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师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二月十日】我是一名幼儿教师,昆钢龙山矿的职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以后身心受益。可是自99年7.20以来,我过着与周围人大不一样的生活,就此我想向大家说一说我的心里话。

一、 光明大道

一九九六年六月份经同事介绍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转法轮》这本书,那时我在单位工作不顺,思想负担很重,同事看我这个样子就把《转法轮》拿给我看,我随手一翻正好是第四讲,我顺着往下看,里面讲到的“失与得、业力的转化,提高心性”一章一节瞬间打开了我的心扉,一股清凉的气息顿时从头顶凉遍全身,压抑许久的思想立刻开通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道理,我立即决定去炼功点上炼功。

在以后一遍又一遍的看书当中,我认识到了自己工作中的一些不足,在师尊的教导下,我知道了遇到任何矛盾和麻烦事都要向内找,看一看自己哪里没有做好,而不能向外去求,去找别人的差错,没有多久我感到自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心眼小,遇事总是憋在心里,为一点小事就过不去在心里发火。学法炼功后,有一次,一位幼儿家长在我们快下班时,当着许多来接孩子的家长用语言羞辱我们,指头差一点就戳到了我和同事的头上。遇到了这种事我该怎么对待?是不是和这位家长大吵一架,还是心平气和的微笑对待?这位家长对我破口大骂,她骂了一阵看我们不跟她发火,她觉得没趣走了。象此类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很多次,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对人真诚,就算别人对我不好或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伤害我,我总是怀着一颗慈悲的心去对待别人。

我在读中学的时,由于经常反复感冒而患上了过敏性鼻膜炎,长年累月鼻子不通、发痒、流鼻涕,伴随着头痛头昏等症状。初中毕业后上了技校,有一年冬天早晨在校做广播操第二节体转运动时,右腿才弯过来就摔倒在地,右腿膝盖处肿得象馒头,同学们送我到医院照片也没有检查出结果来。工作以后有一次上卫生间脚才微微的转了一下又摔倒了,右腿膝盖处疼痛难忍,不一会儿就肿了起来,好几个月后双脚才恢复正常走路。在以后的学法炼功中,我时时刻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不知是什么时候,这两种折磨我很长一段时间的病不治而愈了,心中充满了修炼后的幸福喜悦。

二、 风云突变

当我每天在不同的环境中亲身实践着“真、善、忍”的高深内涵时,99年7.20来临了,一夜之间广播、电视、报纸都在诋毁法轮功、诋毁我们师父。我虽然没有参加过一次讲法学习班,从来都没有见过师尊,但是我能从《转法轮》中领悟到师尊的洪大慈悲。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却遭受这么不公正的打压,我的心在流血,在痛!由于邪恶的诽谤和诬陷,我们炼功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单位上的,家庭中的,亲戚朋友的,左邻右舍的,人们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就象我们是坏人。单位领导由于受到上而的压力和株连,对我们也采取了一连串的强硬措施:一个个过关询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写书面保证,扣押身份证,早、晚各一次到保卫科报到。由于自己当时有怕心,不敢说一句真话,每天只能在痛苦煎熬中度日。后来我想不对,这是违背“真、善、忍”的,师尊常常教导我们做人要堂堂正正,我却连一句真话都不敢说,还算什么炼功人?古人有一句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连师父都不敢认,我还算是人吗?在良心与道义的驱使下,我很轻松的决定上北京,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

此念一出人还没有去就被非法绑架。我的女儿当时才满一岁,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就忍心把我们骨肉分离,还归罪于我炼法轮功,说我们这种人冷酷无情,自己的孩子都不要。此时我真不知道这个国家是怎么了?人民怎么了?为什么会对我们炼功人如此仇恨?我想去北京说一句公道话没有错,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我没有犯法为什么要把我与刑事犯同样对待?在中国的古代无论哪一朝、哪一代老百姓只要有冤屈都可以到公堂击鼓鸣冤,不行还可以拦轿喊冤,再不行就到就城去告御状。而今天,我们就连在地方上都没有说话、申诉的权利。在古代,只有大奸、大恶之人才怕民众申冤成功真相大白,而使尽各种阴险毒辣的手段去阻止,甚至杀人灭口。人活着就有人活着的权利,强制是改变不了人心的。我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想能够有大法的书,有一个炼功的环境。可是我们这一小小的愿望却遭到了江氏集团的残酷打压。不仅是被非法关押,我的名誉也受到了玷污,从小就不敢杀鸡、杀鱼、杀生的我被恶毒的谣言攻击。这让我想起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说的杀人就可以圆满升天之说,那么中国有一亿多法轮功学员,还有各个历史时期的得道高僧加起来要杀多少人?中国岂不是要血流成河了?《转法轮》第七讲第一节上写道:“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得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我们不杀生,更不会去杀人或自杀。不遵照师尊说的去做,就不是大法弟子。在2000年那一年中,单位上就有四个修炼法轮功的被非法绑架、关押,一人被非法劳教。人们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情况下仇视我们,说我们牵连了家庭、亲人和单位,可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些人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在家庭中是好妻子、好丈夫、好儿女,在社会上是好公民,不干危害国家、危害人民利益之事,这都是有目共睹的。这些人只是不想欺骗国家、单位与世人,也不想自己欺骗自己,从而说一句真话,不知何罪之有?“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转法轮》第1页)无论现在、将来我们都会继续实践“真、善、忍”,同化“真、善、忍”,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中国人。

三、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2000年11月6日,我被送进了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除了环境差之外,就是高强度劳动,每天要拣几麻袋的辣椒。我刚去拣的慢,后来就越拣越快,但是双手也随之开大裂口、流血,很痛。跟我们关在一起的刑事犯大部份是年青小姑娘和中年妇女,那些城市小姑娘吃不了这种苦,根本就完成不了每天分配下来的任务(一人拣一麻袋干辣椒),我和另外一些法轮功学员把自己的辣椒赶紧拣守,就去帮她们拣,我们中有几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做的很好,每一次都是她们抢先把辣椒从大麻袋中倒出来分给大家,因为辣椒从麻袋中倒出来的时候又灰、又呛、又辣,那辣椒味呛得人眼泪、鼻涕一起流。现在悟到我们不应该顺从这种奴役劳动,这是对我们的迫害

那时天气很冷,晚上十点多钟才收工,我们有的时候就随便冲一个澡,冰凉的水一盆一盆的从头上浇下来,站在旁边的刑事犯看了直打哆嗦,说:“法轮功大妈身体真好,我们才不敢洗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和里面的刑事犯相处熟悉了,她们中:有吸毒的、贩毒的、抢劫的、开黄色场所的、卖淫的、伪造公章的、走私野生动物的……最让我吃惊的是两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公然当“鸡”妈妈,专门找十二、三岁的儿童给政府部门已经五、六十岁的官员享乐。我震惊了,里面的刑事犯也都感到震惊!我多么深刻的感受到一个人在没有道德规范的约束下,在没有心法的约束下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我没有因为她们犯了罪而瞧不起她们,我只觉得她们很可怜,一个人不能因为做了一件坏事,就下结论其是坏人,有些人表现上虽然没有做坏事,内心的污秽程度却要超过其冠冕堂皇的表面。我用善心跟她们讲做好人的道理,告诉她们只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才是真正的好人,出去以后要好好的重新做人,不要再做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的事情,她们明白我们都是好人后大多数表示出去后也要炼法轮功。我们在里面的善念、善行终于打动了她们,以前只有我们大法学员帮她们拣辣椒,后来只要她们先拣完就帮我们拣,连最自私的刑事犯都知道帮助大家了。

我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被单位带回又关在单位保卫科两个月。在单位关押的这段日子里,有对我好的人,也有对我不好的人,对我好的人我看到他们那颗没有完全被泯灭的善良之心;对我不好的人我对他们没有一丝恨意,只希望他们人生道路莫走错,但愿他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经历了五年多的血腥迫害,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高墙铁网也挡不住大法学员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五年的迫害不仅没有消灭法轮功,反而使他洪传全世界60多个国家,除中国大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外,包括香港、澳门、台湾在内的所有国家和人民都能善待法轮功。现在越来越多的大法学员从迫害中走出来,不畏生死、不畏强权,艰难的用各种方式向中国人民讲述法轮功受江氏集团迫害的事实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世人从被谎言的蒙骗中清醒过来,明白了这场迫害给五千年华夏大地、炎黄子孙蒙羞受辱,这才是真正的残害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