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体会:唯有坚定,精進,才对得起师父的洪大慈悲


【明慧网2005年2月13日】一、得法不易,更应好好珍惜

去年(2004)腊月我出了车祸,正月十四那天恢复记忆时,我已经是一名法轮大法学员了。

正月十四那一天,去医院复查,医生问我:“你看我有几个头。”我一时挺纳闷,出于礼貌,我还是回答:“一个。”医生听后非常激动:“奇迹,真是奇迹。”出了院我问妈妈:“这个医生怎么了,问我他有几个头?”妈妈笑着说:“正月初五你见到人家说他有两个头。”妈妈接着又说:“你出事前,我在修炼上一直很松懈。真修弟子的家人也是受保护的,按照你被救走的时间推算,我当时在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师父看我的心还在法上,所以就救了你。”

我从被车撞到被救起,在公路上趴了两个小时,不省人事。看热闹的人很多,却没人肯拨打120施救,也没人能相信我能活。我住院十四天,九天滴水未進,進食六天就出院了。在住院期间还做了开颅手术。现在我想想知道是师父救了我。但那时在医院门口我想:没准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谁知此念一出,大脑又极力反对,可能是思想业力,也可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我一直排斥神的概念,就象师父说的:“真理出现了也不敢去接受它,本能的产生一种排斥。”(《转法轮》

我不知道在我失去记忆的哪一个月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从思想上知道,我得法真的不易,更应好好珍惜。

二、多看书,注重心性修炼

师父在很多讲法中都曾说过要多看书,多学法,说法在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显现。对于师父讲的法我都深信,但开始的日子,我看了好多遍书,对法的理解始终停在那个层次,看不出新的内涵。那时看书就象吃饭一样,是一种自然。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师父讲的法平常一句话,竟蕴藏了那么深刻的含义。我告诉妈妈,她说:“师父讲过法的每个字的背后都是佛、道、神。你层次上来了,心性提高了,法背后的内涵自然就显现出来了。”从那时起我感到自己在心性提高上更精進了,对看书学法的兴趣更浓了。有时间就看书学法,没时间就挤时间。同修们经常说的“宝书”的心情我第一次体会到了。

有一次去某同修家,很多同修都去了。交流心得时他说:“我总觉得常人间就是名、利、情。”当时我看所有人都很佩服的眼神,我想到这是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话。可由于自己当时记性不太好,又刚得法,也就没说什么。后来每思及此事,就觉得学法非常重要,师父每一句话都有深意。

三、从“我是哪一批”,到放下“名”

以前听同修说,法正人间时,师父要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带走,下一批新得法的弟子继续修炼。我就天天问妈妈:“我是哪一批?”我希望法正人间时能跟师父走。

因为那次车祸,周围有很多关于我的流言。以前我很在意那些话。说那些话的人活得无聊,拿别人的不幸当笑料。后来我劝自己:你是为谁而活?为什么而活?你要返本归真要圆满,怎么还计较人世间的“名”?现在再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不再生气,而是向内找,自己肯定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如果事事依法而行绝不会有什么传言的。现在再听到那些流言时,我只觉得传这些流言的人可怜,他们伤害我,在给我德,我其实什么也没有失去,他们却在害他们自己。修炼人的修口他们肯定不知道,常人中的积口德他们肯定也没想过。

以前对尘世厌倦想跟师父走,只是一种消极的逃避。当我正视这件事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当我笑着面对它们时,真的感到天宽地阔,大口呼吸不受阻碍。

又想起妈妈那句话:“你天天想这个不也是一种执著吗?执著你是第一批,好跟师父走。”我不问了,我现在的状态也不配跟师父走。“名”放得不彻底,“利、情”一个也放不下,各种执著心我能想到的和想不到的数不胜数,我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配得上“大法弟子”这四个字。

作为一名新学员,每一个老学员都能很好的帮我,不管他(她)们修得怎样,法理都比我知道的多,知道的透彻。我得法太迟了,象放出一支支的箭,我努力追前边的,可我还是落的很远。我唯有坚定,精進,才对得起师父的洪大慈悲。

通过这次写体会,我切实的感到写的过程就是提高的过程。它还让我感到一种氛围,就象生活在修炼人组成的家。在修炼人的家中我很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