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我的退党声明

坎坷经历使我看清中共面目

|

【明慧网2005年2月17日】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系统深入地揭露分析批评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使得我认真反思了这几十年走过的所谓“为人类理想而奋斗”的道路。虽然从1997年起我已经事实上脱离共党,但是从未真正从思想深处系统批评清算。今天重新认识,正式声明退党,与其决裂。

我生于1937年,从小就在共产党系统编造的谎言歪理教育下长大。1956年苏共二十大上,斯大林(史达林)罪恶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共产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备受置疑。我们当时受中共的洗脑宣传的影响,反而认为中共是全世界共运的中流砥柱,是如何伟光正,误认为这是追求人类理想的道路,决心贡献自己的一切,从而加入了共产党。

紧接着1957年反右斗争,全国大规模镇压知识份子。在我的周围,我敬仰的师长、曾经在思想上引导我帮助我,有理想,追求真理的同学全成了右派,而且还要我去批判、打倒他们。这种痛苦的煎熬实在让人难以忍受。我夜不能寐,苦思苦想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个被歌颂赞美的“人类理想”“伟大光荣正确”与眼前这残酷镇压、可与斯大林血腥统治相媲美的“反右运动”的现实是如此截然不同。

在高压恐怖之下,我只能尽力改造自己的思想,服从恶党的摆布。我深感民族前途堪忧。追求真理、有理想的知识份子只有死路一条。能苟延残喘幸存下来的是无知受蒙蔽的愚昧者,或者是出卖灵魂的扭曲的生命。面对这不合理的现象,我既震惊又无奈,找不到解救的道路,看不到希望之所在,只能在痛苦中苦苦挣扎。

接踵而来的是“解放思想”“大跃进”,全面的疯狂转移了刚刚发生的悲剧而带来的伤痛。我狂热地投入了“宁可少活二十年,提前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运动,以求得心灵的慰藉。彭德怀因万言书直言犯上而遭到镇压,三年全国饿死几千万人的惨痛教训也没有使我们清醒。虽然饿着肚子、浑身浮肿、病魔缠身,我们仍日夜奋战不休,幻想着中国是世界革命的中心,幻想着拯救世界于水深火热之中。

十年文化大革命,全国武斗,彻底摧毁了中国传统文化,和正常的社会结构,造成历史的大倒退,经济全面瘫痪。表面上高喊着“四伟大、三热爱”,心里明白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已经走上无可挽回的毁灭之路。全国上下到处灾难深重,一片荒漠。二十多年的坎坷经历使我开始看清共产党的面目,随之开始思考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四人帮垮台后,我想改革开放虽不能挽救已遭彻底破坏的理想文化和道德,但也总是一个出路吧!总比无止境的混乱和械斗好吧。我冷寂的内心再次燃起一丝希望,带着历尽磨难的伤痛与包袱,强打精神,鼓励自己忘却一切伤痛,把自己所剩不多的残余生命贡献出来。

八九的坦克再次无情的压碎了我的一切梦想。共产党的邪恶和残酷暴露无遗。更可悲的是,我们这些年辛辛苦苦努力工作而创造出的一点成就,本意是希望能造福于国家和人民的,却被恶党用来镇压手无寸铁的平民。十五年后的今天,当日的惨状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真的无可救要了吗?

1992年,我有幸有缘得知宇宙更深的道理,才摆脱了历次磨难造成的伤痛与包袱。决心信奉“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追求生命升华更完美的境界,使我得到新生。

然而江泽民却不能容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动用全国机器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落得今日被全球公审的悲惨下场。而被江泽民视为眼中钉的法轮功却越打越火,历经五年镇压而不衰。

我相信,我的同辈,跟我同样怀着把自己贡献给人类伟大事业的理想的同道者,一定都有与我相似的经历,走过同样痛苦的思索,付出同样沉痛的代价。让我们一起从“九评共产党”的研讨中找出自己的结论,彻底清算共产党的邪恶本性。

在此,我郑重声明:退出共产党。

叶浩 于北美

2004年12月16日初稿
2005年2月15日定稿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5/2/20/57732.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