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间转轮

 
 
  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大法弟子对中共的天下很难理解,特别是对于中国大陆出来的大法弟子或大陆的大法弟子声明退出中共的各种组织时,看到有很多大法弟子是党员,不理解,认为大法弟子怎么是党员呢?特别是非共产国家的大法弟子更不容易理解。其实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没修炼前也是生活在党文化的教育中。那时在大陆,中国就是中共,中国的中上层社会阶层就必须是党员的阶层,这已经是一种自然的社会形式了。由于这种形势,很多人入党并不是为了成为它的一份子,更不是真的信仰它,那是人们在这个社会中生存的唯一出路。这好象中国人必须走的路一样,反之则是思想异己份子,就是中共斗争的目标。当然,那些真正邪恶的党徒除外。而且有些人不是自愿加入的,很多是被动加入的,或在全单位集体加入的。大法弟子虽然声明退出中共,其实他们早就不是党、团员了,因为中共规定半年不交党费就属于自动退出了。中共在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不是说过我入过团吗?其实那时全单位最后只剩下俩个人不是党团员了,我是其中之一。当时单位规定必须人人都得加入党、团组织,再不加入就成了中共的异类了,走走形式吧。
  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也就是说,不管什么生命,在历史上有多大的错与罪,只要不对正法起负面作用,我都可以善解他(它)们,同时消去他(它)们的罪业。这是最大的慈悲、真正的救度,因为宇宙中正负生命是同在的,这是阴阳与相生之理。是中共自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从它喊出其党一定要战胜法轮功那一刻开始,中共邪灵与中共在世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流氓集团就被全宇宙的众神判了死罪。其实当年我在传大法时是在中共的社会中传的,如果它不迫害大法弟子,那它就立了全宇宙最大的功。而且我在这个社会里传法,本来就对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人们的身体好了,他们为谁减少了医疗费?人们有了好的身体,又会为谁的社会创造价值?其党坏事干多了,怕倒台,一直在喊“社会稳定”。大法洪传中人心向善,社会真的由于大法的形势开始出现稳定。当然不是为了人类社会稳定而传大法,是因为人心向善造成的。从中共的中央到社会的各个阶层,很多人也都看到了这一事实。可是中共的真实面目毕竟是十恶俱全的邪教,即使这样它也容忍不了,那企图管天、管地、管人、也要管人的思想的极端狂妄变态心理受到这一点点的刺激也受不了,即使是大法洪传已经给它带来了好处,也不行,非要除去而后快。那个世上的人中败类,当然更是妒嫉的心血冲头、一意孤行,正好与共产邪灵相合,不但与大法为敌,而且在迫害中极尽了迫害所能,迫害死与伤残了众多走在神路上的、历史久远就定下的大法徒,几千万人被用各种方式迫害,一亿人的正信被镇压。这万古大罪,这恶贯满穹宇的大罪,使众大穹一切神都震怒了!现在连操控它的旧势力的因素都急不可耐的在解体它与它的邪灵。邪恶的气焰没了,不是坏人变了,而是控制坏人的邪灵被消灭的少之又少了。也就是说,中共的灭亡不是开始正法时要定下消除它的,正法中就是要使一切不好的生命归正,从而救度一切生命。是中共选择了与大法为敌。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谁也不配做大法的敌人,揭穿邪恶是为了制止行恶为目地的。过去我们在讲清真相中一直在讲没有反对其党,但也绝不等于爱它、承认或不承认它,是修炼中根本就与常人社会的什么组织、什么党、什么社会形式没有关系。也就是说,中共不对大法行恶,谁是不是党员也就不成为一个问题了。这样看来我年轻时入团是不是在给其机会呢?其党现在不但行了恶,而且罪不可赦,性质不同了,自然也就祸及了中共的党徒。人不退出,那就是它的一份子、一个粒子、它组成的一部份,也就成了众神消除的目标。当人类这一幕开始的时候,是不会再有机会给人了。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已经充份的给过了人机会,历史的今天人一定得选择生命未来的路,听与不听也是人在选择未来。从以上的情况看,大法弟子中有曾经是过党、团员的,那不是他们的错,错的是其党魁与其邪灵选择了行恶。大法弟子不想留下污点,声明不是大法弟子在参与政治,更不是走形式,这是修炼中要去的执著,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同时,大法弟子能认清它、从意识中清除它、不被它再干扰自己的思想,才会正念更强、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这也是修炼中必须走的一步。


李洪志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