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们的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众生


【明慧网2005年2月15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在没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乳腺增生、神经衰弱、胃胀、大脑神经痛、失眠多梦、尿道炎、内外痔。学法后这些怪疾都不翼而飞,是师尊把我从地狱里捞起,净化了我的身心。

刚开始走入大法修炼,就有另外空间邪魔的干扰,又加上思想压力大,使我对师尊和法产生了疑惑。师尊就在睡梦或炼功中点化我,让我看到《转法轮》(卷二)上的法像红光闪闪;在梦中看见师尊;打坐中看见很大一个“苦”字,使我悟到修炼得能够吃苦,以后就每天早晨4点起来炼静功。我是一个爱说的人,师尊就在我打坐时让我看见“修口”两字。当时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每次戴着法轮章走在街上,从心底里感到胸前佩带法轮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

1999年4.25,听说天津抓了很多学员,我心急如焚,便同邻村的9名同修一同進京上访。火车刚走出两站地,另外空间的邪魔就把我包围起来,有的在耳边说:“你到北京就枪毙你。”让我想起“六四”事件。我没有害怕,它们就变着法整我,让我吐,吐得让我感到连心带肝儿都要出来了。当时就知道是魔的干扰,就心里求师尊加持,让我到达北京。到北京刚下火车,就被警察截住(当时被截有几十名学员),我没配合他们,躲進厕所里,等2、3个小时把学员们放出后,我们赶紧奔天安门,后到府右街。这时另外空间的邪魔又向我袭来,恐吓我:“关你三天三夜”,当时我就在心里对它们讲:“我为大法能付出生命。”晚上6、7点钟,北京当地学员告诉我们回去听消息,朱总理已经接见了我们的学员。26日晚我和同修们一起返回。

7月20日,江氏开始了大镇压,我几次進京,都没能如愿。而后当地派出所几次找上门来,让我写为什么上北京,我没有配合,说我不会写字。村里让交书,我想起师尊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我们以法为师。”我想这都是师父造就的法,一本也不能交。后来派出所罚了我200元钱。

派出所、村支书让我签字,当时对《修炼不是政治》这篇经文没能理解,又有严重的怕心,就签字了。当时觉得签个字算不了什么,在家学法修炼一样。现在想起来这是修炼人莫大的耻辱(后来发表了严正声明)。

自从7.20以后看不到明慧网,更接不到师尊的讲法,当地几名同修進京证实法,被送進马三家,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做,另外空间的邪魔又时时干扰,心里虽然安慰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心灵深处的那种痛苦无法言表。有时想到哪个高山上痛哭一场……就这样胡思乱想的消沉了一年多,虽然见到人也讲讲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但总是打不起精神来,可心里有一个强大的正念:劳教所是人间地狱,我是一个修炼人,人间的法律只能管常人,对修炼人不起作用,修炼人就应该像观音菩萨一样,什么魔到跟前都得降服。

直到2001年,在师尊的慈悲点化下,有一天出门,在路旁捡到一个小红包,打开一看,是一份法轮功传单——“真理不是说邪的”,给我很大启发,我马上找到几名同修商量,知道怎么做了。这时我已会运用功能遇到动物附体就在意念中发出:法轮天地旋,荡尽世上一切邪恶。顿时感到能量把头顶都要冲开似的,从那以后,我们跟资料点的同修联系上了,小炼功点又有了生机,不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寒,只要资料点的同修送来多少传单,我们一人一包,马上就能撒出去,近地邻村,远到几百里之外,每到邪恶的敏感日,就组织同修写条幅挂出去,都是手工制作,最大的条幅长20多米,最高挂在几十米高的广告牌上,恶人想摘都够不着。自从师尊授予正法口诀以来,我为了更好的完成助师正法的使命,睡觉几乎没脱过几次衣服,经常和衣而睡。

2002年中秋节头一天,我们4个同修到邻县撒传单,被邪恶钻了空子,3名同修被绑架,我一人正念走脱。半夜12点多回来后,找到当地几名同修通宵发正念,加持被绑架的同修。我们里外配合,18天后,3名同修都被释放了,但损失了不少钱财。同修们都起了怕心,所以村里人一提起法轮功便都无声无息的走开了。我心情十分沉重,整个一个炼功点讲真象的工作都落在了我一个人身上。我毅然带着9岁的小女儿,承担起救度众生的重任,无论村里人怎么指责,埋怨,都没能动摇我。资料点同修送来多少传单我都照常无误的发出去,同时和同修一起学法,在法理上提高认识,破除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

为了挽回损失,从新开辟讲真象的环境,我拎了两瓶酒登门跟多年不说话的兄嫂(丈夫的哥嫂)讲真象,跟多年不说话的邻居主动讲真象,让他们使用自己家的水井、电(农村扣大棚要自己打井,自己接电)。村里有红白喜事,赶快去帮忙,捡最脏最累的活干,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让全村人都沐浴在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之中。时间不长,同修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又都从新走了出来,我们的小炼功点又有了生机。

接到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我悟到应该把被迫害掉下去的同修找回来,无论哪有事,只要与我有关,我马上就去讲真象,寻找失落的同修。

接到师尊的经文《正念制止邪恶》,我和同修们配合得更加默契,听说学校让学生看诬蔑大法的图片,我们当晚就找到校长、主任和村长讲真象,制止毒害儿童,第二天校方就撤销了此活动。

接到师尊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倍感时间的紧迫,我们同修4人,到百里之外偏远山村讲真象,来回行程300里,一天一夜,从下午4点多坐车,5点多到达目地地,两人一伙,分两路,为的是面积大,多救度众生,做完到一指定地点集合,后半夜2点我们到了集合地点,这时天下起了小雨,我们虽然被淋得浑身上下全是湿的,可心里是甜的。

雨越下越大,一个同修的姑姑正住在这不远,我们知道这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就来到这里暂住半宿。早上8点多我们从亲友家出来,進行一天的讲真象活动,到了第一个村,村中有不少人,我们就面对面讲,讲完就发小册子和护身符,走着走着迷了路,走到了一个大深山里,几里地没有人烟,我们就请师尊帮助,别浪费救度众生的时间,刚到山顶,就看到隔着一座山的另一个山坡上,有一个人直奔我们而来,告诉我们往哪边走,我们知道这又是师尊的呵护。

同修们,师尊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我们碰到人就讲,遇到村庄就发。在路上碰着一个老大爷,一同修对他说:大爷,我们见面就是缘份,给你一份法轮功资料,你回家看看。老大爷说:我们是有缘份哪,我本不想从这边走,又回来的,正好碰到你们,我们是有缘份呀!当我们走出很远再回头看时,这位老大爷还蹲在路边看小册子呢,我们感受到,众生是多么盼望得救啊!

我们发正念继续往前走,走到一个山沟里,有一个岔道,不知道走哪条路,正好在山半腰有一个放羊娃,我们根本就看不清他的面目,就打手势向他问路,他也用手势回答我们,我们往远走,他就往高山上走,喊话根本就听不着,我们走错了,回头看看他,他就摇摇手,我们走对了,他就往前伸手,我的脚都走起了大水泡,也不觉得苦和累。晚上6点赶到家按时发正念。

同修们,我们这一生能在大法中修炼,能得到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们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决不能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一定要配合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上是我在这五年里助师正法的经历点滴,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