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北郊监狱的部分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明慧网2005年2月13日】石岩,刑期11年,非法关押在七监区三分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其在狱中所受迫害情况:刑讯逼供,非人毒打迫害,锁在铁椅子上40多天,2003年国庆节前,被一犯人徐海英猛击胸部,造成严重内伤,当场口吐鲜血,当时有恶警在场。

张军民,现年43岁,抚宁县留守营镇胡各堇村。因复印法轮大法真象资料被抓,刑期7年,非法关押在七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其在狱中所受迫害情况:2001年12月15日在狱中因炼功被关禁闭室。寒冻腊月恶警将窗户打开,任冷风往里吹,三天后我对他们说:“你们太没人性了,我也不吃饭了,还要给你们上互联网曝光。”他们怕上网才堵住窗口。在转化班上我被打得眼睛看不清东西,肚子疼肿,在四脚朝天的凳子上坐了三天三夜……

王斌,现年36岁,沧州市运河区人,于2001年8月20日被抓,刑期11年,非法关押在七监区四分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所受迫害情况:2003年2月25日-3月17日在接见室招待所被迫害了20多天,参与迫害的有教育处:汪国斌(处长)、岳玉海(副处长)、李立苛、赵军、张中林、原十二监区恶警李亚彬;犯人:刘喜明、陈国权、马树军(释放)。在恶警指使下,三犯人对我毒打,24小时不准睡觉,用竹板敲击手指尖

夏兴民,现年52岁,邢台市长征汽车制造厂干部,于2001年9月28日因复印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抓,刑期9年,非法关押在五监区三分监区,现向社会揭露受非人的迫害情况:2001年9月28日—2001年11月21日刑讯逼供近两个月,其间受到邢台市公安局副政委魏纪考为首的恶警的惨无人道的折磨、毒打,用四条腿方凳卡住腰部再坐上一个人,用电棒猛烈电击,嘴被打出血后,用带血的毛巾堵出嘴,后又锁在专为大法弟子特制的铁椅子上,三天三夜不叫下来,用一寸见方600多毫米长的木棍长期打背部和两腿,被打得紫黑,疼痛难忍。用皮带抽打头部及全身,把耳朵打得又大又厚,11月17日魏纪考用木棍猛打我的头部,把木棍打得粉碎,又用穿皮鞋的脚踢我的头部,最后打的头破了,血流不止。她们为邀功请赏还编排我的假录像来蒙骗世人。2003年3月在四监狱“转化班”上被四个暴力罪犯严密看管,坐在四条腿朝上的凳子上,二十四小时不准打瞌睡—“熬鹰”,达五天之久。

雷中富,现年48岁,北京朝阳区岔头盒蝉北里21号院6号楼门302号,单位中建二局一公司。于2002年3月9日在家被抓,刑期3年,非法关押在五监区四分监区。现向世人揭露所受非人迫害情况:2002年3月9日在通州区迫害法轮功“集中营”被迫害了十天,熬鹰、毒打、最多一次近十人参加毒打,有的用鞋子、扫把、拳头,有的打我耳光。另外又有十来人蜂拥而上把我按倒在地,强拿着我的手写“决裂书”,当时差一点没压死过去,在桌子下面趴了几个小时才有所好转,被压的胸部疼了一个多月才消失。在“集中营”还进行了一系列的洗脑,他们制造了很多诋毁、诬陷大法的录像,强迫观看,强迫写违心的心得。在看守所时家人送的钱几乎都被抢劫没收。大部分时间是睡在水泥地上,身体因受潮湿长了许多疥疮、湿疹,在以后的日子里长期受着各种皮炎的折磨。

刘会民,现年36岁,秦皇岛青龙县政府招待所干部,于2000年8月2日因向政府反映大法奇冤,同修受迫害而遭逮捕。刑期5年,非法关押在五监区七分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所受非人虐待情况:2000年8月20日因反迫害在看守所绝食惨遭恶警王金所长、张喜副局长等人毒打;2001年4月—6月两次遭暴力罪犯毒打,致使耳膜破裂听力下降;2002年3月—4月在洗脑班受迫害时,左边一肋骨被打断。

郭洪山,现年48岁,秦皇岛市耀华玻璃总厂保卫处(海港区桥东北里一五六楼18栋3单元9号。于2001年5月14日在家中被抓,刑期10年,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大法弟子所受非人虐待情况:99年10月与妻子去北京护法被抓,被非法关押30天,受尽折磨,电机厂为此把妻子除名。2000年2月又被非法拘押45天。单位为此将我下岗。2001年5月14日恶徒把我从家中骗到公安分局,让我承认莫须有的罪名,我坚决拒绝而遭毒打,七、八个人把木棒打断了,皮抽得开花了,在长达七、八个小时的毒打中,不知昏死过去多少次,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这样还不放过,又把手铐在特制的椅子上……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妻子找公安分局彭局长要人,恶警反而把妻子送进了精神病院受了十个月的折磨。在我家住的小区还有一位同修叫张德义,他家在桥东南里33栋1单元,2000年被劳教3年,在劳教所因反迫害,将她送进唐山精神病院迫害。

牛敏刚,现年40岁,石家庄铁十六宿舍18-3-503,石铁路运达货运站副经理,于2001年10月3日在家中被抓走,刑期12年,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其在狱中所受非人虐待情况:2001年10月3日在家中被恶警抓走后在派出所非法关押5天。2001年11月14日在体育南大街路东的核四院招待所恶警迫害我的过程中叫嚣:打死你们法轮功的人多了,上面有命令,凡是被我们打死的法轮功人员,全部都算自杀。

1999年7月20日到省政府上访法轮功被迫害之事,省政府不管,把责任推到北京,人们去北京上访,警察对上访路上的群众大打出手、阻止进京,车站把我撤职,开除路籍,留用查看1年。2001年11月14日在核四院招待所104室的一个月里,前十八天被锁在铁椅子上,铐住双手,不准睡觉新华分局政保大队副队长闫胜凯动手并指使手下砸死铐多次,每次8-12小时。打耳光无数下、火烤、烟熏、烟头烫、警棍、及带打无数,用木制鞋刷等硬物砸头顶无数次,拳打脚踢,针扎十个手指等其他难以形容的治人怪法,当时我被害得骨瘦如柴、双手、屁股溃烂,肿胀肢体黑紫得快胀破了,至今仍四肢行动不便,双手、脚、经常疼、麻、涨。

柴宝华,现年48岁,南皮县冯家口镇柴庄子村,2002年3月25日因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抓,刑期7年,非法关押在五监区五分监区。现向社会各界揭露其在狱中所受非人虐待情况:1999年7月23日骑自行车3天到北京上访护法遣送回来后被拘留16天。2000年因在家中被搜出大法书籍被非法拘留了3个月,被罚款三百多元,2000年12月底因进京护法被拘留150多天,其间在公安局被毒打20多分钟,在看守所因绝食被4人轮番毒打。2001年因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拘留2个多月,绝食25天才放人。2002年农历新年前5天因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抓,绝食5天(年三十)放人。2002年3月25日在家中被骗走,并被判刑7年。5月被送往四监狱,在入监队因发正念被毒打2次,在“转化班”被迫害6天,长期被关更山、庞志义、赵爱国毒打无数次,分监区队长不闻不问,反映也不理。

杨彦祥,现年36岁,辛集市小辛庄乡大辛庄村,非法关押在五监区三分监区。受迫害情况:此人2001年11月在狱内喜得大法,曾多次受到来自多方的巨大压力都没能改变修炼的坚定信心。2002年10月5日因传递大法资料被关押禁闭15天,因不写决裂书被罚站109天,每天14个多小时,脚、腿全部浮肿,最后胜利。2003年8月一日晚因抄写大法资料被坏人发现,为保护大法资料被关押禁闭15天。(每关一次禁闭等于加刑2年,此人坚修大法的信念令邪恶胆寒,虽然没有看过完整的《转法轮》,但他修的非常精進,他是近四千个犯人中的唯一一个在狱中坚修大法的刑事犯,他1988年12月25日因抢劫罪被判死刑缓期2年执行,他已住了15年多的监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