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万继祥的遭遇


【明慧网2005年2月12日】大法弟子万继祥是湖北省应城市东马坊工商分局一名优秀公务员,只因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99年7月后就屡遭迫害,他被开除公职,曾六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多次被非法罚款,原本身体健康的他,最后竟被迫害成癌症患者。让我们看看万继祥的遭遇 。

万继祥,37岁,炼法轮功前由于种种疾病经常上医院,其中最严重的疾病是十二指肠胃溃疡球部糜烂,寻遍中西药也没治好。97年的一天,万继祥听人介绍,法轮功是国家体总早在92年就推荐的一种高德大法,有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于是万继祥拜读了李老师的著作《转法轮》,当时他被书中教人如何做好人的道理所折服,也明白了气功为什么能治病的道理。从此他一边炼功,一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对待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仅半个月的时间,奇迹出现了,万继祥的胃病症状不见了,就连原来的老毛病颈椎炎、支气管炎、痔疮、腰痛都好了,见证了书中所说的“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修炼法轮大法前,万继祥收税时经常和菜商们发生冲突,菜商们都喊他“矮子小万”。修炼后,万继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尽心尽力的工作,合理收税,坦诚待人,对于没钱的老年人,他用自己的钱替他们交管理费,他照顾困难户,总是把他们的残币、破币收集起来帮他们到银行去兑换,有的菜商在和其他收税的人员发生矛盾时还说:“小万收钱我们就给。”98年度,万继祥被评为个人先进工作者。

99年7.20后,法轮功遭到前所未有的迫害,应城市东马坊派出所突然疯狂非法抓人、非法抄家。从99年7月下旬到99年10月下旬短短个月,万继祥就被非法抓捕关押3次共47天,关押期间工资停发,交看守所生活费600元;强迫交保证金5000元(押金)。

99年底,面对一次次非法关押和频繁骚扰,万继祥决定去北京上访,2000年元月3日,万继祥在北京天安门被非法抓捕拘留,后被东马坊派出所胡瑛、祝继东等人去北京“接”回非法关押在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他们去北京的一切费用(合人民币5056元)全部强制由万继祥承担。这次被非法关押4个多月后又强迫交押金2000元,交看守所生活费2400元,关押期间工资停发。

2001年元月1日,万继祥上完早班,正准备烧水洗澡,突然东马坊派出所胡旭忠、邹木生等人闯进家来,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将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万继祥强行抓走,连双袜子都没让万继祥穿。当时万继祥岳母在场,就说:“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大白天随便闯进家来,是土匪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衣服没穿就拉走,拉到哪里去?”外面的老百姓说:“是土匪吗?怎么这么凶?”

在这期间,恶警多次威胁万继祥的妻子、亲人。万继祥80多岁的养父担心儿子被判刑,又担心儿媳被抓,时时处于极度的恐慌之中,最后于2001年2月中旬含冤去世。应城市公安局不得不放万继祥回家安葬老人,但看守所逼要800元生活费。

2001年9月15日,在万继祥身体和心灵还没有得到缓解时,东马坊派出所胡旭忠和原610办公室主任余炳忠等又带人非法抄家抓人,万继祥只好机智走脱,离开了心爱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流离失所8个月后,万继祥在武汉钟家村被公安一处非法抓捕,当天,恶警陈长明带着约十人迫不及待的对万继祥非法审讯,当时就把万继祥按在地上,踩住万继祥的头给万继祥戴上了脚镣手铐,另一恶警还用打火机烧万继祥的下巴。姓韩的警察还用拳头打万继祥,面对这帮失去人性的警察,万继祥突然想到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他就大声对他们说:“你们打人是犯法的,不准你们这样对待好人。”他们真的被万继祥震住了,终于收了手。第二天万继祥被送往汉阳第二看守所。

在汉阳第二看守所关押的六个多月期间,警察多次对万继祥进行严刑逼供,有一次长达十五天不许万继祥睡觉;有时用手铐把万继祥的手吊起来,让身体的重量都落到手腕上,一吊就是一个晚上。有个姓韩的恶警逼着万继祥说话,连骂带吼,还经常大打出手。2002年11月20日,万继祥被转到汉阳蔡甸看守所,在关押期间警察唆使监号里的犯人李玉华对万继祥百般折磨,整天拳打脚踢,往万继祥面部、头部、耳朵处狠狠的打,没过几天,万继祥满脸都是青紫肿块,左耳朵从此没有了听觉。

2003年6月28日,万继祥被非法判刑送往琴断口监狱。在监狱里,姓刘的干警长期不让万继祥睡觉。因万继祥拒绝“转化”,警察以减刑为诱饵唆使刑事犯杨梦强、梅剑峰多次毒打万继祥,逼万继祥参加强体力劳动,逼万继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恶人梅剑峰经常借口万继祥走不好队列而打骂万继祥,强迫万继祥长时间蹲军姿,跑圈子,他们口口声声要把万继祥整得生不如死。有时进门打报告不符合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强制不让上厕所,哪怕拉在裤子里也不让去。

有一次没完成生产任务,恶人就强迫万继祥做了一个晚上的打火机。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肉体上要整垮你,精神上要折磨你,让你处于极度紧张之中。”一次,万继祥头疼要求上医院时,他们不但不理,反而还强迫万继祥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并要万继祥说假话诬蔑大法,歪曲事实。万继祥说:“大法教我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并给了我一个强健的身体,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背信弃义。”他们就指使刑事犯对万继祥拳打脚踢,罚蹲军姿、并威胁万继祥说:“一个星期不转化,就往死里整。”

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超负荷体力劳动的双重迫害下,万继祥头发花白,左耳根部疼痛加剧,而且发现咽喉软组织处有一包块逐渐肿大,剧烈的疼痛使万继祥无法入睡,嘴巴也只能微微张开,万继祥再次要求到医院就诊,恶警看万继祥实在无法吃饭、睡觉,才同意万继祥到医院,后丁字桥医院确诊为鼻咽癌,当时恶警不告诉万继祥诊断结果。万继祥知道自己身体不好,就要求炼功增强体质,却招来警察唆使犯人对他的拳脚相加。琴断口监狱不愿承担昂贵的医疗费,更害怕万继祥死在监狱里,为了推脱责任,他们要万继祥的单位、家人、派出所办保外就医让万继祥回家,应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聂么山一拖再拖,在家人的几次不断强烈要求下,以及海外和大陆大法弟子不断的打电话讲真象要求放人的情况下,最后琴断口监狱才把万继祥送回了家。

几年的疯狂迫害使万继祥家里一贫如洗。他拖着病榻的身体到东马坊派出所去要被非法勒索的押金7000元,东马坊派出所所长徐华平说公安局不让退。万继祥又到单位要求解决生活费,可应城市工商局人事科百般刁难。只剩下半条命的万继祥真是山穷水尽,原来好好的家,被迫害成这样,单位、政府都不管,现在只能靠妻子挣点钱来维持生活,孩子不能不读书,极差的生活条件,万继祥每天只能喝一点稀饭。剧烈的疼痛使万继祥想说一句话都要使尽全身的力气。

2005年元月份,万继祥在身体疼痛难忍及生活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就去找单位要生活费,单位领导就带万继祥到应城市工商局去找局长,结果他们说要请示应城市政法委和610,三天后给予答复,可三天后他们就告诉万继祥,说单位已将他开除,只给万继祥家1000元钱。

假如没有公安局、610强迫不让修炼和非人折磨,也不会导致万继祥今天的局面;宪法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万继祥炼法轮功完全是个人信仰,炼功后身体健康,工作兢兢业业,与人为善,有目共睹。法轮功从92年在中国传出,到现在已十三年了,修炼者早已达一亿之众,遍布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在中国的大法弟子受到迫害。

善良的人们啊!愿万继祥的悲惨遭遇能唤醒你的良知,分清正邪,擦亮你智慧的双眼,不再被谎言蒙骗,消除心中对法轮大法的误解,为人类的道德回升共同开创美好的明天,给您和您的家人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这也是大法弟子的衷心期盼和真诚的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