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科学无神论”的看法


【明慧网2005年2月11日】相信不相信佛道神,本来是个人信仰的事情,与政府无关,也与党派无关。这是现代社会的共识,也是中共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及中国《宪法》明文规定的。但是,为了继续对法轮功迫害,中共近来却强化“无神论”宣传,并把“无神论”与“科学”捆绑起来,似乎为“无神论”找到了“科学”的依据,甚至以此把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说成是迷信,为其继续迫害法轮功寻找新的借口。相应的,中共还专门出台了《关于進一步加强和改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以思想道德建设的名义,强行灌输所谓的“科学无神论”,把青少年作为欺骗宣传的直接对象。

* 把科学与信仰对立起来是自欺欺人

科学与宗教信仰本来就是不同范畴的内容。以不包含道德因素的科学及其研究方法,试图否定以提升道德为基点的宗教信仰,这本来就是可笑的事情。但是在中国,由于人们长期被迫接受党文化的灌输,很多人把科学与宗教信仰当作是完全对立的,把宗教信仰等同于所谓的封建迷信,甚至一些人把本来还在不断发展、不断自我否定的科学当作真理。

事实上,对人类科学的進步做出最杰出贡献的很多人,象奠定传统科学基础的牛顿和奠定现代科学基础的爱因斯坦,都是虔诚的宗教信仰者。一些打着科学幌子的政客,和一些远没有达到牛顿和爱因斯坦对科学的认识高度的御用科学家和“科普作家”,把牛顿和爱因斯坦的宗教信仰说成是迷信,却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些人类尖端科学家却同时也是宗教信仰者。他们只是在被党文化所囿的狭隘的圈子里,用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的所谓“科学无神论”来自欺欺人。

*“科学无神论”无法否认的事实

中共把科学和信仰对立起来,公开宣称普及科学知识就能破除有神论,但是却无法否定一个事实:科学技术远比中国发达的国家、科学知识远比中国普及的西方社会里,大多数人,包括科学界、知识界、教育界的精英,依然信仰宗教、信奉神明。

据美国2001年统计数据,在2亿8百万成年美国人中,有宗教信仰的有1亿6千7百万人,达到80.4%;宣称不信仰宗教的是2千9百50万人,仅14.2%(另有1千1百25万人拒绝透露是否信仰宗教,占5.4%)。在加拿大,2001年统计数据表明,72%的人是基督教徒或者天主教徒,加上信仰其它宗教的,3000万加拿大人有83.8%的人信仰宗教。

这一事实,恐怕是中共用“愚迷”“无知”、“不懂科学”和“迷信”所无法解释的。在全球一百多个国家里,信奉宗教的国家是绝大多数,恐怕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象中共一样把“无神论”奉为“国教”大力推崇的。

* 公开欺骗无法了解国际社会的中国民众

《光明日报》2004年03月16日发表的“弘扬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 加强科学无神论宣传教育”这篇文章中,不顾政府不干涉信仰自由这一公认的国际准则,公然欺骗中国大陆公众,称“对公众進行科学无神论的宣传和教育,是一个现代国家应尽的义务。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不少即使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上都实现了现代化的国家,却未能很好地尽到这个责任。”中共把自己打扮成了世界上最正确、最超前、最彻底的宗教教宗,用最实质背离宗教信仰的“科学无神论”毒害着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人。并且,它还毫不掩饰强迫民众接受无神论信仰的目的,称其進行“科学无神论”的教育和宣传“是思想领域一项经常性的工作。……不仅共产党员,而且一般群众也应该树立科学无神论的世界观……”。对于西方民众来说,这种说法简直荒唐透顶,因为人人都明白,在信仰问题上,国家、政府、政党、团体、个人,谁都没有权力强制别人信什么、不信什么。但是,对于封闭状态下的中国民众,上述说法就具有欺骗性。

* 中共公然剥夺人民宗教信仰自由

对民众信仰的强制,中共是毫不隐讳。《光明日报》的这篇文章露骨的说:“科学无神论教育和宣传的对象,是没有宗教信仰的广大人民群众,而不是针对宗教信仰者。”很明显,所谓“科学无神论”的灌输者很清楚,对于真正有信仰的人,这种欺骗宣传毫无作用,徒增笑耳;但是,对于本来受欺骗而不相信对佛道神信仰的人,中共设置和灌输的“科学无神论”,就是绝对不允许他们有机会了解真正的信仰的。

中共宣传和灌输“无神论”明显的侵犯了公民宗教信仰的自由,也是对所有宗教信仰的公然诬蔑。但是,中共把人人都明白的“宗教信仰自由”,硬是在《光明日报》的这篇文章中“定义”为:“其宗旨首先是保护不信仰某种宗教、甚至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自由。”中共这种惯用的曲解、偷换概念的手段,在五十年的历史中屡见不鲜。其对“宗教信仰自由”的“定义”,完全是不允许民众信仰任何宗教的“宗教信仰自由”,其灭绝宗教信仰的目的不言自明。

* 黑手伸向青少年

中共专门出台了《关于進一步加强和改進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相关的宣传近期在全国各地层出不穷。为了从信仰角度诬蔑法轮功,在中共中央亲自“关怀”下创办的《科学与无神论》杂志,今年1月1日也发表了针对青少年的文章“青少年需要科学无神论教育”,提出要把“无神论”教育的重点放到青少年身上。为了灌输“无神论”,该文提出要青少年仔细研究自己的身体,认为“可以看到一些实际的东西,就自然而然知道这些不是神创造的。因为很简单,神创造不了这些。”

这些中共自己也无法自圆其说的“无神论”推理和说教,恐怕一个睿智的问题就会令其尴尬:“你如何证实这些不是神创造的?你怎么知道神创造不了这些?”在任何一个西方社会有信仰的人看来,中共的“无神论”教育已经败落到了荒唐可笑的程度,而中国大陆环境下生长、还不成熟的未成年人,却正在成为其“无神论”毒化宣传的受害者。

* 中共以“无神论”全面诋毁所有正教信仰

在中共党文化里,所有对佛、道、神的信仰,以及中华传统文化中善恶报应的教化,统统被故意混同于所谓的封建迷信,被歪曲和否定。“无神论”长期灌输的结果,就是很多人渐渐失去了内心里自我的道德约束,根本不相信善恶报应,把强权当作真理,把利益当作目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成了人的座右铭;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人的沦落已经到了可怕的程度,迫害善良好人的打手们无恶不作,因为他们不相信善恶报应,也就无所顾忌到了极点。

事实上,对于佛、道、神的信仰,不论中外,也不论是否以宗教的形式存在,由于其教人向善的道德教化,在人类的历史上从来都是主流。中国历史上最灿烂辉煌的时期(如盛唐时期),恰恰是从皇族到民间都虔诚的信奉神佛的时期。

中外历史上,推崇宣扬和向全民灌输“无神论”,全面诋毁所有对佛道神正教信仰的,唯有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