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大法弟子们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2月16日】这些大法弟子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她和他,无数的大法弟子组合成大法在世间助师正法的洪流,象大海汹涌的波涛,象小溪潺潺的流水,冲刷着宇宙中的污垢。我在这里只讲几例她和他的故事,希望同修继续把他们写下。

义无反顾:

她,年轻漂亮,白领阶层,有着一份优厚稳定的工作,掌握一门当今非常热门的专业技术。99年7.20后不久,单位要选派一名专业拔尖的、有培养前途的人员到国外培训,几经反复筛选,最后选中了她,真是千里挑一啊。出国培训,不但专业上可以得到深造,同时又意味着后面的重用、升职、升级、升工资,同时还可以分到更大面积的住房,同事们都羡慕她。可是,出国前要政审,在政审表上一定要填注是否修炼法轮功,单位要求她在政审表上填上“不再修炼法轮功“,她宁死不写,出国培训的资格被无情地取消,她感到不公,到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接下来的是无休止的谈话、办班,威逼利诱、恐吓,邪恶什么招数都用尽了,单位有人建议她将名字改一改,她斩钉截铁地说:“大法弟子站不改姓,坐不改名。”她被勒令自动辞职,当单位正式通知她办手续时,她轻声说了一句:“太残酷了”,回到家,在亲人面前,她哭了。“抹去泪”,她,又全身心投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在以后的结婚、怀孕和生孩子中都没有间断,公安、610、街道不停地派人找她,骚扰她,到处要抓她去办洗脑班,在孩子6个月时,她被迫离开了家庭,离开了孩子,流离失所。

就是为了不写这一句话,她放弃了国外培训的机会;就是为了不写这一句话,她放弃了她非常热爱的工作,离开了与她相处时间甚长,感情甚深的同事和环境;就是为了不写这一句话,她被迫离开了家庭,离开了年幼的孩子。在修炼的道路上,她走得是那样的坚定,那样的坦荡,那样的义无反顾。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被她这种坚定的信念所折服,邪恶610听到她的名字更是胆战心惊,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为什么在一个没有见过风雨世面的年轻女子身上会蕴藏着这么巨大的力量。三年多过去了,我们没有她的任何音信,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不知道她在何方,我们思念她,牵挂她,她也许近在咫尺,也许远在她乡,但我们同在师父的怀抱里。

持之以恒:

她,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她几年如一日,默默地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每一件事,持之以恒,滴水穿石。

明慧网上资料的载录,文章的选择、编辑、排版、制作到交接和发送,每个环节,每一次都是一场无声的较量,同样是惊心动魄。记得一次,当我走近预定交接地点,从天桥望下去,交接点大厅门外一前一后停着两辆公安车,直觉告诉我,那位同修已经在里面,我一边走一边不停地发正念,也真为她捏一把汗。当我走进大厅时,她双手抱着资料对我微微一笑,这一笑是那么镇静自然;这一笑展现了大法弟子无比强大的正念和勇气;这一笑充满了对大法和师父的坚定信念;这一笑迅速消除了同修紧张的情绪;这一笑让邪恶胆寒;这一笑让对应各个空间的旧势力瞬间荡然无存,这是无声的较量,这是大法无穷威力在大法弟子身上的展现。在师父的呵护下,交接顺利地进行。

她说:人们,无论是男女还是老少都喜欢精品,大法真象资料是送给人们最珍贵的礼物,那我就把它做成精品。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在她经济能力可以承受的情况下,这么多年,从她手里出的每一份真象资料从内容到版面甚至外包装都是做得最好无瑕的,每次同修看到资料后都禁不住心里暗暗赞叹,这里面凝聚了大法弟子多少的心血呵。这一份份精品式的真象资料源源不断地送出,又源源不断地送达到有缘人手里,它象一股清泉,静静地流淌,洗涤着人们被封尘的心灵;它象一股清泉,流向四方,浇灌着师父撒向人间的真、善、忍种子。

巍然屹立:

他,经历过解放战争隆隆炮火的洗礼,有着一段故事片英雄人物模型的经历,在荣誉的光环下,他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安度晚年。为了证实大法,在腥风血雨的严酷时期,他站出来了,被610、公安抓去办班,和几十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关在一栋大楼里,每天强迫他看录像、听录音、上课,昼夜轮番地谈话,他,失去了自由。

一天清晨,天蒙蒙亮,人们都在睡梦中,突然,一阵急促的吼叫声,打破了黎明的寂静,大楼的窗户一扇扇打开,人们纷纷爬起来往外看,只见这位老战士,这位坚定的大法弟子,站在戒备森严的大楼草坪上,迎着黎明第一缕阳光炼功,任凭610、恶警、保安怎样吼叫,他纹丝不动,虽然他已近暮年,在真理面前,他依然大义凛然,坚强不屈,朝霞洒落在他巍然屹立的身影上,就象一座丰碑。

警车开来了,他被强行扭送上了警车,人们都屏着呼吸,成百双眼睛(几十位法轮功学员、双倍的街道、单位监管人员、警察、保安、大楼工作人员等)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看着呼啸而去的警车,大家都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高墙内外:

在劳教所的高墙内,一位法轮功学员静静地向我讲述着他的故事。他们夫妻俩是国家干部,为了救度众生,讲清真象,唤醒民众,他们将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买复印机、印资料、发传单,本地做完了,利用节假日到外地做,有时一天印制和发送一千多份传单。他们被610抓到后分别关押在两个不同的劳教所,过着非人的生活,身体和精神被无情地摧残。

在高墙外,他们未满周岁的孩子也象犯人一样被公安人员送到医院看管起来,医院被告知这是劳教人员的孩子,他们已经没有钱,付不起医药费,因营养不良,孩子无人照管,孩子病了发高烧,烧了一个多月,医院也只是做一些简单的处理,他俩的一个亲戚去探望时,看到小孩由于长期发烧,烧得嘴唇内外都是血泡,不能进食,瘦得皮包骨,哭起来连力气都没有,象小猫叫一样,真是不堪入目。亲戚要求将孩子接出去,被610和医院拒绝,邪恶就是这样无情地折磨着孩子。

他说:“610他们折磨我们,为什么还要折磨我们的孩子,他还不到一岁啊!”听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我想起了《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讲的:“其实佛在佛世界里也是讲法的。除了在他那一个境界中众生应该遵从的道理之外,他主要的就是讲不同天国世界的佛修炼的故事。激动人心哪。天国世界的众生听了也会落泪的。”望着高墙,我想,等我们都出去以后,一定要把这些故事告诉世人,告诉众生,告诉他们这些真实的故事,这些故事就发生在眼前,就发生在他们的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