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退党退团与正法修炼关系的理解


【明慧网2005年2月18日】首先,作为大法弟子,我们都清楚自己不止是代表一个生命,绝大多数同修都是代表了庞大的宇宙天体。那么我们的一思一念能否归正,就成了这庞大宇宙天体中众生去留的关键。某某党作为一个反宇宙的邪灵,在未来是注定要被销毁的。作为大法弟子,即使只是一部分思想还在承认某某党这个邪灵,那么该部分思想所代表的众生,就是同化于某某党的。暂且不论现在众神在宇宙中清除一切该党的因素,这其中是否包括大法弟子中那些同化于该党的部分,就说法正人间时,仍存在于思想中的,认同这反宇宙邪灵的那部分你的众生,去向该会如何?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因为它是反宇宙的,也就是说呢,宇宙中的正负两种因素和它都是对立的。这个宇宙实际上就是正负两种生命因素构成的,也就是说宇宙都反对它,所以呢,宇宙中的佛道神魔全都想要除去它,那么它就随时都面临着被重重包围铲除的可能。”我理解,如果不是旧势力执著于他们非要干的这些事情,某某党早就被宇宙中的众神为保卫宇宙而清除了。那么今天,无论从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应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也好,还是作为未来的神,应起到保卫宇宙的作用也好,我们都应该主动清除自己思想中被这个反宇宙邪灵同化了的部分。师父在《洪吟(二)》中讲,“万恶除尽万众生”。清除自己思想中被邪灵附体了的部分,这本身不就是在救度众生吗?

那么如何去清除附体了的思想呢?我理解,除了我们平时注意归正一思一念,主动同化大法外,退党退团就成了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我们都已经很清楚,尤其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誓言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的。无论是从过去与师父签约,从一部分同修与旧势力签约,还是从迫害下逼写所谓“保证书”,我们都清醒的认识到了誓言在宇宙中的神圣。那么,解除自己过去和这个反宇宙邪灵所订下的附体契约,就成了必要的。有授记,有神印,也有兽印。

我个人悟到,师父在退团声明中讲到了三种典型认识。一种是“当初加入是被动的,不是本意,不退也不要紧”;一种是“从来也没拿那个当回事,因此不会起作用的,没必要退”;一种是“超龄多少年了,早都自动退了,现在就不用退了”。据我观察,这几种认识在学员中大有人在。下面谈一下我对这三种认识究竟错在哪里的粗浅理解。

深挖这三种认识,不能不说其背后没有潜藏着一点怕心。先谈第一种认识。被动也好,主动也好,我们且看一看今天的大法弟子,就是被别人代写了所谓“保证书”,或在昏迷情况下被按了手印,同修们都去发表严正声明,更何况只是一般的被动主动之别呢?被动也好,主动也好,那不都是自己做的吗?被动不就是一种默认吗?拿常人中的事作比喻,被动受贿不也是受贿,一样要判刑的吗?

再谈第二种认识。还是拿常人中的事作比喻,好比已经签过合同了,无论重视合同也好,不重视也好,看作废纸也好,当你不履行合同的时候,对方还是有权起诉的。仔细思考下,我总觉得这种认识象是被旧势力的因素麻痹了的,强加的。

对于第三种认识,我理解是最值得我们注意的。“已经超龄就自动退了”,这个是谁规定的呢?就是这个邪灵附体本身!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比如说,中共在中国有目地强化其那一套教育人那么多年,很多人看到其党不好也是在其党教育出的文化中去说其党不好,他并没有真正的认识了它,不能够在其灌输的党文化之外看清它。这就是变异的思想。”我理解,类似的思想与认识是最值得我们警醒和注意的。只有学好法,才能尽量避免这类认识。

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认为自己和某某党已经没什么关系,不退也行,这种“自己没事就好”的认识,不还只是对个人圆满的认识吗?为什么不想想,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主动推动天象变化,圆容师父要要的,更多的救度众生呢?绝不是指责,但是这个时候我们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哪里去了呢?当初冒着天胆下来时的大愿哪里去了呢?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告诉我们:“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

为了对众生负责,为了挽救更多的众生,让我们更好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吧!

以上均为个人理解,仅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