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2005年2月14日】我是1992年退休的小学教师,99年得法,元月1日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农历正月初七正式开始到炼功点上炼功,学法。在这之前曾经自己看着师父的《大圆满法》,在学炼动作时,全身一股从未有过的热流通透全身,当时我就和大女儿(同时得法)说:我是否发高烧,一看小外甥也发烧,我们就去了中医院,拿回的中药全煎糊了,药也没吃,我们马上都好了。后来通过学法才知道:“……一上来就要求百脉同时带开,百脉同时运转”(《转法轮》)。

一、谁也阻挡不住我炼功。

当我看到《转法轮》里师父讲的很多修炼状态都是我在得法前后经常出现的状态时,心想:慈悲的师父早就管我了,比如:不断的净化身体的状态,老年妇女来例假的状态等。

因为我觉得自己得法太晚了,唯一补救的办法就是多学法。所以我就把小外甥送去幼儿园,办全托,自己就快看书,最初每星期看三遍《转法轮》,后来和功友功磋,功友说我看的太快,我就改成每星期看两遍《转法轮》,这样坚持一段时间后,就每星期看一遍《转法轮》了。剩余时间就看师父所写的其他的辅助书和背新经文等,这样以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正证实大法之路,谁也阻挡不住我炼功。

曾记得99年的5月2日早上,在我们的炼功场,只见几个穿便衣的人和辅导员说话之后,辅导员和我们说:为了配合上级的工作,从明天开始,就不出来炼功了。我心想,为什么不让炼了呢?这里不让炼我到别的炼功点去炼。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就跑到公园里去炼。谁知天下乌鸦一般黑,公园里的恶人把我们炼功场地上泼大粪汤子,蛆往功友的坐垫上爬;紧接着,用高音大喇叭干扰我们炼功,严重的影响了附近居民的休息。到了六月份,在我们炼功场周围布满了各式各样的警车,还时不时朝着我们照相,只见有的功友的家人来劝功友不炼了,拖着功友往家走,把功友的鞋都拖掉了;有的功友被丈夫打了也不走……。我们知道这都是邪恶操控功友家人干的。可是我们炼功场100人左右每天早上照炼不误。

7月初等孩子放假后,我们来到了离我们很远的城市威海――我小女儿家,第二天一大早四点我就找到高价出租车坐上,找炼功点去了,谁知车刚驶出不远就看到在海螺女周围坐着一些打坐的炼法轮功的人,这真使我喜出望外,赶快凑过去炼了起来。结束后,功友带我去认识她家门。她说:原来学法组设在某某学校里,现在因为政府的施压就改在她家学法了。我说,你们这里炼功还没有警车包围,比我们那里强多了。

就这样我回去眉飞色舞的告诉我那不修炼的女儿女婿,我找到炼功点的喜讯。可是好景不长,7.20开始后我们学法就改到地下室里集体学法。

一天,女婿看到电视上诬蔑大法的片子后,让我也去看,当时也不知道给他讲真象,让其免受毒害。只是告诉他电视上全是造谣,都是谎言,全是假的,我可不能看。边说边進了卧室,但是没有阻止他看。第二天早上看到不修炼的女儿眼睛哭得又红又肿,我知道是她丈夫给她施压了,接着女婿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控制着向我暴跳如雷:“你明明知道上级早就不让炼了,为什么还到我们这儿炼。”接着就拍桌子大声吼叫,接着女婿把门一摔扬长而去。

“咱们回家吧。”修炼的大女儿说。就这样,我们通过了一路上的道道关卡,半路上车经常无缘无故被拦截,说是检查车上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到了离我们家不远处在桥洞子下边横躺竖挡的警察在睡觉呢。我知道这一路是师父保护我们顺利到家,因为我们包里有数本大法书呢。

二、正念脱险

虽然功一天也没停止炼,法一天也没停止学,但有时对法理解得不够好,也走极端。比如2001年8月28日下午一点左右,按捺不住自己的急躁情绪,装上几十份不干胶到市区电线杆上贴,当贴了几条大街后,碰上一位老年妇女让我到她家去歇息一会儿,以后才悟到是师父慈悲的点化,现在想起来,不正是去她家讲清真象的好机会吗?但当时那种急于做事心起来了,通过几条大路把不干胶全贴完了。从东驶来一辆警车,虽然没有怕心,但当时有很强的欢喜心和好胜心,对着警车说,你真是稻草人。谁知当我已经向前方走出五、六百米远时,警车又转回来,在我脚下停住了,问电线杆上是否你贴的。当时被这突如其来的话问住了,不知快发正念,结果起了人心,他随即叫来了三、四辆车,不由分说的把我抬到车上去了派出所。

派出所就在我贴不干胶的附近。派出所院内有个水龙头,趁他们不注意,我就赶快把手上沾的粘糊糊的东西全洗掉。進了屋就赶紧坐下发正念,问什么也不配合。一会儿進来两个610头目,接着问还是不配合,没办法他们就说好听的拉近乎,其中姓王的说他是我女儿的同学,要到我家去玩一玩。这时候常人心起来了也出了一念:正好让他们把我送回家。这两个610还要带派出所的几个恶警一同去我家,我坚决反对,他们谎称,我就属于这个派出所管,所以带上派出所小王上了车。一路我边发正念边讲真象,当我一敞开我家门时,他们蜂拥而入,其中一个610把师父法像抢走,我立即夺过来藏好,另一610和小王窜到前院和前后凉台不由分说的翻箱倒柜,最后他们把师尊的法像带去了。当时他们非要带我走,走到门口等他们刚一出门我就快关防盗门,被那小王发现,回头把门又敞开。我说我就是不能再去派出所。结果610头目暴跳如雷,震得整个楼上楼下。本校领导班子都来劝我配合610执行公务,最后女婿也来了。当时610非常嚣张指示恶警回派出所拿手铐来,我就進了卫生间快发正念,就这样女婿在外边不知催了多久。后来女婿告诉我,他们都走了,说明天再让我去派出所,那一夜我发了一个通宵的正念,在师尊的加持下,邪恶再也没敢来我家。

三、到边远农村去讲真象

“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这是2000年8月9日师尊在经文《理性》上告诉我们的;接着我们陆续又读了《导航》。于是我们心里装着法,手里拿上真象资料,包里装上师尊经文和所有讲法,兜里再塞挤進数本《明慧周刊》,就这样我们于2001年7月初趁小外甥和她妈放暑假的时间,回到我40年前呆过的农村讲真象。先是住到亲戚家,和亲戚家老老少少讲,再经亲戚介绍找到打压后放弃修炼的人切磋,并给他(她)们师父的经文和明慧上的交流材料看,看后他们和我们共同炼了炼功。并找亲朋好友讲大法受迫害的真象和自焚伪案的真象。我们一行三人,五天走了四个乡镇,九个自然村。我们利用白天面对面的给认识的人讲真象,晚上到外村给不认识的人发真象资料和贴不干胶。

就这样我们每年的两个寒、暑假和“五一”“十一”长假自然成了我们到农村去讲真象的好机会了。2003年春节后我回到阔别25年的丈夫的老家去讲真象,晚上吃饭时,亲朋好友正好是我讲真象的好听众,讲着讲着村支书也来了,并小声嘱咐我年前他们参加了如何镇压法轮功的会议,让我注意安全。我先谢过他后,便给他讲宪法35条、37条的内容,大法弟子全是依法给公民的权利来维护宪法。江氏流氓集团才是真正践踏宪法,践踏人权,践踏信仰自由的罪魁,最后又背了师父写的《淘》这首诗,同时在他面前不停的发正念,慢慢的他的态度有所好转。

事隔一年2004年的春节我又回到丈夫的老家,趁不修炼的子女去给丈夫扫墓的机会,我和大女儿拿上真象资料到邻村去发,只见在我们正前方,麦田里有几十只喜鹊紧贴着麦田,打着旋欢快的飞舞着,欢叫着,真是象夹道欢迎的天使来接迎我们去救渡众生。

回老家后同时以拜访的形式串门讲真象,经我们洪法,今年先后从老家到我们家都算上,共有七位常人也捧起了宝书《转法轮》开始读起来了,前几天在菜市场碰到了位十几年前的学生家长告诉我,她也要学炼法轮功了。自从2001年7月份到老家农村讲真象时听同修说她们见不到《明慧》,见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新的讲法,我们就把7.20以来的新经文亲自抄数份并带上近期明慧文章送到同修手中。从2001年7月份开始一直到2004年的7月份我们再次送给他们师父的讲法时,她们说:老家也有资料点了。就这样,坚持了三年的往家乡送资料也写上了句号。从此我们就更放心了,大法是一个整体,正象师父说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004年5月6日我们坐小女儿车回到我在1961年-1968年期间住过的农村讲真象,先是到我丈夫的同母异父的妹妹家讲真象,当看完真象光盘后已经是夜晚十点多了。大约十一点左右我和大女儿带上真象资料来到我曾在40年前任教过的村,我和大女儿把所有资料发完后,回到亲戚家,还赶上发12点的正念了。

四、日常生活中讲真象

推着买菜的小车,先把真象小册子送给有门头的各小商店,当我再次把真象资料送到经营油烟机的老板手中时,他那年老的父亲朝我竖起两个大拇指笑着说:“法轮功真是好样的。”是的,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

在市集上讲真象有老听众,也有初次听讲的新听众,似乎都很自然。

问:大娘,你身体真好啊,脸上没有皱纹。
答:我的身体在炼法轮功前很不好,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缠身,上班也坚持不下来了,只好提前退了休,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不但给我祛了病,还让我事事处处都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

在公共浴池讲真象。每次到公共澡堂洗澡都要给同浴池的人讲大法受迫害的真象,虽然听者表现各异,我听师父的,不随常人心所动。让听过真象的人都知道大法是好的,电视和其他媒体上说的全是假的,都是造谣诽谤,栽赃陷害,向他们讲真象,是为他们有一好的未来。

五、写信讲真象

除了给亲朋好友写信讲真象外,为了更多的救度众生,还给不认识的人写信讲大法真象,一天大女儿拿回她上大学时全体同学的通讯录,上面既有通信地址又有收信人姓名,这样就给写信讲真象提供了很大方便,当然要理智的去做,特别是寄信人地址姓名每次都要很理智的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