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学生讲真象的短文

【明慧网2005年2月17日】前天浏览网站时,看到一则新闻和一组图片。讲的是北京火车站周围墙壁上贴了许多“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标语。在这七个字的下方,是一个小女孩在打坐。整个“标语”字迹清楚,构图美观。可它的周围却像被老鼠啃了似的,缺缺巴巴,为什么呢?原来这“真善忍”刺激了某些人的神经。他们规定撕一张标语发四元钱。因此,有些人为了挣钱就去撕标语。撕不下来的,周围便缺缺巴巴了。但撕了旧的,新的又贴上了。

看了这张图片和报导,我想起了天安门广场上的两段录像:几位青年在天安门广场拉开了红底黄字的“真善忍”横幅被恶警连踢带打的塞进了警车;2001年11月36位外国人在天安门广场拉开了“真善忍”的大旗,不到五分钟,警察赶到撕毁了大旗,抓走了外国人,并驱逐他们出境。

善良的中国人啊,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竟然不允许“真善忍”三个字出现,这不是民族的大悲哀吗?而在国外却恰恰相反。布什家乡小镇的人们在T恤衫上印着“世界需要真善忍”。在每一次大的游行集会中,人们都对举着“真、善、忍”旗幅的人,热烈欢迎,并补充说:“世界需要‘真、善、忍’ ”。

这是多么不同的价值观!其实这些惧怕“真、善、忍”,迫害“真、善、忍”的人,不代表人民,因为我曾问过许多中国人,包括一年级的小学生,他们都知道“真善忍”好,其中有一位博士说得好:“只要有良知的人,都知道‘真、善、忍’好。”这说明那些迫害“真、善、忍”的人,不代表人民,没有人类的基本良知。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我们可以达到共识。

(二)

有不少人对我说:“我认同‘真、善、忍’,但不认同法轮功。”这些人能认同真善忍,说明他们心中,仍有一个衡量事物的正确尺度,但为什么不认同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呢?那就是有意无意的接受了中共的洗脑。

从99年7月开始,江泽民和中共利用电视、报纸、广播、杂志、刊物……一切媒体,铺天盖地的反法轮功宣传,在短短的半年中,各种诬蔑报导和批判文章,高达三十余万篇次之多,最为恶劣的是在2001年1月,导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闹剧,挑动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为什么说“天安门自焚”是中共导演的一场闹剧,我可以专门向你介绍,这里就不说了。)而另一方面却封杀法轮功的一切信息。包括法轮功的书籍、音像资料、法轮功学员的合理辩解、法轮功的海外新闻,都无情的予以封杀、销毁。这就使批判者和被批判者处在一个极不对等的地位上。就像一个被捆绑了手脚,又被蒙上嘴巴的人,面对着一盆盆泼过来的脏水,无法辩解。这样的所谓批判,那真是得心应手。想说你愚昧,就说你有病不吃药,死了一千四百人,还想自杀、升天圆满。杀自己还不行,还要杀别人──由“善心”生出了“杀心”……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得好:“哪怕你狂轰滥炸宣传了五年,只要允许我们大法学员在全国公开讲几个小时,你的一切谎言都会瓦解。”江泽民和中共敢吗?他们不敢。因为谎言就害怕曝光,“假恶暴”就害怕“真善忍”。

(三)

几乎没有人承认自己是被中共的宣传洗过脑了,都说:“是我自己独立的思考。”请问你独立思考的依据是什么??你看过法轮功的著作了吗?你认识多少法轮功学员?你和他们深谈过吗?你上过法轮功的网站吗?你了解法轮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受到普世欢迎吗?如果这些你都不了解,或者了解很肤浅,你对法轮功的偏见甚至仇恨是从哪来的呢?无疑的是那些无孔不入的洗脑宣传造成的。

有的说:“我就不喜欢法轮功搞政治。要练就自己在家里练,为什么要围攻中南海。”这一句话中,包含着多少错误观念和洗脑后的变异思想啊!什么叫“围攻”?攻就是“攻打”。“围攻”就是包围起来攻打。我们手无寸铁,菩萨心肠。只是有一万多人去信访办反映情况。这是对政府的信任,有什么错呢?

宪法不是规定了公民有言论、集会、结社、出版……自由吗?一万人和平的去信访办反映情况就违法了吗?我们有冤情向政府倾诉就是搞政治了吗?明明是堂堂正正符合宪法的行动,可是却被某些中国人认为是搞政治,妨碍安定团结,制造不稳定……。那么这些认识是不是共产党灌输的变异思想呢?美国人举着牌子反对布什或他的政策,绝没有人认为他们在搞政治,而认为他在行使公民的权利。至于炼功是在家里炼,在公园里炼,在白宫前的草坪上炼,在天安门的空地上炼,都是公民的权利。为什么在外国是天经地义的合理,在中国就被当成罪过了呢?你们为什么不想想侵犯和剥夺公民的正当权利,这样的政府是不是独裁的政府?他们是不是在明目张胆的违背宪法。我们是不是应该站在被迫害者的一边。如果你能这样认识问题,对法轮功的偏见就会荡然无存。你就是真正的独立思想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17/95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