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共的新闻严审制度看“天安门自焚”伪案


【明慧网2005年2月1日】中共对新闻自由的禁锢是举世无双、史无前例的,这是它“长期革命斗争”的经验总结,解放初中共元老陈云曾经谈起为什么××党在国民党的统治时期能够以弱胜强,最后取得“胜利”,一个重要原因国民党没有实行新闻限制,当时的××党也可以办报纸,可以制造舆论。所以为了巩固政权,××党务必要保持对新闻舆论的绝对领导。

在××党的一言堂下,中国的老百姓是听不到真正的声音的,即使是××党领导人的讲话也不会如实地登载在报纸上,所以有时领导人只能通过外国记者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因为外国媒体记者有时能做实事求是的报道,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

1989年即将下台的赵紫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坦承,作为××党的总书记却一直没有得到实权,如果这话对中国国内的记者讲,那么就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

很多领导人的讲话都是经过篡编之后才能登诸报纸的,朱镕基到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视察时说:“我也是被你们监督的对象!”许多人认为这句话讲的很好,可是在第二天的报纸上却将这句话删去了,多年以后这件事情才被披露出来。

99年4.25之后,江××不顾中央其他领导人的强烈反对,一意孤行的开始了对法轮功镇压,新闻媒体开始造谣。可是江××仍觉得意犹未尽,随后在法国会见费加罗报记者时把法轮大法诬蔑为××,使国内媒体只有将造谣不断升级。

××党对新闻自由的钳制还体现在对新闻记者人身自由的限制上,很多地方是不让记者靠近的,国外驻中国的记者更明显,每天24小时都会有人跟踪,电话也是被严密监听的。我一个在中央电视台工作的朋友在“天安门自焚”案发后告诉我,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因为即使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到天安门采访也是要提前(24小时或三天)由中宣部批准才可以去。而电视画面里看到的扛专业摄像机的人,肯定是提前得到了批准,电视里有王进东喊的一句话,是近距离拾音,在当时那么混乱的场合能录下这句话,没有默契的配合是做不到的。

“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我正好在北京接待外地来的大法弟子到天安门打横幅,那天不仅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四周警戒线却离天安门广场很远,层层的便衣和警察在广场的远处就将大法弟子抓走了,能到达广场的是寥寥无几。那么那几位“自焚者”竟然能够结伙到达天安门广场一定是得到了特别“通行证”。

“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象如今已经被众多的民众知道,中国大陆的很多人也是通过“自焚伪案”开始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在今天信息技术日益发达的环境下,对新闻自由的钳制,只能导致大失民心、民众对该党的彻底不信任,这真是成也“造谣”,败也“造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