其他留美的年轻人不同的是,在过去的五年里,他无法回到祖国看望他的父母,因为他修炼法轮功

比起在国内的修炼法轮功的学子,吴伟标算是极其幸运的了。仅清华大学的法轮功修炼者中目前已知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十几人,比如其中的褚彤、虞超夫妇,一位是受人尊敬的大学讲师,一位是事业有成的业务骨干,分别被判了9年和11年徒刑。他们的孩子虎虎今年该满7岁了,从他出生,满打满算,和爸爸妈妈共同度过的好日子一共不到两年。虎虎小小年纪,经受了大人都未必能承受的魔难,变得敏感而沉默。

比起一个名叫“开心”的小女孩,虎虎还算是幸运的。开心今年快四岁了,在她1岁半的时候,也就是2002年底,她的母亲罗织湘女士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她的父亲黄国华当时也遭关押迫害,如今流亡在外。这个孩子在幼小的年龄承担了太多的悲苦,这个稚嫩的心灵有着大人一样的敏感和体贴:

外婆问开心:「妈妈去哪里了?」
开心讲:「在广州上班。」
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妈妈在哪?」
开心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
问:「为什么不跟外婆讲?」
开心答:「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

开心在另一法轮功学员家中看到《羊城小故事》小册子里面“广州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的妈妈照片时,开心一脸若无其事说这是妈妈,然后又蹦蹦跳跳的自己出去玩。大家以为她还不懂事,并暗自庆幸她还未受太大伤害。但是,在大家都進了房间后,她一个人又重新拿起小册子深情的望着妈妈的照片,偷偷的流泪。

这样的不公、不幸和悲剧太多了,它们为什么会发生呢?就是因为这些法轮功学员,这些无辜的中国公民和他们的孩子,承担了“邪教徒”的恶名,就是因为他们的信仰被赵致真等人污名为“邪教”,虽然这个信仰教人做好人,虽然有着这个信仰的人确实变成了更好的人。

赵致真最近以真理和科学的名义写了一篇文章,曹源日前也有一篇评论文章发表,两篇文章都对赵涉嫌煽动仇恨而在美国被起诉一事发表意见。我是这个周末才知道有这两篇文章,所以愿意写一篇回复,希望赵致真和曹源能够读到。

赵文和曹文在开头都提到赵到美国和女儿团聚,赵文说:“此时此刻,天下父母心大概都是相似和相通的”,曹文则用了“舔犊情深”这个充满诗意的词汇。我自己也是有孩子的人,深知和孩子在一起是多么的幸福。可是赵致真和曹源有没有想到,在赵“舔犊情深”的时候,同为留美学子的吴伟标的父母无法和他团聚,虎虎的父母被关在监狱里,而开心则再也看不到她的妈妈了,她这一生都不会开心了。

“狼群撕咬”

曹文在“舔犊情深”之后,又用了“狼群撕咬”一词。我想向曹源和赵致真解释一下什么叫“狼群撕咬”。《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 约翰逊因为对法轮功在大陆的情况的报导获得普利策奖。伊安. 约翰逊2000年4月20日发表一篇报导,题为:“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陈女士说,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文章的开头写到: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请赵致真和曹源再看一看这几张照片: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照片中是一个无辜的弱女子,只因拒绝所谓的“转化”,拒绝违心表态放弃自己的信仰,就被劳教所的电棍毁容。这个女子和赵致真的女儿年纪相仿(请曹源不要把这段话解释成我在恐吓赵的女儿。法轮功学员在遭受“狼群撕咬”时从来没有用暴力抵抗或报复)。

这样的暴行在中国大量的发生,而在“狼群撕咬”的同时,中共当局在各地成立的“反邪教协会”仍然在对法轮功进行诋毁,为“狼群撕咬”呐喊助威,赵致真就是这个“邪会”的一员。

“自愿结成的联盟”

赵致真说:“我有幸担任其常务理事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则更是勋业卓著、资望超群的各界专家学者自愿结成的联盟。”我对“各界专家学者”的“勋业”不太了解,但是却知道诋毁法轮功最甚的何祚庥院士的“勋业”,这位院士虽然被称为“物理学家”,可是却没有任何令人称道的物理学成果。没有傲人的学术成果而成为院士,这是实实在在的学术腐败。这位院士在毛泽东时代,引用毛的话;在江泽民时代,引用江的话;在胡锦涛时代,引用胡的话,这大概就是这位“物理学家”留给后人的学术遗产。

至于“勋业卓著、资望超群的各界专家学者”“自愿”结成联盟,在中国有多少“自愿”的事情呢?在大陆,修炼法轮功的各界专家学者不在少数,假如他们“自愿”结成维护信仰自由的联盟,他们会被抓进监狱。在中国大陆,有多少人希望“自愿”结社,可是他们有这个权利吗?

2000年5月,青年知识分子靳海科和徐伟、张宏海等人成立“新青年学会”。他们在一起探讨社会问题,讨论大陆的政治改革尤其是农村的民主变革问题。他们多次到各地农村进行考察,并写出数篇反映农村中矛盾冲突的文章。他们组织免费培训北京的民工子弟学校的教师,为民工子弟学校义务教书、捐献教学用品。他们通过各高校学生团体组织大学生下农村进行社会调查。他们还经常利用互联网发表文章。2001年初,他们被抓捕,被关押两年之后,2003年5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被抓的四人全部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靳海科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在这些“勋业卓著、资望超群的各界专家学者自愿结成”“联盟”的时候,“新青年学会”的忧国忧民的青年被判以重刑,法轮功学员聚集在一起炼功则会被抓进监狱,地下基督教会的信众聚集在一起祈祷也同样会被警察以“邪教”的名义抓打迫害。

这些“勋业卓著、资望超群的各界专家学者自愿结成的联盟”在批判法轮功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完全被剥夺了任何说话的权利,他们在黑牢冤狱里遭受着野蛮的摧残,他们被劫持进精神病院被当作精神病人注射有害神经的药物,他们被绑架进各地的“学习班”、“转化班”遭受洗脑和酷刑折磨,被迫违心谩骂自己的信仰。

在中共当局完全剥夺民众结社权利的情况下,赵致真等人能够在大陆“自愿结成联盟”,这和中共自己纠集的组织有什么不同呢?这个“邪会”不是明明在为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装点门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